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往事
    昭和十六年(1941年)8月15日

    东京,皇居。

    一身正装、别着领结的花山院亲宣伯爵,在宫内大臣木户幸一侯爵的引领下,悄然来到了皇居当中。

    虽然刻意低调,但是身材高大的花山院亲宣,仍旧惹来了周围宫内侍从们的瞩目。

    他昂首阔步,大踏步地踱步在宫室间的走廊当中,那种目中无人的气势一览无余。

    没有人奇怪他为什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虽然在政界并不是什么知名人物,但是熟悉陛下的人却都知道,这位伯爵很得陛下的看重,时常将其召入到皇居当中垂询。

    陛下看重的,正是这位伯爵超人一等的占卜能力。

    相传伯爵早年留学欧洲,师从知名的占星术士,学得了一身占星的本领,经过多年的淬炼之后,如今他的预测已经炉火纯青,几乎无往不利。

    靠着这一手星相预测的本领,回国之后,花山院亲宣用家产作为资本来进行投资,几乎每次都获利甚丰,经过多年积累之后,他已经坐拥大笔资产,成为了极具实力的资产家。

    当然,挣钱并不是雄心勃勃的花山院亲宣的最终目的,他想要借助自己的本领为国效劳,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名垂青史。

    于是,他想尽办法接近天皇陛下,并且不遗余力地向他宣扬自己占星术的能力。

    对西洋术法将信将疑的陛下,一开始只是在某些小事上面垂询对方,但是在见识了他惊人的准确率之后,陛下终于开始信任对方了。

    不久之后,花山院亲宣就成为了天皇陛下秘密顾问,在某些重要国事上陷入疑难的时候,陛下就会秘密召见他,向他咨询占卜后的结果——作为回报,天皇陛下赐予了花山院亲宣不少财物,最后还敕封他为帝国的伯爵。

    在陛下看来,只要结果准确,笃信星相占卜就没有什么可羞愧的,如今横扫天下、统治了大半个欧洲的**德国,它的首领们不也一样迷恋星相学吗?**德国的节节胜利,侧面也就说明了星相的准确性。

    这次一定是找我来问开战的事情了吧——早有预测的花山院伯爵心想。

    身处夏季末尾的时节,天气尚且相当炎热,一身正装的他流了不少汗,但是他依旧态度严肃,没有露出丝毫失态,他和前面带路的人也没有任何交流,只是静静地走着。

    他不喜欢这位号称天皇陛下头号心腹的内大臣阁下,觉得这个人是个老滑头,对谁都不真诚;而木户幸一侯爵也不喜欢他,认为这个人态度傲慢瞧不起人,所以他们两个人关系非常不好,虽然见面的次数多但是基本没有私人往来。

    绕过了恢弘的正殿之后,花山院亲宣跟着内大臣阁下,来到了天皇陛下平常起居的常御殿当中,而这时候天皇陛下已经端坐在了御座上,静等自己顾问的到来。

    天皇陛下的脸色非常不好,而这也预示着陛下正陷入到莫大的疑难当中,举棋不定。

    确实,眼下的形势太让人为难了。

    帝国和合众国的谈判已经完全陷入到了僵局当中,而对方的封锁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眼下首相近卫文麿还希望做最后一搏,继续和合众国谈判争取最后的妥协,而陆相东条英机和海相及川古志郎则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建议在帝国还有余力的时候,赶紧对合众国发动雷霆一击,以战争方式来解决两国争端。

    内阁因为两派人相左的意见而陷入到了分裂瘫痪当中,近卫首相甚至打算干脆辞职。

    而天皇陛下也一片茫然,不知道听从哪边人的意见是好。

    毫无疑问,他握有最终的决定权,无论是战是和,只要他做出最后的决定,那么不管怎么样其他大臣也只能遵照大命行事,可是正因为如此,巨大的权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有些手足无措举棋不定。

    最后,他干脆想到了自己的这位顾问——如果一向预测精准的花山院伯爵能给出建议的话,那也许能够在这片黑暗当中找到一点曙光吧。

    花山院亲宣走到了毕恭毕敬地弯下了腰向御座上的陛下致敬。

    “花山院卿终于来了。”看到对方之后,天皇陛下严峻的表情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眼下,朕有一件莫大疑难,需要得到你的指点。”

    “臣竭尽全力为陛下效劳。”花山院亲宣仍旧弯着腰,沉声回答。

    不过,虽然表面上对陛下毕恭毕敬,但是说实话,在内心里花山院伯爵对陛下是颇有不屑的。

    陛下身材瘦小干瘪,举止缓慢内敛,戴着眼镜的样子看上去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绝不是什么理想的领袖人物。

    更何况,按照古代习惯,他说话使用天皇专用的方式“鹤音”,音调从高到低几乎听不清,而且里面夹杂了太多生硬拗口的词,这让听惯了西洋歌剧的花山院亲宣听起来尤为刺耳难受。

    当然,这种情绪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表露出来了。

    “卿有此等忠心,朕非常感动。”天皇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步入了正题,“以卿所见,希特勒氏与露国的战争将会有何种走向?”

    一来就是这么大的命题?花山院亲宣有些惊诧。

    但是他丝毫也不慌乱,他对自己的占卜有着绝对的信心。

    “以臣所见,希特勒氏目前命星高照,正是无往不利的征兆,露国绝对不在话下。”他抬起头来,朗声回答,“独国国势如今如日中天,必将快速征服露国。”

    “卿早年在独国留学,想必对独国充满了好感……”天皇陛下略微皱眉。

    “臣这是占卜得来的结果,绝无半点私心。”花山院亲宣抬头直视着陛下,“此事干系重大,臣绝对不会妄自判断的。”

    看着花山院伯爵眼中的自信,天皇陛下微微垂下了视线。

    这就是说,希特勒氏将会速战速决,一举征服露国?

    那么,东条陆相所说的“与独国结盟,然后借独国之威来挑战合众国”的路线,未必不是一条出路。

    “那么帝国国势如何?”陛下再问。

    “以臣占星所得,皇国如今正是国运最佳之时,只要奋力进取,必将实现八纮一宇之夙愿!”花山院亲宣斩钉截铁地回答。

    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

    “很好。”

    ……………………………………

    昭和十八年(1943年)2月2日。

    时值隆冬季节,东京前几天天降大雪,到处都是严寒的冬风,幽深的皇居也因此更加显得阴森肃杀。

    一身正装、别着领结的花山院亲宣伯爵,在宫内大臣木户幸一侯爵的引领下,悄然来到了皇居当中。

    这一次,他原本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已经消减了不少,一直挺拔的腰身,也微微有些佝偻,巨大的压力在短短一年半之间,就让这位伯爵的精气神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正如这个国家本身一样。

    他现在相当痛苦,甚至有些迷茫,因为他以往无往不利的占星术,这一段时间却接连出现离谱的错误,这些错误甚至让他自己怀疑,自己已经被拖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面。

    没有什么比怀疑世界更可怕的了。

    这次天皇陛下还是在常御殿里等着他。

    但是,当看到伯爵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往日的和煦了,而是让人不寒而栗的视线。

    花山院亲宣毕恭毕敬地躬下了身来。

    “刚刚收到了消息,被露国重重包围的独国重兵集团,已经被正式击灭了,独国损兵折将至少数十万。”天皇陛下这次没有任何客套话,直接就对花山院亲宣开口了,“而你当时却满口跟我保证,希特勒氏命星高照,必将快速征服露国……你作何解释?”

    “臣……臣……”花山院亲宣的额头开始冒汗,但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是啊,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他的占卜是完全错误了,露国非但没有快速被灭,反而挺过了最初的打击,和独国打得有来有回,甚至还歼灭了对方一个重兵集团……

    不管怎么样,就算独国能赢,也不可能是近期的事情了,甚至伯爵开始怀疑,独国到底还能不能赢。

    他占卜错了,明明白白的错误,没有借口可找。

    “再说说我们这边吧,中途岛一战,帝国损失了四艘空母……战局顿挫,而你事前却跟朕说必将全胜……”陛下的语气更加让人刺耳了,“你作何解释?!”

    花山院亲宣只能垂着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战沉了四艘空母!哪怕不是海军专家,他也知道这对帝国海军是多么巨大的损失,帝国政府把这个消息封锁到很好,直到半年后的今天他才从气头上的陛下口中听到。

    这……实在让人情何以堪。

    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占星居然会失灵到这个程度……有时候他甚至认为,星相和命轮都已经被污染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错得离谱的占卜。

    可是,这些也只是毫无根据的猜想而已。

    “无话可说了?当初不是振振有词,一力向朕保证绝无错漏的吗?原来不过是空口大言而已,你犯下了误国大罪!”天皇越说越怒,几乎暴跳如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良久之后,他才总算恢复了理智和平静。

    “罢了,朕误信非人,被妄人所欺骗,让国家深陷此等危难,是朕的失误,以后朕要远离小人。”他轻声自语,“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另外,朕之前赐予你的一切荣典都将予以收回。”

    这不是商量,这是命令,无可逆转的命令。

    花山院亲宣明白,那位内大臣木户幸一侯爵肯定在陛下面前进了不少有关于自己的谗言,他等这一刻很久了。

    开战与否那么大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一个人的话就能够决定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陛下您不也是一个笑话?

    花山院亲宣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这样的话,而是默默垂首走出了御殿。

    骄傲的他,不允许自己为自己辩解,辩解只是更加凸显自己的无能而已。

    虽然已经失去了曾经引以为荣的一切,但是,他内心的火焰却没有熄灭。

    帝国战败与否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他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尊严,他不相信自己无往不利的占卜居然会失败,他一定要洗刷到这一切耻辱。

    他相信自己能做到。

    “如果能有他的帮助的话……”他自言自语。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