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上门
    沈平判断的没有错,等了没过一个小时,就见宝儿冲进院子来了,大声叫道:“妈妈、妈妈,那天来的坏人又来了!”

    周小兰没想到沈平年纪不大,却是一个人精,居然判断的这么准,要是自己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收拾东西逃走,恐怕还真会被这些人堵一个正着,想到这些人逼得这么紧,她顿时神色一紧,直接跑去厨房将菜刀端了出来,她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主,上次来是对方来的突然,两个大男人直接把她堵住了,她手上也没有家伙,被打了几拳也只能够忍了,之前卓万和在家打她的时候,她可是敢动菜刀的。

    “先不要着急,让我先和他们谈谈,看看能不能够和平解决,让宝儿先进屋。”沈平说着就将宝儿哄到了房间里,刚把门关上,就见到院子里迎面进来了两个男子,一个领头的三十多,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两个人都是神色轻浮,一脸的痞子模样。

    看到周小兰手里的菜刀,其中一个男子就说道:“周小兰,你手里提着杀鸡的家伙吓唬谁呢!”

    “黄大河,你们不要以为老娘不知道当初是你们设局坑了卓万和那个没卵子的家伙,害的我家的地和房子都没有了,你们还想咋样。”周小兰直接说道。

    “还想咋样?!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认这个理,今天连本带利一共三万块,你拿出来了我们转身就走,拿不出来,就只好拿你这个人来抵账了。”说着,两个人的下流的目光都盯在了周小兰的身上。

    “三万块,便是驴打滚的利也没有这么厉害的,黄大河你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周小兰瞪着眼睛道。

    “哼,这规矩是借钱的时候就说好的,怎么你还想要赖账不成!”黄大河目光转向了沈平这边:“怎么?这是你招来的小白脸,看起来脸嫩的紧呢,还是一个学生仔吧,这几天没见你有动静,今天来的这个学生,你以为他能够顶什么事情!”

    一边说着,黄大河一边就朝着沈平这边凑了上来,带着一脸的狞笑,伸手就想要抓住沈平的衣领。

    往后退了几步,沈平躲开了对方的手,沉声道:“你们这样就是入室抢劫,我已经报了警。”

    “哼,报警!”黄大河眼中凶光一闪,大声道:“就算你报了警又如何,难道警察还能够天天在你家蹲着不成,等老子下次来,就不是三万块,直接就是十万块打底!”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沈平心中一沉,的确是如此,这两人是以要债的名头找上门来的,沈平在派出所又没有熟人,方才说报警和入室抢劫不过是吓唬对方一下,警察来了最多拘留几天。

    现在看来,这个黄大河显然是混的久了,就算是将他抓进去关上几天,等下次出来,恐怕还要变本加厉,而自己的确不能够让警察天天蹲在这里,若是对方不动粗,就这么在精品店门口每天杵着,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没想到一个街面上的混子就让自己为难了,果然地方上没有人护持,生意想要做的长久还真不容易,尤其是做实体产业的,有的时候做生意不和政府打好关系根本不可能,现在自己的生意还小,等到将来生意做大了,引起了注意,没有一个码头,恐怕还真不好面对方方面面上来撕咬的饿狼。”

    只是现在临时拉关系显然是来不及了,还是先将眼前的情况处理了再说,想到这里,沈平心中就定下了决心。

    这个时候,就听黄大河大声嚷嚷道:“就算是警察来了,老子也要先将你这个小崽子收拾一顿!”说着,就朝着沈平一巴掌呼了过来。

    “啊!!”沈平自然不会被他打中,伸出胳膊一边挡住这一巴掌,同时却是抬起一脚,出其不意,直接对准了他两腿之间狠狠地来了一下。

    随着沈平一脚踢中,顿时就让黄大河捂着要害在地上卷缩成了一团,脸上冷汗直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沈平穿的是老妈单位发的冬季劳保鞋,这劳保鞋虽然沉,穿着走路比较费劲,但底子厚,还保暖,关键是脚趾的部分还带着钢板,虽然黄大河在冬天穿的也厚实,但被一下子命中了要害,还是让他已下子瘫在了地上,一时间连战都站不起来了,只能够在地上勾着身子惨叫,而跟着黄大河来的那个小青年更是看的一下子愣住了。

    冷笑了一声,沈平走到周小兰身边,从她的手上将菜刀拿了过来,慢悠悠的来到黄大河身边,眼看黄大河渐渐地有一些缓过来劲了,捂着方才被踢中的要害正要出声威胁,沈平却是不吭气,对着黄大河的胳膊,直接狠狠地一下子就砍了上去。

    沈平用的是刀背,而且黄大河穿得厚实,所以这一下子虽然狠,却也只是有一些疼,可黄大河眼见沈平居然真的敢直接动刀子,而且一接触沈平那冷静却狠厉的目光,顿时就一个激灵,还以为沈平要卸掉他的胳膊,又是一声惨叫,这一下却是比方才那一声也不遑多让,只不过之前是真疼,这次却是心里被吓得更多一些。

    这个时候,沈平才蹲了下来,拧过了黄大河的胳膊,将他整个压在了地上,膝盖怼着他背心,让黄大河一边脸贴在了地上,就这么将菜刀放到了他的眼前,道:“欠条呢?”

    黄大河此时被吓得愣了神,看着那菜刀就放在眼前,他完全就懵了,根本没有想到之前看不起的学生仔动起手来这么利索,自己一想要用力挣扎,下面和胳膊上的疼痛却让他根本使不上劲。

    沈平见他没有反应,当即再给了他一巴掌,出声道:“我问你话呢!欠条在哪里?”

    现在黄大河也吓破了胆,方才沈平不由分说的就砍了一刀,他生怕沈平一个不满意再一刀将他给剁了,像他这种在街面上混的,别看平时欺负一下普通百姓显得十分张狂,但若真的面对性命的威胁,却是痿的比谁都快,旁边的那个小青年此时也是被沈平的爆发弄得有一些不知所措,听清了沈平的话之后,连忙大声道:“在、欠条在呢,军子你还不将欠条拿出来!”

    这个时候,跟在黄大河身边的那个青年才回过神来,慌忙的想要将欠条掏出来,沈平则对周小兰道:“小兰姐你去看看,是不是那张欠条。”

    很快周小兰从那个叫做军子的青年手里接过来了一张纸条,周小兰看过了之后道:“就是这个欠条,小平你……”她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有着不小的迟疑,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沈平这样的一面,眼神怪异,仿佛第一次认识沈平一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