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离开前夜
    “公审可以报道,但你们报社必须做到不偏不倚,公平公正,不得有倾向性,写好稿子后要由我们审核后再发布!”海军办公室内,科尔曼对几个来自东海的新闻媒体说道。

    “这不可能!”几家媒体愤怒:“我们新闻媒体只信奉真理与自由,我们稿子怎么写,你们海军无权决定!”

    “是么!”科尔曼呵呵:“你是东海经济报的吧,我听说你们东海经济报窝藏被通缉的海贼,明天我们会派搜查组去你们总部好好搜查一番的!”

    “你血口喷人!”东海经济报来的记者脸都绿了:“我们报社怎么可能窝藏海贼!”

    “群众就这么举报了啊,我们必须要为群众的信任负责!”

    “哪个群众举报的,你让他出来和我对质!”

    “抱歉,我们必须保证举报人的安全,因此信息是必须要保密的!”

    “算你狠,稿子我们会让你们审核的!”报社记者恶狠狠的说道,心中又在想着,你敢这么做,就休怪我以后对你们东海海军大黑特黑。

    “另外,为了响应东海新闻媒体绿色健康安全行动,防止涉黄涉暴,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刊物出现,我们东海基地决定成立《东海广播电视文化传媒管理总局》,负责整个东海所有媒体的内容,出版,播出情况,以后你们要写什么敏感的东西,请先和这个部门报备一下,不然因为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而被封了,可别怪我!”科尔曼又道。

    东海报社集体咬着牙瞪着科尔曼,这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会议开完,科尔曼擦着头顶的汗来到基地内,对江柯说道:“应付这些记者还真是不容易,我感觉比和海贼打一架都要累!”

    “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呢!”江柯说道:“成立海军宣传部,士兵委员会,建立东海海军附属小学,中学,大学,搜集整个东海的专业人才…”江柯拿出了一摞纸,上面写着《东海1508-1513年发展规划书》。

    “这些我本来是打算自己做的,但可惜我要跟着卡普去海军本部…”江柯说道:“不过五年后我应该还会回来,到时候我希望这边能有所成绩…”

    “你这份计划是很好了,但我感觉实行起来很困难啊…”科尔曼翻看着计划书:“有很多我感觉就是想当然的,首先我们海军就没有那么多钱来办这个学校啊…”

    “所以我不是让你们成立了很多部门么?”江柯指着文件上的一些部门说道:“船只注册办公室,旗帜图案注册办公室,港口管理条例,你一个海军你看不出来这些部门油水有多大么?”

    “可是,我这么捞钱的话,那和布斯,有什么区别呢?”科尔曼犹豫。

    “我保证,海军中还有很多不想维持正义,只想赚钱的败类海军,这样的海军都不用特意调查,去街上的酒馆喝杯茶就能听到十个八个,你把他们全调进这些部门,既不用脏你的手,又正好发挥他们的特长,岂不美哉?”

    “额…”

    “等五年回来,这帮老鼠又正好养肥了…”

    科尔曼看着笑眯眯的小孩,他曾经是相信力量为尊胜者为王的,但现在,他的信仰产生了动摇。

    这个小孩,是真的不能得罪啊,尤其他还榜上了卡普的大腿…

    真不知道海军中有这样的人,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中校大人!”一个海兵急匆匆的推开门,看到江柯后敬了个礼,又看向科尔曼:“外面有个叫洛尔伦纳的女人找你。”

    江柯瞪大了眼睛看向科尔曼,居然有女人找你?

    “洛尔伦纳是谁,我不认识啊!”科尔曼也懵逼。

    “是我,中校大人…”一袭素白,带着凄婉表情的妇人走进了办公室,两人这才认出来,这就是之前公审时那个丧去了丈夫的可怜妇人,乌尔拉蒂的母亲。

    “是您啊…”科尔曼赶忙拉过椅子:“是有人欺负您吗,还是说谁贪污了我们换给您的补偿款?”

    “没有,您的士兵都是一群很好的人…”洛尔伦纳摇摇头:“我来找您,是有另一件事…”

    说着,妇人从自己身后一拉,拉出来一个小姑娘。

    乌尔拉蒂。

    “这两天我听小长官讲了很多,自己也想了很多…”妇人说道:“这世道,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真的很难,要看海贼的脸色,要看贵族的脸色,甚至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

    “所以…”

    “我想把乌尔拉蒂送过来当海军!”妇人认真的说道:“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是没什么改变的机会了,但她还年轻,我不想让她将来也过这样的日子…”

    “额…”科尔曼和江柯两人对视了一眼。

    这妈妈的觉悟,如果这世界上人人都这么想,那海贼早被海军杀光了…

    “原则上我并不反对,但我们这种基地,并不能招收年龄太小的士兵…”科尔曼说着,又看到了江柯,连忙说道:“他不一样的,他是有特殊才能的…”

    其实是因为巴基有特殊才能,所以才留下了江柯。

    没想到巴基没什么存在感,江柯却大大出了风头。

    不过这也正常,这本书的主角毕竟不是大海贼巴基。

    “那她要怎么才能成为海军?”妇人问道。

    “等到十六周岁,或者您把她送到海军本部的海军学校去…”科尔曼说道:“如果您愿意等的话这十年我可以先教导他,毕竟海军本部那么远,路上又危险…诶?”科尔曼看向江柯,这位不就要去海军本部么?

    “你看我干嘛?”江柯无语:“我不能带她吧,你怎么舍得人家母女二人分开?”

    “我舍得!”妇人斩钉截铁的说着:“不能因为我的仁慈,断送孩子的未来,更何况是去往海军本部这样的机会!”

    这是一个聪明而又明大义的妈妈。

    “乌尔拉蒂,你想不想变的强大,然后保护妈妈?”妇人又低头看向女儿。

    乌尔拉蒂一直没说话,众人看过去,再顺着她的视线看回来,结果发现她一直在看科尔曼放在桌子上的那把剑。

    被江柯铭刻了“平等性”的白板剑。

    “你喜欢这个?”科尔曼将剑递给了她。

    乌尔拉蒂兴奋的接过,然后重重的点头:“嗯!”

    “我突然感觉,她可能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女剑豪…”科尔曼说着,又看向江柯:“带上她吧,就冲她对剑的热爱…”

    “兴趣一旦变成职业,那会让人痛不欲生的…”江柯说道。

    再说了,他也没听过原著里有这么一个知名女剑客。

    要么就是英年早逝,要么就是碌碌无为。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根本没机会看到剑,也没人发掘出她的才能…

    “我喜欢这个!”乌尔拉蒂忽然说道。

    “嗯?”

    “我喜欢剑!”乌尔拉蒂认真的说道:“我要用这个保护妈妈!”

    江柯沉默了一下,抬头对妇人说道:“今晚收拾一下她的东西,我们明天就出发…”

    “好!”妇人欣慰的点点头,眼泪却是不自觉的又流下来了。

    “瞧我这不争气的样子,明明应该高兴才对…”妇人擦了擦眼泪,正要把乌尔拉蒂手中的剑拿出来,科尔曼摆摆手:“不用还我了,就送给她吧!”

    “这怎么好…”妇人有些为难,但看乌尔拉蒂不舍的放手的样子,也不愿意去抢。

    “没事!”科尔曼说道:“或许,这把剑以后也要为她而荣呢…”

    木你发两人离开了,江柯二人却没什么谈工作的心情了。

    江柯忽然问道:“对了科尔曼,你今年几岁?”

    “三十四啊?”

    “结婚了么?”

    “没有…”

    “那你对你未来的另一边有什么要求吗?”

    “我这当海军的,说不定明天命就没了,哪里能对人家又要求啊…”科尔曼说道。

    “那我倒是认识一个,那个女人亲近海军,又是海军里的工作人员,长的也好看,就是带了个五岁的女儿,但这个女儿也是可以加入海军学校的高材生,不知道你觉得她这条件怎么样?”江柯问道。

    “别闹了!”科尔曼摆摆手,他当然听得出江柯在说谁。

    但就算她那样,追她的人,应该也还是有很多吧…

    我,行吗…

    江柯看他的表情也叹了口气,战争年代的海军中校连媳妇都找不到(战争年代的单身海军中将斯摩格呵呵)…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