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认错风波
    被钱氏拽扯到院中,虽然苏若水很想转身救回自己的小辫子,然而身子太胖,一转身头皮几乎要被对方给从脑后生生扯下来。

    ”够了,好痛。“忍无可忍,她抓住钱氏抓着自己身后辫子的手腕一扭。

    虽然她没学过擒拿手,胜在力气大,还是把自己的辫子解救出来,看钱氏手落空另外只手跟着向自己脸上抽来,另外只手及时抓住她的手。

    “我念你是长辈,收留我们对我们也算有恩,一直容忍着你。你如再这么对我动手动脚非打即骂的,我真对你不客气了。”不悦警告她一把推开她。

    钱氏被她抓开又推开,踉跄后退几步,住脚看着眼前眸带冷清的她,轻喘怒问,“你打了村长的宝贝闺女,还有理了?”

    也只是大声嚷嚷,却没胆敢再上前对她动手。

    苏若水也没想过让钱氏把自己当家人看,可想到刘黄梅的可恶,她不但不说公道话,还这般中伤自己,低喘清问,“你哪只眼睛看我打她了?再说,她欺负我,难道我就活该站着让她欺负不还手吗?”

    虽早清楚这丫头变了,钱氏还是怒看着她,一副她得罪刘黄梅多么罪孽的表情,伸手指着她鼻子低喘怒斥,“你就是不该还手。你可知道,咱们整个村的人都靠她爹生活,你得罪了她,咱这个家都要被你连累了。你……”

    心中则是窝火,养头猪多少也知道感恩,这丫头她养她几年,怎么就养了个白眼狼,现在连说都不让说了。

    其中的利害关系,苏若水自然清楚。

    但钱氏对她的态度,她抬起下巴反正惹了事死猪不怕开水烫得样子摊手问,“反正我已得罪了她,那你想我怎么样?”

    钱氏深吸口气,强忍着对她出手的冲动道,“你跟我一起去到她家给她当面赔罪道歉。虽然说是孩子之间的打闹,村长对黄梅那丫头可是放在心尖上得疼。”

    当然她也清楚,这丫头虽然行动迟缓,惹火她,她也没好果子吃。

    毕竟她一巴掌挥过来,她整个人都歪向一边,更别说再教训她了。

    苏若水想了想,“好吧。”点头应许,心想不过是句对不起的事,她勉强可以接受。

    钱氏长出口气,扭头大声对身后厨房中的苏若风交代,当先出院,“那走吧。若风,你自己先烧水,开了,停火就成,婶子跟你姐去下村长家就回来。”

    苏若水跟着钱氏到了村长家。

    “大妹子,你来有事吗?”村长家的门是开着的,两人前后入内。正在屋内轻拍着身边闺女低哄的村长媳妇看她们到来,起身淡笑相迎。

    对方满脸温和全没怪罪的表情,钱氏长满褶子的脸还是笑的犹如一堆乱草,哈腰说道,扭身吩咐苏若水,“都是我家这不成器的东西,跟黄梅起了点争执,不小心把黄梅给推倒了。我这不,特意带她来给黄梅赔个不是。还愣着干吗?还不快些给黄梅跪下磕头认错。”

    若只是对对方说声对不起,苏若水倒能接受。

    看她当着刘黄梅还有她爹娘的面让自己跪下给她磕头认错,苏若水就不乐意了,“我又没错,为何要对她跪下磕头认错?”

    钱氏看她当外人面还顶撞自己,怒喘抬起巴掌向她轮去“你……”

    “你再打我……“看她到了外面就忘了之前的难堪,苏若水没躲,抬起下巴清看着她提醒。

    她这一提醒,钱氏举着的巴掌悻悻收回,谄笑对刘黄梅身边的村长媳妇哈腰道,“我这,嫂子,都是孩子们不懂事,打闹间没个轻重,这丫头我也教训了。你们看……”

    虽然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刘黄梅在家可是横惯了的。

    上面有个哥哥在集镇衙门做事,家中她最小,爹娘又最偏爱她。

    顿时就抓住机会,看着钱氏要求“必须让她跪下跟我磕头认错,若不道歉,你们就等着秋季分地的时候种最贫最差的地了……”

    村长媳妇看女儿这般,嗔恼低斥,“梅儿……”

    刘黄梅不满晃着身边娘的手,“娘,难道我要求的错吗?我被她推的后背都红了一大片,你也看到的……”

    “这孩子,都说了,是孩子之间的打闹,还这么较真。她婶,这丫头被我给惯坏了,既然只是孩子间的打闹那就算了,算了。”

    村长媳妇嗔怪摇头,抓过女儿的手对钱氏道。

    “你家黄梅都说后背都碰红了,我看不如这样……我这就回家拿瓶药酒过来,给黄梅擦擦。”钱氏没想村长媳妇这么客气,有些受宠若惊提议。

    “这怎么好意思呢。她爹,还愣着干吗?”村长媳妇看钱氏说着转身而去,嗔怪,对一边自家男人提醒。

    村长及时喊住钱氏,看她狐疑扭头,轻笑敲着手中的烟袋锅,“大妹子,你等下,只是碰红了片又没少块肉什么的,别折腾了,你家也不容易,少轩还在集镇读书,买书本吃饭什么的都要钱。我只希望你家少轩下次回来多往我家走走,我家梅儿一直想跟少轩学写字……”

    老爹这话,刘黄梅面露羞赧,嗔怪跺脚转身进屋,“爹,娘,你们……”

    村长媳妇看女儿入内,淡笑向钱氏道,“这孩子,还别扭了。她婶,我家老头是很看重你家少轩的,他人不但聪明,又懂事又孝顺,读书也好……”

    钱氏到现在若不知道这两人的意图,这些年真就白活了。

    听村长两人说到去集镇读书的小儿子,钱氏是满脸得意。

    大儿子木讷老实长的跟他爹一样五大三粗,只会跟着他爹种庄稼,小儿子从小就喜欢读书,人也长的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

    小时候有次在家门口,他听到路过的一个先生念了几句诗,一下就记住了。

    也就因为他这,她们才吃苦耐劳,几乎是扒房子揭瓦得送他去学堂念书。

    儿子也争气,不但书读的好,还深得夫子的喜爱。

    这不,儿子上个月刚满十六岁,夫子就说让他今年参加乡试,还说以他的成绩考的话很可能中秀才。

    虽然还有两个多月才到考试时间,小儿子确实是钱氏的骄傲。

    这不,村长两人这么说,钱氏就跟自己儿子已是秀才爷的样子道,看两人淡笑点头,不悦说着苏若水,“呵呵,轩儿是懂事孝顺又乖巧。只是这丫头,还愣着干吗?村长他们是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还不快些上前跟他们道谢回去去地里送水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