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7章 竞价
    二楼。

    大厅里坐满各地乡绅富豪。

    四周小隔间里都拉上帘子,里面具是士大夫、统治阶级人士。

    真正有身份的人不会和平民坐在一起。

    哪怕这些平民在普通人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富豪。

    再则,士大夫、统治阶级人士随身都会携带“保镖”,安全起见,自然安排在隔间里。

    王琛和王云仓两人也被安排在隔间里。

    不过他俩没有保镖,茶水点心还是有的。

    唱卖很快开始了。

    闫掌柜亲自主持,他站在前面桌子边,和众人说了几句废话,这才进入唱卖环节。

    第一件唱卖的是某被抄家丫鬟。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宋朝奴隶制度几乎灭亡,但在北宋初期,奴隶还存在。

    大户人家一般有两种奴婢,分为贱口奴婢和雇佣奴婢,贱口奴婢从属官府或主人,没有社会地位可言,用一个词来形容——律比畜产。

    这个丫鬟正是贱口奴婢,如今被官府拿出来唱卖了,还别说长得很水灵。

    闫掌柜大声道:“贱口奴婢绿竹,起唱十五贯。”

    在隔间里听到一个姿色八分的女人起拍价才十五贯,王琛顿时一阵无语,果然封建社会没人权,连人都可以拍卖。

    “十五贯。”

    “十六贯。”

    竞价此起彼伏。

    和现代拍卖行举牌子竞价不同,北宋唱卖都是口头喊价,并且每次增加的钱不固定,你加一文钱也可以。

    大概四五轮过后,竞价来到二十一贯。

    忽然,一矮胖乡绅站起身对着众人拱拱手,“诸位,绿竹乃是老夫故人之后,还望给个场面,让我卖回去遣返良籍。”

    “李老爷故人之后,我等也不好夺人所好。”

    “行,吾等不竞价。”

    “你加价即可。”

    绝大多数乡绅富豪和李老爷似乎相识,都挺卖面子。

    最终李老爷以二十二贯价格买下了绿竹。

    只是在隔间里的王琛看得有点懵逼。

    拍卖还有这操作?

    利用身份地位让别人不竞价?

    沃日,待会要是拍卖哥们儿的东西,来个达官贵人也这样,岂不是拍卖不出好的价格?

    他可是指望着拍卖出好价格拿去买商铺呢。

    正想着,坐在旁边的王云仓小声道:“琛哥儿,这个李老爷是通州有名乡绅,曾在县衙担任过主薄,大家都得给点面子。”

    王琛喝了口茶,“怪不得。”

    接下来又拍卖了好几样东西。

    人口、田地、房产等等,甚至还有什么当前时代的名人字画之类,应有尽有。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

    中间闫掌柜让大家休息了会。

    王琛瞅了瞅手机,大概北宋时间快十一点的时候,开始拍卖自己的东西了。

    只见闫掌柜笑吟吟道:“接下来要唱卖的几样物品是本楼压箱底的宝贝,不知诸位准备足钱财没有?”

    下面哪个不是有钱人啊?

    听到他这么说,众乡绅富豪起哄。

    “没钱没钱。”

    “你尽管把宝贝呈上来,我先赊账。”

    “哈哈,闫掌柜真会说笑。”

    闫掌柜没再耽搁时间,把木质托盘搞搞举起,掀开上面的红色罩布,捏起防风打火机,介绍道:“此物乃是打火神器,和火折子有点相似,但火折子需要有技巧的吹才能复燃,此物无需如此,只需要轻轻一按,火就出来了。”

    说着,他示范了一遍。

    吧嗒一声,火焰窜了出来。

    下面的人啧啧称奇。

    “神奇。”

    “还能如此点火?”

    “比火折子方便多了,稀罕品。”

    几个乡绅富豪还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打火机。

    总算轮到自己的商品拍卖了。

    王琛停止吃糕点,竖起耳朵聚精会神,想要听听打火机能拍卖出多少钱。

    王云仓一样如此,不停朝外看去。

    闫掌柜道:“起唱价二十贯。”

    李老爷第一个加价,“二十二贯。”

    而后一个先前被人称作钱少爷的青年跟着道:“二十五贯。”

    “二十七贯。”

    “二十八贯。”

    竞价很激烈,王琛心中乐开了花。

    你们赶紧多叫叫价,让哥们儿多赚点钱,最好叫到一两百贯,那就赚大了。

    而且他看得出来,外面的乡绅富豪对打火机很感兴趣,叫价到一百贯还真有可能。

    可是,意外发生了!

    东南隔间里忽然传出一女人声音,“三十贯。”

    原本竞价激烈的场面戛然而止。

    那些乡绅富豪面面相觑,窃窃私语起来。

    “是林家少夫人?”

    “林家乃是通州名门,我等还是避其锋芒比较好。”

    “对,不能让林家记恨。”

    乡绅富豪们都不加价了,哪怕之前当过县衙主薄的李老爷都闭嘴了。

    王琛有点傻眼,什么情况?你们知道人家势力大就停止加价了?不带这样的啊!

    可是现实情况确实如此。

    闫掌柜三唱之下无人竞价,林家少奶奶顺理成章以三十贯价格拿下打火机。

    见状,王琛急了啊。

    本来可以拍卖出更高价格,结果被林家少夫人一搀和,少了多少利润啊?

    打火机唱卖过后。

    闫掌柜又神秘兮兮问道:“诸位家中有女眷,每日都会照铜镜涂抹胭脂水粉,对不对?”

    李老爷笑道:“莫说女眷,吾等每日起床不要打理姿容?”

    又一个富豪道:“是啊,不打理走不出去。”

    “闫掌柜你问这干嘛?”

    “难不成接下来要拍卖的是前朝珍贵铜镜?杨贵妃用过的?”

    “呵呵,杨贵妃用过的铜镜数不胜数,没什么太过稀奇。”

    闫掌柜没说话,而是招招手叫来小厮,让其把玻璃镜一一拿给下面富豪乡绅和隔间达官贵人们看。

    王琛观察着众人的反应。

    富豪乡绅们反应很热烈,议论声纷纷。

    “如此清晰的琉璃镜?若我买回去,我家夫人一定欢喜的紧。”

    “说得你志在必得一样,谁家没有夫人?我掌上明珠即将出阁,我定要买下送给她当嫁妆!”

    “咱们凭实力取胜!”

    隔间里也不时传出啧啧称奇声,不过听不太清楚。

    但无论如何,王琛知道这代表着玻璃镜让众人很感兴趣,有可能会拍卖出高价!

    十几分钟后,玻璃镜被拿回闫掌柜手里,他宣布道:“起唱价五百贯。”

    好多人跃跃欲试准备叫价,意外再次丛生!

    林家少夫人隔间里传出悦耳的女人声音,“妾身着实欢喜此面琉璃镜,还望诸位老爷贵人卖妾身妇道人家一个面子,让我买下,可好?”

    我特么!

    又是你!

    王琛气得都牙痒痒了,你妹啊,打火机被你影响少卖出去很多钱,现在又利用家世背景让别人不竞价玻璃镜,我和你有仇啊?

    其实他心里知道,林少夫人估计对这两样东西真心喜欢,也不是有意如此,否则不会让大家卖个面子。

    可是王琛想靠着这三样东西卖出高价买下商铺,明天就要给张记牙庄剩下的两千五百贯钱,和三百贯佣金,他总共需要两千八百贯钱才能顺理成章把商铺买下来,这林少夫人一直这么干,他的商品怎么可能卖出高价?

    卖不出高价,拿什么买商铺?

    订金都付了五百贯了啊,你麻痹啊!

    王琛都想骂人了。

    果不其然,林少夫人最终以七百贯价格拍下了玻璃镜,她还算给官府面子,加了两百贯。

    哪怕这样,王琛还是缺了两千多贯钱买商铺啊。

    “这林少夫人有点过分了。”王云仓有点义愤填膺,随即颓然道:“唉,没办法,谁让人家是通州城顶尖豪门呢。”

    王琛心里窝着火。

    钱凑不齐怎么办?

    难道要自己回现代买点白银过来?

    现代社会如今一克白银大概三块五到四块钱,两千贯铜钱就是二千两银子,要是待会太阳能手电筒再遇到林少夫人这种阻碍只卖出去一千贯的话,那王琛需要凑一千两白银才能买下铺子。

    宋朝一千两白银大概相当于三万七千多克白银。

    假设白银价格四块钱一克,王琛回到现代社会要付出近十五万rmb才能买齐啊!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选择在现代社会兑换白银来宋朝使用的原因之一。

    说句不好听的,王琛准备一套牙膏牙刷卖一两银子,一套牙膏牙刷才多少钱?

    撑死了十五块rmb!

    要是在现代兑换宋制一两白银得多少钱?

    差不多需要一百五十块钱,贵了十倍!

    怎么选择一目了然了吧?

    王琛脑子里飞快思索着,不行,不能让这些达官贵人利用自身权势阻碍自己商品拍卖出高价。

    可是要怎么做才行呢?

    对了,新闻上不是屡屡爆出拍卖行请托竞价吗?

    我也可以这样做啊!

    北宋初期拍卖行业非常不完善,托几乎不多见,王琛觉得可行。

    况且官府唱卖一般都是抄家的资产,极少有民间的珍品,正常人家想把东西换钱都去典当铺,只有极为珍贵的才会唱卖。

    所以在场每个人几乎都没想到,有个卖主混在里面。

    王琛已经想好了哄抬太阳能手电筒价格。

    那些乡绅富豪怕林家,怕达官贵人,哥们儿现代社会来的,怕个毛线,跟你们拼了!

    王琛决定了,要是待会谁再想利用家世背景阻碍太阳能手电筒卖出高价,自己当自己的托,非要把价格抬上去不可,我还不信玩不过你们一群古代人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