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 什么是人
    戒指上是一张布满丘壑的老脸,须发皆白,现在头下面又幻化出一只手掌,不停的拍打面部,嘴里唠唠叨叨:“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这老头虽然长得道貌岸然,但这出场不太符合法神的气质,何剑疑惑地问:“法神?”

    法神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噬龙已认清了来人,大叫道:“老家伙,受死!”猛地朝法神扑去。

    噬龙就在何剑头顶,离着老者一米都不到,何剑反应过来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就见噬龙张开双翅,高高跃起,鸡脑袋朝后一缩,就要狠狠啄去!

    法神幻化出来的手掌跟脑袋不成比例,五指张开最多也就能包裹一个鼻子,刚才他一出场就被何剑吓得够呛,此时看凶猛而来的噬龙却不如何惊慌,不成比例的小手冲着噬龙轻轻一点:“封。”

    跃在空中的噬龙顿时好像变成一件死物,翅膀张到一半,脖子朝后缩着,“咣叽”掉地上,形象非常不雅。

    “哔哔,哔哔哔!”噬龙骂了一堆被消音的话,最后指出你丫除了会封印还能干嘛。

    法神看看跌倒在地,歪在一边的噬龙,发出非常慈悲的笑容:“呵呵。”扭头上下打量了何剑一番,连说三个好字。

    何剑见噬龙歪着半个身子,脖子缩着,跟小儿麻痹似的,犹豫道:“它没事吧?”

    法神笑道:“没事,噬龙钢筋铁骨,刀枪不入,拗个造型对它来说不算什么。”

    噬龙破口大骂:“你大爷的!快放开我!脖子扭到了!”

    它僵直的脖子没法转向何剑,只能又叫:“你快叫那老头放开我!”

    法神小手随意朝噬龙一点,噬龙就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法神和善地笑道:“真没事,就算禁锢它500年,它能活动了也不过就像咱们落枕一样。咱们来聊聊正事。”

    何剑正有一肚子话想问,此时也顾不得噬龙了,他诚恳地对法神说:“您能不能把身子也弄出来,这样也太渗人了。”

    何剑两根手指捏着戒指,远看就跟端着颗人头似的。

    人头周围的空气忽地一暗,立刻变亮,何剑说不出那种变化,好像空气被吞噬又瞬间吐了出来,再出现的空气就有了颜色,颜色随即开始扭曲,不过片刻功夫就幻化成了人形,比普通人稍小,悬在空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法神虽说悬在空中,双脚正好踩在噬龙扭曲的脖子上,噬龙口不能言,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感受。

    法神的身体现在比常人小些,像个q版老头,不过何剑也不高,两人总算可以平等说话了,何剑不露痕迹地后退半步,问出心中的疑问:“你,是法神?是人是鬼?”

    法神笑道:“我是法神安东尼奥,什么是人?什么是鬼?”

    何剑张口就想说,话到嘴边,自己也有些疑惑:“有思想的算人?”

    法神哈哈一笑:“我不仅有思想,如果我愿意,你可以看得见,摸得着我,看来我还是人。”

    何剑总觉得这种状态下还算人不太符合他的人生观,改口道:“能吃得了东西,才能算人?”

    法神微微摇头:“现在的我可不需要什么食物了,但你确定能吃得了东西就能算人了?”

    何剑想起另一个世界的一句名言: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还活着,却已经死了。他不想把一个生存问题转化成哲学问题,直接问道:“你现在还是活人吗?”他把活字咬得特别重。

    “人是由肉体和精神体组成,如果你的精神力足够强大,脱离肉体也是可以存活的,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当年为了封印异世界通道,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力,肉体直接蹦碎了,后来又经过无数魂石的滋养,才恢复到现在的程度。你可以把我想象成脱离了肉体的人吧,我自认为还没死过,勉强也算活人吧。”法神解释道。

    法神亲口说自己是人,虽说这个人的状态和常规不同,何剑心里多少也放点心下来,开始问正题:“我听外面的人说,是您给了噬龙一份契约,仿佛知道我5千年后会出现,还说我是什么救世主,您,能解释下吗?”

    “5千年了,”法神安东尼奥有些叹息,他没有直接回答,先问道:“外面还有谁?”

    “菲奥和普鲁斯。”

    “是这两个小家伙,还有呢?”

    “没了,至少我没看见,我一来就被请到这里来了。”

    “5千年啦,我也应该想得到的,这两个小家伙一直守着,也挺不容易的。”法神的眼神开始游离,思想已经不知道穿越到哪去了。

    “他们也是活人?”何剑回忆了下跟那两人的交谈,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两人是精神体。

    法神摇摇头,“他们的精神力还没到独立存在的地步,建黄金神殿的时候我就怕没人守得到这一天,交给了他们和神殿融合的法门,看来是这两个小家伙融合了。”

    何剑听了不明所以,听法神的意思是人还能和建筑合体?就能长生不老?何剑简直想不出形容词,脑袋里蹭就冒出个不是非常贴切的名字,这特么是土地公?这地界是土地庙?

    何剑把二人形象和心目中的土地老儿做了番对比,砸了咂嘴,把问题拉了回来:“您先别缅怀了,能先说说契约噬龙和救世主的事吗?”

    法神温和地笑笑,说道:“你别着急,人老啦,事情有点长,你让我捋一捋。”

    都到这个份上了,何剑也不着急了,示意老人家好好捋捋,站在一旁静等。

    法神悬在空中,双目微闭,一只脚在噬龙歪脖子上轻轻点着,伸出一只手,大拇指在其他指头上微微掐着,口中念念有词,就跟老神棍似的。

    何剑听他絮絮叨叨,忍不住好奇静静地倾听,就听老神棍嘀咕:“这个,不能说,这个也不能说……”

    何剑听了一会,三四个不能说都过去了,气得何剑一下子就体会到噬龙的心境了,开口说道:“你就别捋不能说的部分了,直接把能说的说下,我看也没多少了。”

    “哦哦,”法神看上去竟轻松了不少,“这个就简单了,我来跟你讲。”

    何剑翻了个白眼,无力吐槽,开始听老法神述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