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无法转化为金钱的才能都是虚假的
    “爸爸,对不起。”回到家之后,秋元芹鞠躬道歉。

    “你还年轻,不知道社会险恶,被人骗也是正常,不过你明年就高三毕业,这一次就乖乖的听话,到英国留学去吧,不要再让爸爸担心。”秋元康苦口婆心地劝导着,毕竟就这一个女儿,青春期的叛逆也是可以预料到的,秋元康倒也没有太过伤心。

    反正女儿大了,也迟早会找男人的,这一天或早或晚,迟早会到来。

    相对于别人家的女儿初中就被男人骗了的都有,秋元芹做的也不算多过分。

    只是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这心情和感受,委实太复杂了。

    “爸爸,他没有骗我,是我喜欢他。”秋元芹眼角噙着泪,依然固执地辩解。

    “一个死胖子,猥琐又恶心的官能写手,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秋元康没想到女儿还敢反驳。

    “爸爸,你不觉得,大叔有点像你吗?不管是身材还是气质上,因为他身上有爸爸的影子,所以我才喜欢上他的。”秋元芹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一直埋藏于心底的话。

    “爸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叛逆,以后都会乖乖听话的,你能不能放过大叔,他真的挺不容易的。”

    “你说什么?”秋元康刚刚平复的心情又被激怒了。

    那个死胖子,到底有哪一点像他?连品格也有问题,竟然还妄想勾搭他旗下的女偶像,一个猥琐的官能写手而已,能和他相提并论?他真是太宠女儿了,所以她才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他刚想重重的批评一下女儿,可是看到她的眼泪,心就不知不觉的软了下来,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妻子高井麻巳子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杯绿茶,“消消气,芹酱还不赶紧回房间学习,整天就知道惹你爸爸生日!”

    ......

    说完秋元康家的日常,叶萧这里就将近于走上绝路了。

    没有出版社刊行他创作的小说。

    还有西野七濑那里,因为被狗仔拍到照片,还不知道会遭受事务所怎样的处罚。

    “娜酱,你还好吗?”

    “我没事,就是可能无法再帮助老师创作小说了,老师自己保重。”

    ......

    两人在line上简短的交流,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叶萧的心里凉透了。

    “是秋元康做的。”第二天,叶萧在家里又与西田里香会了面。

    “并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文学老师石原慎太郎,东京都知事,参议院议员,动用了政治力量。”西田里香满脸苦涩。

    “石原慎太郎?这个老匹夫,芥川奖投票的时候就黑了我一次,这次又在幕后下黑手,果然这人简直黑透了。”

    叶萧气愤难当,但他一个小小的作家面对两位文艺界的大佬秋元康和石原慎太郎,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丽奈也来了,就在门外,你要不要见她?”

    西田里香试探着问道。

    叶萧面色阴沉的没有说话。

    “她老公是新潮社的副社长松山贵志,社长松山太郎是他的父亲,如果丽奈肯为你说话的话,那......说不定可以顶住压力出版。”

    西田里香知道叶萧依然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可是现在走投无路之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任何机会都不能错过。

    除非叶萧亲自跑到秋元康家里下跪道歉,或者能够让秋元康对他网开一面?

    但当时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当时那么硬气,现在再去服软找台阶下没有那么容易了。

    该死的秋元康,这个卑鄙小人!

    西田里香见他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她出去后没多久,一位身穿墨绿色西装领长袖连衣裙及黑色丝袜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肌肤胜雪,面容姣好,提着爱马仕birkin包,踩着gucci蝴蝶结白色皮革高跟鞋的她俨然一副成熟贵妇人的姿态。

    叶萧却皱眉,“你怎么来了?”

    “叶萧,我们都三年没见面了吧。”白石丽奈袅娜地坐到了沙发对面,剪裁恰当的裙子勾勒出她腰臀的曼妙曲线。

    果然嫁人成为人妻之后,养尊处优之下,身材更加有了少妇的韵味,以及这愈加雍容的贵妇气质。

    当初那个牵着他手一起快乐逛着普通商场的女孩已经消失不见了。

    “见我做什么?”叶萧目光深沉地凝视着她,“来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还是来看前男友的落魄失意?”

    “叶萧,你太偏激了,所以现在才会得罪秋元康吧?他在社会上的人脉关系网络不是你这种不怎么出门的人可以了解的,我劝你还是过去向他跪地道歉吧!我向我老公打听了,他愿意做你们之间的和解人。”

    白石丽奈站起身来,巡视了周围一圈,略带感慨地说:“这里和三年前一样,还是那样破败啊,还有那台老式的彩电,我以前就叫你换掉了,现在谁还看那种电视机?”

    “白石丽奈,你够了。”叶萧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

    “我是在好心帮助你,你感受不到吗?这个时候,除了我还有谁来帮你?叶萧你不要不识好人心。”

    “让你那个见鬼的老公来帮我?还是来羞辱我?”

    “叶萧,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三年了,你竟然一点进步都没有,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吗?都多大的人了,还做意气之争!面子能当饭吃吗?”

    白石丽奈对叶萧失望透顶,她怀揣着一丝歉意到此,希望能够弥补曾经对他所造成的伤害,可是他不仅不领情,还说话阴阳怪气的挖苦人。

    这个男人果然还是像三年前一样幼稚,这些年也没有成熟一点。

    面对着固执的前男友,她开始庆幸自己以前的选择了。

    对于女人来说,青春美丽的时光很短暂,一生中最重要的就是可以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很幸运的是,三年前在前男友带她去的一次出版社年末酒会中,她见到了年少多金的新潮社副社长松山贵志。

    男人被她的美色所迷恋,不停的送着贵重的礼物来追求她。

    一开始她是拒绝的,可是渐渐的,她被副社长的痴情和给她带来的虚荣感给俘获了。

    一边是固执己见、父母双亡、情绪低落、沉迷酒精、不思进步的前男友,一边是年少多金、英俊潇洒、出手大方、小意呵护的大型出版社副社长。

    对于一个正值青春的女生来说,如何选择不是一目了然吗?

    只是那个时候叶萧父母双亡,她也不好意思直接提分手,所以就一直瞒着叶萧与副社长地下往来。

    直到后来恋奸情热,纸包不住火,两人才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不愉快的分手,以及背着男友与别的男人往来,白石丽奈心里不是没有愧疚,所以她才想找个机会还给叶萧。

    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个笑话,对待这样幼稚的男人,需要感到抱歉吗?

    这一切不是他咎由自取吗?

    “看来我今天不该来的。”白石丽奈拎起铂金包,走过叶萧身边的时候出言讽刺道:

    “叶萧,你会后悔的。”

    “丽奈,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

    “什么?”白石丽奈有些诧异地回头。

    “无法转化为金钱的才能都是虚假的。”

    “怎么?难道不对吗?”白石丽奈刻薄地挑了挑眉。

    “我们之间,只有这句话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我想我们以后最好不要再见面了,要是你那个高富帅老公发现了怎么办?”

    “放心,他才没有你这么小气。”

    三年后再度见到前男友,一番对谈之后,白石丽奈从内心深处感到失望,曾经的她是如何看上一个这么固执不知变通的死脑筋男人的呢?

    除了东大毕业这个招牌,简直一无是处,和她现在的老公比起来差得远了。

    下了楼,看到路旁等待着自己的司机和宾利轿车,再回头看看那老旧的公寓楼,想起那和彩色电视一样过时了的前男友,白石丽奈心情无比的顺畅。

    与前男友的见面,再度看到他那固执、落魄和不堪的一面,直接印证了当初的她做出了怎样正确的选择。

    心里的那一丝心结除去之后,整个人也由里而外的放松下来。

    这种感觉,真是令人太惬意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