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身体被夺
    花铃把杯子递到了嘴边,瞥了眼东方媚儿,不得不说她那欣喜的表情哦!实在是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花铃顿了一下。

    “哎!长老爷爷。”

    “什么?”

    东方媚儿听到花铃突然喊了声长老爷爷,吓得连忙向后看去。

    恰在这时花铃端着杯子,递到她嘴边就往嘴里灌,东方媚儿被花铃的突然动作搞得有点懵,灌进嘴里的水她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

    刚喝了一口便意识到了不对,剧烈挣扎起来,花铃看着她双手飞舞的样子,立马闪开了。

    “媚儿姐姐,你今天坐在门外等了我那么久,今天天气又那么热,你一定很累、很渴吧!花铃刚刚太不懂事了,怎么能自己喝把媚儿姐姐忘了呢!”

    东方媚儿挣扎着站了起来,掐着自己的脖子咳嗽着,突然猛地抬起头惊恐的看着花铃。

    “你刚刚给我喝了什么?你给我喝了什么?”

    花铃一看东方媚儿这惊、恐慌张的表情,就断定这女人在水中加了东西,果然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害她啊!

    真是想不通了,前世要了她命的是她相好的原配,而自己分明是救了她的啊!

    可为何这女人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归来不去报仇,反倒是揪着自己不放啊!就算是因为苍翎珠,可那珠子不是被自己整没了吗?怎么还跟疯狗似的咬着自己不放。

    花铃看着东方媚儿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媚儿姐姐怎的这般模样,花铃给你喝的自是刚刚姐姐专门为花铃倒的水了,怎的?这水不能喝吗?”

    虽然东方媚儿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忍不住抱着侥幸心理,万一不是呢!可是听了花铃的回答,东方媚儿崩溃的扣着嗓子干呕着,可怎么吐都吐不出来。

    “啊...你,你为什么要害我?你怎么可以把加了药的水给我喝?你太恶毒了!我...我要杀了你。”

    说完东方媚儿便想攻击花铃,可刚走向花铃灵魂便传来了阵阵刺痛感,痛的东方媚儿几乎站都站不稳。

    “蠢货!还不快离开这里,你是想要等着这女人唤来长老,把一切都暴露出来吗?”

    东方媚儿听着神识里传来的桑虞的吼声,突然心里又升起一抹希望。

    对!离开这里!神识里的老狐狸一定有解药,一定可以救她的。

    东方媚儿撑着口气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前辈!前辈!快给我解药,快救我!”

    回到房间,东方媚儿实在撑不住了,痛的摔倒在了地上。

    “解药?没有!本王也从来没听过熔魂丹会有解药。”桑虞不屑的对东方媚儿说道。

    “不!不可能,前辈,前辈,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东方媚儿躺着地上痛苦的哀求着桑虞。

    “救你!你还是自救吧!调动体内的灵力去抵挡药力,其实你喝的也不多,按你当前的修为,最多也就能熔掉你一多半的灵魂。”

    “前……”

    “别喊本王!本王劝你还是赶紧自救吧!不然你只能完蛋了。”

    最后东方媚儿只能双手结印开始自救,而她神识中的桑虞看着一点点变弱的东方媚儿,只是笑叹了一声蠢。

    很快东方媚儿便感到自己的灵魂,虚弱到抵抗不了熔魂丹的药力了,东方媚儿没法最后只能用仅存的一点灵力把自己逼出了体外。

    而熔魂丹在东方媚儿体内感觉不到灵魂的存在,便向着她的神识涌去。

    神识中的桑虞看着涌来的熔魂丹,只得出手抵抗把它逼出了体外。

    而东方媚儿的身体感受到了强大的魂力,也自然而然的认了桑虞为主,与桑虞融合了。

    被东方媚儿身体强行融合的桑虞,简直是郁闷的想要吐口老血。

    融合了身体的桑虞睁开双眼,盯着旁边几乎透明的东方媚儿,施法拘住了她的身体。

    “你……”

    “是本王...本王怎么?东方媚儿你可真是好样的,够机灵的啊!居然直接弃了肉体。

    呵呵!灵魂算计本王,肉体也敢算计本王,居然在本王施法时强行进行了融合。

    来!你来告诉本王,本王要你这个废材的身体干什么?”

    “哈哈哈!”

    东方媚儿怒极反笑,她盯着眼前自己的身体大吼着。

    “你强占了我的身体,让我成为孤魂,现在居然还来质问我为何算计你,既然你能救我,为何不早点出手,你若早点出手我又何必放弃肉体。”

    “本王为什么要救你这个蠢货,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说完桑虞手一挥,便把东方媚儿收进了桌子上的花瓶中封印了起来。

    做完这些桑虞便坐在桌边思考起下一步该如何,可她刚坐下花铃便带着大长老寻上了门。

    桑虞打量着眼前的花铃和大长老,思量着该不是他们察觉到了什么。

    “你们寻本...我何事?”

    花铃看着眼前的东方媚儿感到了些许不同,尤其是现在的东方媚儿竟让她有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大长老看了眼东方媚儿皱了皱眉,思量了一下说道:“听花铃说刚刚你在她那喝了自己带去的茶水,就突然异常痛苦的跑了回来,花铃担心你有不测,便让我来看看了。”

    桑虞听了大长老的话,拿起胸前的一缕秀发把玩了起来,想了一下回道:“哦!刚刚吗?不过是看花...花铃每日太过辛劳,本...我,我于心不忍,便给她下了些泻药,想让她休息一下而已。”

    “胡闹!”

    大长老一天东方媚儿竟然给花铃下泻药,阻止她修炼,气的大长老恨不得抽东方媚儿几巴掌。

    “我看东方毅就是太娇惯着你了,从今天开始在房中面壁,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走出房门半步。”

    说完便拉着花铃离开,花铃看了看东方媚儿,突然扭头看向了桌上的花瓶,花铃总感觉那里好似有双眼睛在看着她。

    而花瓶中的东方媚儿看着花铃看向了她,连忙喊道:“花铃!花铃!救我,救我,快救救我。”

    桑虞看着盯着花瓶的花铃媚笑道:“怎么?妹妹喜欢这个花瓶,要不送你了,可是姐姐也很喜欢啊!不过若是妹妹想要,姐姐还是会给的。”

    “不,不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花铃压下心里奇怪的感觉跟着大长老离开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