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1.不够意思
    021.

    陶柯顾自喜悦,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把他吓了一跳,看一眼手机屏幕,是宋柏川的电话,按了接听,对面立刻就是一句:“我说陶柯,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啥子?”

    “我去你的,骂谁傻子呢。”

    陶柯黑线,脑内撤回了前面那句话,重新反应了一遍:“你说啥呢。”

    “我哥跟我说你租了我们家房子,你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

    “哦,忘了。”陶柯挠头,可事实上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需要特地跟他说的必要,反倒是说了之后,宋柏川肯定也要跟他哥一样,打死不收他房租。陶柯不喜欢欠别人的,自然没想着占这份便宜,却忘了,他不说,宋柏川还有他亲哥这条途径呢。

    于是他昨天刚搬家,今天宋柏川的电话就来了,对着他叨叨了半天,又把他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直到陶柯答应请他吃饭,这才心满意足地准备挂电话,却忽然又冒出来一句:“陶柯,你最近还来学校吗。”

    “怎么了。”陶柯想了想,现在临近期末,课程也不多,而期末考和他是没什么关系了,他回不回都没什么区别。昨天之前还能就近去学校解决吃饭问题,现在搬了地方,特地回去吃饭好像也怪怪的。于是只要学校没召唤他,他也没有特地回去的必要。甚至其他同去留学的同学,回国后都已经直接回家瘫着去了,只有他没有去处,才会留在学校附近。

    对面的宋柏川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憋了好长一口气,终于大哼了一声:“算了,我就直说吧,去年你一出去程承那家伙就回来了,我怕你回学校又撞上他。”

    程承……

    这名字如今听来,居然有点陌生,陶柯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是谁,原本脸上的微笑就挂不住了,嘴角抖动了两下,看向自己跟前原本江梓宁站立的地方。不过从他接起电话的时候,学长就已经回房间去了,此时面前空无一人。

    陶柯按灭了客厅的灯,便把自己罩进了黑暗里。

    手机那头宋柏川又喊了他一声。

    陶柯说:“回来就回来吧,我还怕他不成。”

    宋柏川道:“我这不是,怕你见了他又难过。”

    “不会了。”陶柯轻声笑笑,“我陶柯又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都这么久了,哪还有什么难过不难过的。何况这学期我能躲着,下学期我不还是要回学校去,我还能躲到毕业?”

    “那……反正……诶……”宋柏川语塞,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行了,你也别烦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大不了最近我不回学校就是了。”

    宋柏川不信,又问了一声:“真的?”

    “真的真的,不跟你扯了,我要回去打游戏了,你好好准备期末考试吧。”

    “……”不用参加期末考的轻松学子陶柯这一句话把宋柏川刺激得直接跳了起来,十分后悔为什么要给打这个电话!他关心谁不好关心这个已经没有期末靠的人!对着空气比了个中指:“我靠,有你这样的兄弟吗,绝交一天!再见!”

    掐了电话,陶柯一看面前已经凉去的泡面,呼噜两口吃完了剩下的,洗了碗,也回了房间。

    只是这会儿没什么心情再上游戏了。

    程承……

    他大概有两年那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从程承给他最后一通电话开始。现在再提起,陶柯都有些恍惚,甚至,他发现自己也渐渐记不起来对方的脸了。

    因为这个人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宋柏川问过他,是不是恨那个人,他可以找人帮忙做了他。

    搞得跟黑道电影似的,听得陶柯都是一身的冷汗。

    但即便知道宋柏川只是开玩笑,陶柯也没让。因为仔细想来,他们最初相识到后来一起在游戏中行侠仗义浪迹江湖的日子,对他来说可以算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只是他们迷失在游戏的虚幻中,忘了现实不堪一击。

    社会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宽容,很多事嘴里说得简单,真的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接受的了。于是,当掩藏起来的感情被曝光,被放在校园论坛里供他人指手画脚的时候,陶柯也不意外程承会退缩。

    最终,只有他独自面对来自同学的冷眼,学校的劝说,父母的指责,而程承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这时候陶柯其实是难过的,但……也不到怨恨的地步,他只是觉得自己应当感谢程承在名誉和恋人中做出了最干脆的选择,让他一丝留恋都没剩下。

    却反而是宋柏川,总把程承当成洪水猛兽,在学校里见了就直接用他庞大的身躯把陶柯的视线一挡,然后直接把人拖走。再托他的福,这两年陶柯再也没见过程承一次,一点联络都没有。后来听说了是休了学回家去了,宋柏川这才放了心不再天天给陶柯当保镖,连上厕所都跟着他。

    渐渐地,陶柯也就想不起来有过这么一个人了。

    好聚好散,散了,那就散了吧。不过大梦一场,醒来,就什么都过去了。

    陶柯闭上眼睛,便睡到了次日的日上三竿,回到游戏的时候,自己还在昆仑教的高山上盘腿而坐,伴随着上线的那道白光,仙气十足,差点把边上路过的同门吓着,看他那姿势,只差扑上来跪下抱大腿了,但那人在看清了陶柯的装扮之后,发现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还价,翻了个白眼啧了一声,便走了。

    哦,怕不是把他当什么从天而降能发布隐藏任务的高级npc了。

    要真是,那就好了。这几天听一叶轻叨叨,陶柯自己也上论坛晃了几眼,也知道游戏中有人接到过隐藏任务,和子宁给他做好标记的那种隐藏得比较深的隐藏任务不一样,论坛上那种都有特定的触发方式和丰厚的奖励,并且一个人完成之后,触发方式还会改变,能不能遇到,就只能全靠运气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