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你说 都让你说
    一觉醒来,孟凉凉有了新的主意。

    神仙是不需要吃饭的吧。如此绝食上几天差不多就能验证出个结论。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孟凉凉掐灭。她跟饭无冤无仇的,实在犯不着这样疏远它们。最何况,她现在吃饭又不需要花钱。

    神仙也好,人类也罢,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的。瞧,她也没个点石成金的本事,不安心的努力工作,难道还要等天上下馅饼雨?

    接下来的几天里,淡定这种情绪稳稳的主导着孟凉凉的状态。直到有一天,孟凉凉看到了那晚那个精神病......不不不,是看到那个老神仙在路边摊撸串。

    孟凉凉即刻飞驰过去。

    可能是因为她那凶猛飞驰的风姿被周围人的闲适懒散衬托的格外明显,老王很快就发现了她。在她开口之前,老王微微一笑,一副心中有数的模样。

    只是一个微笑而已,却让人生出不凡之感。

    嘈杂的街市,喧闹的人群,炭烟和食物香味勾勒出浓浓的烟火气。坐在这个环境中的老王,竟恍若出尘世外。

    老王示意孟凉凉稍等然后转过了头,亮起的嗓门的一瞬间,刚刚筑起的高人风范就这样的坍塌了。

    “老板,再加十五串大腰子、四个羊蹄,打包!哎,腰子多加孜然啊。”

    孟凉凉......

    左手一只打包袋,右手半瓶小酒,老王带着孟凉凉溜溜达达的走到了河畔游园。

    夏季水边蚊虫多,所以来这里的人少之又少。老王选了个僻静处,往台阶上吹了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面水临风,酒肉飘香,好不惬意。

    孟凉凉没有跟去坐下,她不断的挥舞手臂驱赶蚊虫,并提醒道:“这地方蚊子多。”

    被蚊子咬了以后有两种选择,一忍着,二止痒。忍痛容易做到,忍痒那就很不容易了。止痒的话,通常有两种方法,借助药物和手动抓挠。借助药物那不得花钱?抓挠的话,万一倒霉造成细菌感染,那就要用更贵的药。

    所以对于蚊子这种生物,孟凉凉向来是能拍死就拍死,不能拍死就立刻躲开。

    老王全不在意,“一般的蚊子不会咬你。”

    一般的蚊子是指什么范围?

    不等孟凉凉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老王拿起只羊蹄向她扬了扬,“吃不吃羊肉?”

    “吃!”孟凉凉立刻点头,“能吃的,我都不忌口。”

    接下来让孟凉凉尴尬的一幕发生了。老王没有把羊蹄递给她,而是在她面前摆了摆就又送到自己的嘴边,并还向她问道:“好吃吗?”

    孟凉凉的嘴角一抽,没来及吐槽就惊悚的觉察到一股鲜香在空腔中炸裂开来。软弹、脆韧几种口感混出一片精彩绝伦,当炭火烘烤出的霸道焦香在齿颊间呼啸而过,又有一股卤汁的甘咸细雨清风的渐渐充盈。

    分明,她没有吃到那只羊蹄。

    孟凉凉平复了一下后,略带迟疑的问道:“这是......什么仙法?”

    老王将啃干净的羊蹄一撇,嘴也不抹就做出一脸的高深,说道:“知道祭神吗?”

    孟凉凉的嘴角又是一抽,再次感觉到世界观被颠覆了一下。尤其是瞧着老王那张油花花的嘴巴,颠覆中就又多添了几分荒诞之感。

    老王把那半瓶小酒拧开,以盖做盏抿了几口后向孟凉凉瞄了一眼,问道:“我那天说的话,你现在信了?”

    问这个问题时,老王其实没抱太大希望。以他的经验,这个时候还得再展露些本事刺激下对方,才能令其彻底的相信自己。万没想到,孟凉凉马上就点了头,速度、力度都满是深信不疑的坚定。

    “信,我相信。”

    受的挫折多了,忽然有个任务变得简单清爽起来,多少令老王有些感动。

    当然老王并不知道,孟凉凉选择相信他,不是他看上去有多么的可信,也不是这些天的经历有多么的让她坚信。而是因为,如果她选择不相信,那这种种状况每一条都指向她精神出现了问题。

    虽然她的接受能力很强,心理承受能力也不错,可以淡定的接受自己精神方面有可能出现了问题。

    但是、但是!

    做检查不得花钱吗?查出毛病来,治疗不得花钱吗?

    所以,在这种左右摇摆的情况下,孟凉凉下意识的选择了省钱的那一方。

    她选择相信自己成了神,而不是神经病。

    老王滋溜儿一口喝下了一瓶盖的酒,长抒一口气后正准备说正事,那一边的孟凉凉迅速的就恢复了状态。

    “是不是这就得归位,离开人间了。”

    老王笑了笑,“这倒不用。其实人界和冥界只是两个不同的界面,它们平衡存在,互通又不互通。这个说起来太复杂,以后慢慢再说。你只要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不宜久待冥界。”

    孟凉凉点头表示了解,“我知道了。就跟包公一样,日断阳、夜断阴。白天我还是我,晚上我就去煮汤。”

    老王嘬了嘬牙花子。

    孟凉凉一瞧他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说的不着调,于是马上又恍然了,“我知道、我知道,那一定是传说中快穿流。帮人......嗯,魂完成心愿。然后再回来我自己的世界。每完成一个任务,我的能力就会增加一点,相对任务时间也会加长。”

    瞧着越说越兴奋的孟凉凉,老王咂咂嘴,“噗”一声吐出块大粒的孜然。

    孟凉凉再一次的恍然,“也不是?那就是......”

    老王终于没忍住,打断道:“娃,能先闭上嘴吗?”

    孟凉凉尬笑了两声,“我尽量,尽量。”

    尽量这个词不代表她就可以彻底闭嘴。在停顿了两秒钟后,孟凉凉的问题又泉水似的涌了出来。

    “话说,神仙有薪水吗?”

    “您怎么就选中我了?”

    “那雷劈坏了那么多东西,衣服倒是没事儿。是不是那套衣服已成了宝物啦?”

    ......

    老王一言不发的啃着羊蹄子,等她终于说够了,四周围重新的安静下来,老王才又开口,“你说,都让你说。”

    孟凉凉认真的想了想,她想到的都说出了,暂时也没什么想说的,于是说道:“说完了。”

    老王抹了把脸。他很想知道他当时怎么就选中了她。有句话说的没错,慢工出细活儿。着急果然是不行的。他应该多看看、多挑挑的,而不是一见到合适的就直接动手。

    事已至此,说那些都没用了。

    老王抄起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口入喉。

    那才消停了没有半分钟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哟,您这岁数可得悠着点。”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