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古檀河滩上的姑娘
    顾颜如准备洗碗时,被顾明澜挡住了。

    “以前,我做饭了,你洗碗,那是分工有序。今天我什么都没做,不能白吃白喝,就应该我洗碗。”近半年,顾颜如不能每个周末都来,本来就心生愧疚,这只要来,就会尽量多带点东西,多干点活。

    可是顾颜如发现,因为她来得少了,顾明澜总是拦着不让她干活,而且她在时,顾明澜自己也很少干活,除了去地里拔菜,连地里都不去,就围着她跟前跟后的。

    就在顾颜如心不在焉时,已经被顾明澜挤得离开了洗碗池。

    现在就成了顾明澜洗碗,顾颜如看了。

    收拾好厨房,姐妹俩回到堂屋,发现雨是没下了,可是天黑了。

    “吃饱喝足了,咱们上去看电视吧。”本来是要写新领域开荒方案的顾颜如决定今天专心陪顾明澜。

    电视能看的频道本来就不多,天线也不是很管用,这雨天能不能收到台还不知道,可是顾明澜连连点头。只要和顾颜如一起,电视有没有台已经不重要。

    电视不大,放在顾明澜的卧室。今天雨天还不错,竟然赶上了看z城的新闻联播。今天的新闻对洪水进城做了报道,因为是白天,救护部队来得及时,没有人员伤亡,算是有惊无险。至于后话,如何加大治水力度,姐妹俩没仔细听,她们在收拾床,准备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看电视。

    只是今天,姐妹俩往床上一躺,不一会儿就双双睡着了。一米二的床,两人挨的很紧,倒也不那么挤。

    顾明澜醒来时,已经临晨5点了。电视什么时候关的,她不知道。顾颜如不在,应该是回隔壁睡去了。因为昨天睡得好,今天早起也是应该的。

    慢慢起来下楼,顾明澜今天决定用最拿手的面条给顾颜如当早餐。现在她去菜院子里摘点新鲜的菜。如果能找到一两个早熟的西红柿就好了,做西红柿、韭菜、鸡蛋面。

    天道酬勤,因为爱吃西红柿,顾明澜在早早就栽下的西红柿地里真找到了两个微微发红的。

    拿着西红柿站起来时,无意间往河滩一看,下游有一个移动的黑点。

    黑点越来越大,竟是一辆车越来越近。

    这么早,有人开车来古檀河,是来找顾颜如的吗?顾明澜有些失落。她一个人在这住,平时只有顾小二陪她。古檀村的村民有路过的,因为都知道她说不出话来,也就极少和她说话。倒是爬山游玩的人比前两年多了不少。但凡,只要进过明澜居的人,再来时还会来歇息一下。喝口水,吃点水果,有的回往市区时,还会从她那里捎回去一些疏菜。这些好爬山的游人中没有白吃白拿的,都会留下钱;而且多半都超值。

    游客就是游客,来来去去的,都不能留恋。顾明澜明白这点。

    可顾颜如是家人,家人的陪伴,多少游客都代替不了。顾明澜总是希望顾颜如能在明澜居多呆些时间。今天是周末,如果那车是来接顾颜如的,肯定是工作有重要的事需要顾颜如去做。顾明澜不能出面挽留,更不能露出任何不舍,只能偷偷失落一下。

    突然顾明澜的眼神明亮起来,放出喜悦的光。原来那辆车在远处停下了,而且车上的人也下车向河边走。

    只是来古檀河玩的人,是游客。

    放心了,顾明澜回去做早餐。

    因为这两个西红柿,顾颜如对早餐面赞不绝口。

    早餐后,姐妹俩决定去茄子地看看。

    茄地离河滩最近,如果进了水,茄树被冲倒了,再扶起绝大部分能重新扎根长茄子的。

    庆幸,茄地没有进水。看着离河滩近,那是相对别的地,其实离河床的高度还是有十米以上的;再加上这一段何床很宽,水就漫不到茄地里。

    看茄地无恙,姐妹俩心情舒畅。就很有默契地走往河滩。

    昨天夜里雨就停了,现在的河滩虽然没有完全恢复水位,可是那宽敞的河床已经露出了大半,至少有二十米的鹅卵石河面和太阳见面。

    如果顾明澜还要捡鹅卵石,这次,顾颜如准备陪她一起捡。

    石头没开始捡,顾颜如出声:“明澜,上游那是坐了一个人吧。长头发,是个女人。昨天发洪水,今天这么早就有人来河滩玩?”

    和顾颜如出来,顾明澜随身带着小便签和笔,这时写道:“早餐前,我去摘西红柿时,就看到一辆车从市区开过来了。因为路窄,又是草路,开得很慢。到了河滩处就没往前了,下来了两个人。现在那辆车不见了。”

    顾明澜把手指向下游的一个路口。

    看了看上游的那个人,顾颜如说:“咱去看看吧,如果她只是在那休息,咱就路过一下,不打扰她。”

    顾明澜当然同意。

    那人好像穿的牛仔裤,白衬衣,长头散在背上。

    姐妹俩走到离那个人十几米的地方时,那背影还是一动不动的抱着膝,头埋在膝上。

    在这河里,平时是没有人来的。古檀村不缺水,有天然井水,还有干净清澈的小溪;所以村民不会舍近求远的翻山走几里地来古檀河。也就是附近有地的古檀村的村民,会在干农活累了,中间歇息时,走到河边洗把脸。

    当然,看这女子的打扮像市区的人。

    姐妹俩站着不动,眼神交换着,一时之间也没有开口问。

    那人没有抬起头看她们,却发出了声音:“不是说好分的吗?分了就不要来管我。”

    都让人误会了,再不出声也不好了,顾颜如说:“你好,我们住在附近。请问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需要帮助吗?”

    顾毅如一开口就问了几个问题。

    那人突兀地抬起头。

    是个年青女子,面色白净,果然像市区的姑娘。只是,她的眼睛红肿,隐约还有没擦干净的泪。她出口不成句:“你们——我——”

    然后那女子不停地揉撮眼睛。就那眼睛的都肿成一条线了,显然这女子在这呆的时间并不短,而且一直在擦泪。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