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肉的GUN
    “还是假的?”张牧之愣了下,问道。

    “假的。”陆恒肯定点头。

    “赝品真是个好东西啊……”张牧之感叹,他没有再追问陆恒怎么看出来的,因为他还没想清楚抓老鼠的事情。

    “坏了!”马邦德变色,看向陆恒。“这个也是假的话,说明黄四郎根本就不想见我们!大哥,他是不是要——咔?”

    马邦德做了个斩首的动作。

    “这不明摆着么?”张牧之指了指一排排对准这里的枪口,“看来他是要掀桌子了。”

    “那也要看谁掀得快。”陆恒笑道。

    “大帅也擅长掀桌子?”张牧之问道。

    “不掀桌子,难道我按他的规则玩?”陆恒若有深意地反问,“跟他们玩不起,那就他玩他的,我玩我的咯!”

    张牧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陆恒展颜一笑,回过头,目光紧逼远处黄四郎,沉声喝问:“黄四郎,你想死吗?”

    假四郎脖子一缩,下意识看向一边的胡千,胡千一皱眉:“看我干嘛?说话呀!”

    假四郎咽了口唾沫,梗着脖子道:“你才想死,你们全家都想死!”

    “谁特么让你骂街了!”胡千气得差点没一脚踹死他,压低声音抓狂低吼!

    “那我说什么?”假四郎嗫嚅道,“我不想死……”

    “你就说……”胡千突然顿住,不耐一把推开他,“上一边儿去吧你!”

    他决定亲自上阵。

    胡千呵呵一笑,对陆恒道:“你就是康城的陆大帅?看起来,你也不像是个傻子,怎么干出这么愚蠢的事儿啊?”

    “你是什么东西?”陆恒冷冷问道。

    “我是——嘶哎!”胡千气乐了,“跟我摆什么臭架子?听过一句话吗?落魄的凤凰,还不如特么一只鸡!你光杆一个来我们黄府,今儿把命丢在这儿,谁也别怪,要怪就怪你蠢!”

    “你要杀我们?”陆恒叹了口气道:“都是街坊邻居的,这么伤和气不好吧?”

    胡千一愣,继而哈哈大笑。

    他笑了一阵子,才指着陆恒道:“你这人真有点意思,不行,再跟你说两句,我就舍不得杀你了。”

    他脸一板,断喝道:“给我——”

    “等等!”陆恒大喝打断他,举起手做了个手枪的姿势,瞄准胡千道:“你有枪,我也有!你敢让他们开枪,我就先爆了你的头!”

    胡千一愣,继而哈哈狂笑起来!

    他身子剧烈耸动,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陆恒道:“你、你特么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肉的枪,能打响吗?”

    陆恒严肃道:“我身上那把,百发百中,手中这把,威力无穷!”

    “哈哈哈……”胡千笑得眼泪都下来了,“还特么有两把!”

    “来来来!”胡千指着自己的脑袋,“往这儿开!你特么打不死我,你是我孙子!”

    “来呀,开枪啊!”

    “这是你逼我的。”陆恒森然道。

    “你赶紧开吧,我特么想死想疯了都!”胡千满脸讥讽。

    “好!”陆恒食指中指并拢瞄准胡千的头,无名指一扣,同时嘴里发出“嘭”的声音。

    “啊……”胡千捂着胸口,夸张大叫,“好特么疼,我要死了。”

    陆恒不屑一笑,对身后呆若木鸡的两人道:“装什么装,我打的是他的头,他捂胸口?”

    张牧之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低吼:“这特么就是你的办法?”

    “不错!”陆恒傲然道。

    马邦德看看对面仍在夸张表演的胡千和哈哈大笑的一众持枪乡勇,又看看一脸成竹在胸表情的陆恒,觉得陆恒肯定没疯,他试探道:“大帅,是不是没打中?”

    “不急!”陆恒笑呵呵回头,看向笑得扶着身边假四郎才能站稳的胡千。

    “让子弹飞一会儿!”他淡淡地说。

    张牧之闻听此言,顿时吃惊抬起了头。

    马邦德也觉察到了什么,抬头望去,顿时满脸惊喜地捂住了嘴!

    对面,胡千笑罢,站出一步对陆恒喊道:“看在你把爷逗乐的份上,爷给你个全尸。小的们!”

    “有!”众乡绅齐齐大叫。

    “开——”胡千高高举起手来,狞笑着开始往下使劲挥落!

    就在他手即将落下的那一刹那——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手持一柄造型奇特的十字金钟铲,一铲划过他的脖子,将他到嘴边的“枪”字永远留在了喉咙里!

    轰!

    金钟铲如刀切豆腐般切开了胡千的脖子,铲刃继续下坠重重劈进了青石板地里,碎石崩飞!

    “开尼奶奶个熊!”此人落地,哈哈一笑,手中十字金钟铲耍得飞起,“刷刷两下瞬间杀死跟前两人,直接大手一把提起瘫倒在地的假四郎,环顾四周,怒目圆睁,爆喝:“某王威虎在此,谁敢动我家大帅!”

    砰砰砰砰!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的同时,四周突然响起密集枪声,原本围着陆恒等人的乡勇们纷纷中弹倒地,幸存之人惊慌回头开枪反击,但敌人隐藏在黑暗之中,只见如流星雨般的弹道在夜空划过,哪里看得见是谁开枪?

    枪声一响,王威虎一手提着假四郎,一手持着十字金钟铲大步向陆恒奔来,所过之处,自然是人仰马翻!

    乡勇里不是没有聪明人,立刻有人想到擒贼先擒王,组织了几个人一边向陆恒这边开枪一边向这边冲了过来。

    但陆恒早在枪声响起那一刻,就趁就近一个乡勇不备,夺过了他的枪,一把丢给了张牧之,然后和马邦德一起转身向屋里走去,看也不看身后战况。

    张牧之身体挡在陆恒身后,手速如飞,连连开枪,连瞄准都不用,一枪一个,杀得那些乡勇哭爹喊娘,再没胆子往这边来了。

    不一会儿,王威虎和张牧之两人汇合到一起。

    “枪法不错!”王威虎对张牧之一仰头,随即不屑撇撇嘴,“不过你这样的丢了枪,老子打你十个!”

    张牧之举枪“砰”地就是一下!

    子弹擦着王威虎耳朵飞过,吓得王威虎一缩脖子,反应过来后脸顿时涨的通红,就要开骂,却听到身后“噗通”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回头,就看到一个乡勇在他身后不远处不甘地倒在血泊中,指头还扣在扳机上。

    看着角度,刚才瞄准的分明是他王威虎。

    “哼!”王威虎黑着脸哼了一声,提着假四郎和张牧之擦肩而过,进了屋。

    陆恒此时正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马邦德站在他身后。

    王威虎一见,将假四郎“噗通”一声扔到地上,单膝下跪,大声道:“大帅,末将护驾来迟,还请赎罪!”

    “特么看戏看多了吧?”陆恒一瞪眼,“滚过来坐着”

    “哎!”王威虎顿时嬉皮笑脸,屁颠儿屁颠儿跑了过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