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替挡天雷
    寒霜看着眼前的惊雀瞪了她一眼厉声说道:“你是不是将我被魔界抓走的事告诉父皇了啊!”

    “主人怎么了啊!我不是为了你好吗?怎么了你不高兴了啊!”惊雀看着一脸阴沉的寒霜问道

    寒霜挥手打在惊雀的头上道:“你啊!居然告诉父皇,这不是让众神嘲笑我吗?我可以天界唯一的金翅凤凰啊!居然沦落魔界,真是丢死人了,你让我丢了这么大的一张脸,我一定要好好罚你,罚你三天不许吃饭”寒霜异常生气的看着眼前的惊雀说道

    “哎呀!我真是无辜的很啊!我怎么是怎么做都是错的呢?我为什么怎么做都是错的呢?我好无辜啊!”惊雀睡在桌子上打着滚说道

    “你无辜什么啊!我才无辜呢?对了,我现在要回天庭受第二次天雷之刑了”寒霜冷眼瞥了一下惊雀道

    “什么啊!你莫不是现在就要走吧!”惊雀有些好奇的看着寒霜问道

    说着寒霜便施法离开了,洛水来找寒霜,惊雀看着洛水问道:“怎么你来找主人吗?主人回天庭了”洛水有些意外看了一眼惊雀,忙施法追了出去,寒霜刚到南天门,洛水便追了上来,天将举起手中的长枪对着洛水就要刺去,寒霜冷眼瞪了一下道:“退下!”天将们纷纷退到一旁低垂着头,寒霜看着洛水问道:“怎么了,你怎么跟来了,有急事吗?”寒霜很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洛水问道

    只见,洛水施法变出一样东西放在掌心,洛水打开丝帕里面居然是糕点,寒霜微微蹙眉看着洛水问道:“你来追我就是为了给我这个糕点吗?”

    “你以前说你喜欢吃这糕点,今日,我便与别人学了一下,然后,做了些,刚做好的,你尝尝吧!”洛水小心翼翼的送到寒霜眼前说道,寒霜伸手拿起一小块尝了一下道:“很香甜,谢谢,我收下了”寒霜用手轻轻一挥东西便不见了

    洛水怔怔的看着寒霜问道:“你来天庭做什么?”

    “我那三十六道天雷,还没有受完,我来受刑的,你且先回去吧!”说完寒霜便转身走进南天门内,洛水静静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去

    这时,经过的两个仙女小声嘀咕道:“又是一个为咱们寒霜公主情殇的人啊!居然还是一个凡人呢?”

    “不过,神仙尚且不能让我们公主垂青,而且公主还有未婚夫了呢?看来此人注定要为公主伤情了”另一个仙女附和道

    一道天雷劈了过来,可是,却没有劈在寒霜身上,而是劈在了洛水的身上,寒霜定睛一眼道:“你做什么啊!”

    “我帮你挡这三十道天雷”洛水坚定异常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道天雷劈在了洛水身上,寒霜想要推开抱着自己的洛水道:“你是凡人,你怎可帮我抵挡天雷呢?你走开啊!”寒霜挣扎着想要推开抱着自己的洛水

    天雷终于结束了,寒霜看着满脸虚汗的洛水道:“你做什么啊!,难不成想要我觉得欠你的不成了”洛水虚弱的喘息着看着寒霜

    洛水虚弱的笑了笑说道:“难不成,我还不够资格为你情殇的吗?”寒霜听着洛水的话有些不解的蹙了蹙眉道:“你说的什么啊!好了,你伤的很重,我带你去去寒霜殿休息一下吧!”说着寒霜便施法带着洛水来到寒霜殿

    一个婢女看着寒霜微微行礼道:“参见公主,公主怎么回来了”

    “下去吧!”寒霜对着婢女挥手道,然后,抚着洛水坐到一旁,寒霜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仙丹给洛水道:“这个丹药可以帮你疗伤的,你为什么要帮我挡天雷啊!你是凡人,纵然你的法力高强,但是,你受不了天雷之刑的,好好坐好吧!我帮你疗伤吧!”寒霜有些生气的看着洛水,但是,洛水却很开心,嘴角扬着一丝笑意,寒霜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你为何发笑”

    洛水忙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没······没有啊!”

    寒霜没有在说些什么,只是,施法一掌帮其疗伤,就在这时,王母带着一群仙女走了进来,寒霜看着气势汹汹的王母忙施礼道:“儿臣见过母后”

    洛水看着眼前的王母行礼道:“参见王母娘娘”

    “刚才就有人来报说,天雷打中了凡人,想必就是你,霜儿这是怎么回事啊!”王母有些生气的看着寒霜质问道

    “母后,是儿臣的错,与他无关”寒霜抢白一句道

    “你倒是会说,你这凡人是怎么进南天门的,难不成那些天将眼睛都瞎了不成吗?”王母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洛水质问问道

    “是我,是我带他进来的,母后,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那个分了一半玲珑心的人”寒霜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王母震惊的退后几步道:“你赶紧会凡间吧!”说完便匆匆离去

    寒霜有些奇怪王母的反应,但是,接着看着洛水问道:‘母后没说我倒是没有想起来呢?你是怎么进的南天门啊!难不成你是?”寒霜一步一步的逼向洛水道

    洛水如实相告道:“我说,我是来为你挡天雷的,所以,他们就·······想必他们也喜欢你吧!不忍你受天雷之刑”

    寒霜冷眼瞥了一眼洛水道:“你倒是懂的很多吗?快坐好吧!”

    聚炼拿着手中准备的糕点来找寒霜,惊雀看着聚炼说道:“你也来找主人吗?主人去了天庭了”

    “什么,去天庭,干什么去了啊!”聚炼甚为好奇的看着惊雀问道

    惊雀呆呆的看着聚炼手中的糕点,聚炼笑着上前将糕点给惊雀,只见,惊雀低头吃着糕点,聚炼看着吃着糕点的惊雀有些着急的看着她问道:“干什么去了啊!”

    “受天雷之刑”惊雀吃着东西说道

    聚炼有些愕然道:“什么啊!天雷之刑”说着便要施法前去天庭,惊雀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见,聚炼已经施法离开了,惊雀叹息一声道:“都是情种啊!”

    寒霜帮洛水疗完伤后,看着洛水说道:“咱们回凡间去吧!还有,以后莫要做这种傻事了”

    “我为你做什么都情愿的,所以,不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洛水含情脉脉的看向寒霜,眼中满是柔情蜜意

    寒霜却是冷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我是神仙,你是凡人,要你保护我,我岂非是很丢脸,上次我被绑魔界的事,已经被天界的人都知晓了,我已经够丢脸的了,难不成你还要我再丢脸不成吗?”

    洛水看着眼前的寒霜无奈的摇摇头道:“没想到你这个天帝之女,居然这么怕人家知道你的法力不济啊!”洛水半是取笑的看着寒霜说道

    “你说什么啊!你敢取笑本座,你找死啊!”寒霜听着洛水话中的取笑之意,忙上前举手就作势要打他,洛水忙一个闪身道:“没想到,你这个堂堂的天帝之女居然这么好面子啊!”

    “对啊!我就是好面子,所以,你要是在敢取笑我,我断不饶你”说完寒霜轻哼一声,然后,转身离开,寒霜刚走出寒霜殿,聚炼便来到了,聚炼看着寒霜紧张的问道:“有没有受伤啊!你担心死我了,怎么来受天雷之刑,你也不告诉我啊!你有没有事啊!”聚炼仔细查看着寒霜的伤势问道

    “我没事啊!天雷没有伤在我身上,都被他受了”寒霜指着一旁走出来的洛水说道

    “聚炼你来了啊!”洛水上前看着聚炼说道

    “没想到,洛水,我又被你抢先一步”聚炼笑着叹息一声道

    寒霜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们两个都说些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好了,咱们走吧!对了,都忘记吃这个东西了”寒霜施法变出糕点吃了一个道

    聚炼看着寒霜手中的糕点,也是长叹一声:“我连这个也落后,洛水你半步呢?”寒霜听着他们的话,着实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只顾着吃着手中的糕点,这时,乘染仙君走了过来,聚炼看着乘染仙君作揖施礼道:“见过乘染仙君”

    乘染还礼道:“不必多礼,这位是?”乘染看着寒霜指着一旁的洛水问道

    “凡人洛水见过乘染仙君”洛水上前施礼道

    乘染对着洛水淡淡一笑,径直上前看着寒霜关心的问道:“听闻你被魔界抓去了,你没什么事吧!有没有受伤啊!”乘染有些紧张的看着寒霜问道

    “多谢师兄关心,寒霜没事!寒霜在凡间还有其他事呢!我们就先下凡了,聚炼我们走吧!”寒霜淡淡的看了一眼乘染,然后,对着一旁的聚炼说道

    说完寒霜便径直离开了,洛水与聚炼一同对着乘染施礼离开,然后,忙追上寒霜

    柒兰走至乘染身边,淡淡的说了一句:“未曾想你居然也喜欢霜儿”

    “你怎么会知道的”乘染仙君淡淡的看着寒霜离去的背影

    “师兄,我们都是师尊的弟子,霜儿也是,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偏要喜欢霜儿呢?其实,师尊提出这个“以情止情劫”的办法有一小部分也是为了你,你知道吗?”柒兰有些愁眉不展的看着乘染仙君说道

    “师尊知道,我喜欢霜儿的事嘛?可是我······我·····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啊!”乘染觉的甚为奇怪的看着柒兰问道

    “师尊是什么人,你莫不是忘了吧!他怎么可能连你的这点事都看不出来呢?师兄,忘了霜儿吧!”柒兰微微蹙眉看着乘染劝道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柒兰,我做不到忘了她”乘染痛苦的摇着头说道

    寒霜走到南天门前看着守门的天将说道:“你们两个干什么放他进来啊!”寒霜指着洛水对着天将问道

    两个天将低垂着头看着寒霜小声回道:“他说帮您挡天雷,所以······所以我们就”

    “以后他若是再来的话,不许进来,你们可明白吗?”寒霜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天将命令道

    天将回道:“是!”

    洛水听到寒霜如此与天将这般说,甚是无奈道:“你这是······”聚炼拉了一下寒霜的衣袖,寒霜冷哼一声然后,施法便离开了,回到凡间后,寒霜冷冽的看着眼前的洛水与聚炼说道:“以后你们两人切莫要骗我知道吗?还有就是不要在我面前故弄玄虚,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聚炼与洛水相视一笑着摇头耸肩道:“什么故弄玄虚啊!我们何时有过啊!”

    寒霜见他们这般生气的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这时,娑空扑了过来看着寒霜说道:“师父,我的法术已经练的不错了,你看我现在能幻物了”说完娑空便变出一根棍子在手上

    寒霜淡淡的看着娑空手中的棍子说道:“你再将手中的棍子变成玉笛给我瞧瞧吧!”娑空执着手中的棍子,念着口诀变了半天都没有变出玉笛来,寒霜苦笑一声道:“你还是赶紧好好练习一下幻物术吧!我看你的法术真的是很差,还敢口出狂言呢?”说着寒霜拿起娑空手中的棍子打了一棍子在娑空身上说道:“这一棍子就算给你一个教训了,不要口出狂言,你好好修炼吧!”说着寒霜便起身走入屋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