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7章 竞价
    二楼。

    大厅里坐满各地乡绅富豪。

    四周小隔间里都拉上帘子,里面具是士大夫、统治阶级人士。

    真正有身份的人不会和平民坐在一起。

    哪怕这些平民在普通人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富豪。

    再则,士大夫、统治阶级人士随身都会携带“保镖”,安全起见,自然安排在隔间里。

    王琛和王云仓两人也被安排在隔间里。

    不过他俩没有保镖,茶水点心还是有的。

    唱卖很快开始了。

    闫掌柜亲自主持,他站在前面桌子边,和众人说了几句废话,这才进入唱卖环节。

    第一件唱卖的是某被抄家丫鬟。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宋朝奴隶制度几乎灭亡,但在北宋初期,奴隶还存在。

    大户人家一般有两种奴婢,分为贱口奴婢和雇佣奴婢,贱口奴婢从属官府或主人,没有社会地位可言,用一个词来形容——律比畜产。

    这个丫鬟正是贱口奴婢,如今被官府拿出来唱卖了,还别说长得很水灵。

    闫掌柜大声道:“贱口奴婢绿竹,起唱十五贯。”

    在隔间里听到一个姿色八分的女人起拍价才十五贯,王琛顿时一阵无语,果然封建社会没人权,连人都可以拍卖。

    “十五贯。”

    “十六贯。”

    竞价此起彼伏。

    和现代拍卖行举牌子竞价不同,北宋唱卖都是口头喊价,并且每次增加的钱不固定,你加一文钱也可以。

    大概四五轮过后,竞价来到二十一贯。

    忽然,一矮胖乡绅站起身对着众人拱拱手,“诸位,绿竹乃是老夫故人之后,还望给个场面,让我卖回去遣返良籍。”

    “李老爷故人之后,我等也不好夺人所好。”

    “行,吾等不竞价。”

    “你加价即可。”

    绝大多数乡绅富豪和李老爷似乎相识,都挺卖面子。

    最终李老爷以二十二贯价格买下了绿竹。

    只是在隔间里的王琛看得有点懵逼。

    拍卖还有这操作?

    利用身份地位让别人不竞价?

    沃日,待会要是拍卖哥们儿的东西,来个达官贵人也这样,岂不是拍卖不出好的价格?

    他可是指望着拍卖出好价格拿去买商铺呢。

    正想着,坐在旁边的王云仓小声道:“琛哥儿,这个李老爷是通州有名乡绅,曾在县衙担任过主薄,大家都得给点面子。”

    王琛喝了口茶,“怪不得。”

    接下来又拍卖了好几样东西。

    人口、田地、房产等等,甚至还有什么当前时代的名人字画之类,应有尽有。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

    中间闫掌柜让大家休息了会。

    王琛瞅了瞅手机,大概北宋时间快十一点的时候,开始拍卖自己的东西了。

    只见闫掌柜笑吟吟道:“接下来要唱卖的几样物品是本楼压箱底的宝贝,不知诸位准备足钱财没有?”

    下面哪个不是有钱人啊?

    听到他这么说,众乡绅富豪起哄。

    “没钱没钱。”

    “你尽管把宝贝呈上来,我先赊账。”

    “哈哈,闫掌柜真会说笑。”

    闫掌柜没再耽搁时间,把木质托盘搞搞举起,掀开上面的红色罩布,捏起防风打火机,介绍道:“此物乃是打火神器,和火折子有点相似,但火折子需要有技巧的吹才能复燃,此物无需如此,只需要轻轻一按,火就出来了。”

    说着,他示范了一遍。

    吧嗒一声,火焰窜了出来。

    下面的人啧啧称奇。

    “神奇。”

    “还能如此点火?”

    “比火折子方便多了,稀罕品。”

    几个乡绅富豪还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打火机。

    总算轮到自己的商品拍卖了。

    王琛停止吃糕点,竖起耳朵聚精会神,想要听听打火机能拍卖出多少钱。

    王云仓一样如此,不停朝外看去。

    闫掌柜道:“起唱价二十贯。”

    李老爷第一个加价,“二十二贯。”

    而后一个先前被人称作钱少爷的青年跟着道:“二十五贯。”

    “二十七贯。”

    “二十八贯。”

    竞价很激烈,王琛心中乐开了花。

    你们赶紧多叫叫价,让哥们儿多赚点钱,最好叫到一两百贯,那就赚大了。

    而且他看得出来,外面的乡绅富豪对打火机很感兴趣,叫价到一百贯还真有可能。

    可是,意外发生了!

    东南隔间里忽然传出一女人声音,“三十贯。”

    原本竞价激烈的场面戛然而止。

    那些乡绅富豪面面相觑,窃窃私语起来。

    “是林家少夫人?”

    “林家乃是通州名门,我等还是避其锋芒比较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