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我的奶
    男人和少女的身影渐渐模糊,画面就像泛黄的老照片,渐渐失色。

    新的画面出现......

    倾塌的山门,断裂的浮屠塔。

    殿外的青砖广场布满裂痕与深坑,飞檐下的“大雄宝殿”四个字只剩一半。

    殿内浓烟滚滚,火焰舔舐着肃穆的佛门清净地,一个妙龄少女傲立佛像之上,下方则盘坐一名老僧,捏不动明王印,宝相庄严。

    “佛头,你不要徒弟,我要孙子。”少女的啸声在殿内久久回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你若再敢阻我半步,今日血洗两华寺。”

    老僧睁开眼,瞳孔中金光掠过,双手印决变幻。

    大殿穹顶“轰”的一声崩溃了,金色佛手从天而降,罩向少女。

    画面在这里支离破碎。

    ......

    千山重叠,万里碧翠,高涨的火焰蚕食着山峦。

    奄奄一息的男人躺在烧焦的土地上,浑身一寸完好的皮肤都找不到。群敌环伺中,碎花裙的少女踏步而来,她所过之处,众人退散,刀剑归鞘。

    少女来到他身边,默默看着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男人,他的脸和他的身体一样破碎,双眼只剩两个灼烧过的血洞。

    男人听到动静,扯了扯嘴角,嗓音嘶哑:“祖奶奶,你来了?”

    少女默默看着他。

    “我今年三十二,在你的曾孙里算长寿了吧?至少比我爸强,我爸那倒霉蛋,三十没到就死了,留下我和妈一对孤儿寡母。对不起啊,没能帮您解开所有封印。”

    少女没说话,眼神有些悲凉。

    “其实我小时候挺恨你的,没你我爸就不会死,对吧。长大后我也恨你,你知道我为什么拜佛头为师,特么不就是为了戒色嘛。我天天参禅打坐给自己洗脑:女人这种东西,不需要的!时间久了,还真有点效果,感觉自己棒棒的,真的不需要女人了,生活充满了阳光......”

    “可我也发自内心的尊重你,你除了爱耍大小姐脾气,摆祖奶奶架子,翻脸比翻书快,败家堪比慈禧,我上小学你抢我白煮蛋,上中学抢我补脑核桃和牛奶......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不好。”

    祖奶奶:“.......”

    “呐,我都要死了,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来着,现在不说,就来不及了。”

    少女道:“你说,我听着。”

    男人深吸一口气,用尽了所有力量:“去你妈的战魂,老子这辈子和女人睡觉的次数双手双脚都能数过来。他娘的,不能睡女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一缕英魂随风而逝。

    荒山一役,杀人如麻的魔头李无相被天下群雄围剿,邪不胜正,终得伏法。

    血裔界公认的历史。

    少女伸出纤细手掌,摄出他丹田内的珠子,黑色的灵珠浮空旋转,被她握入掌心。

    她环顾四周山野,看着或明或暗的围杀者们,长啸一声,厉声道:“李无相已死,今日起我自封二十年,万神宫之事就此揭过。李家尚余一子,他若遭遇不测,我便自毁灵珠,屠尽诸位九族,玉石俱焚。”

    “一个都逃不掉。”

    ......

    李羡鱼在一间宽敞的病房里醒来,剧烈的喘息着,头顶的炽光灯让他睁开眼后,又下意识的闭眼。

    “你醒啦。”有个温和的声音说道。

    李羡鱼重新睁开眼,看见病床边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穿白大褂,戴金丝框眼镜,气质更像是某大学的教授。

    他愣了半天,仍没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还能想起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么?”头发花白的老人说。

    随着脑子一阵刺痛,他想起了昏迷前.....死亡前的种种遭遇,以及在梦中见到的画面。

    “我祖奶奶呢,我要见我的奶。”李羡鱼捂着发胀的脑袋,大声说。

    “你祖奶奶?”老人摇头:“你祖奶奶是谁?我没见过她。”

    “这里是.....宝泽集团?”李羡鱼道。

    老人点点头:“这里是宝泽集团医疗部,李羡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羡鱼一愣:“您老认识我啊。”

    老人意味深长道:“表情包第一红人,想不认识都难,对吧。”

    李羡鱼:“.....”

    他没继续和老人交流,皱着眉,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记错的话,他明明已经坠楼了,在枪声响起的瞬间,他惊醒了。雷鸣般的空爆震破了他的耳膜,天空越来越远,祖奶奶飞扑下来救他,表情是那么的狰狞和悲戚,李羡鱼极力伸出手,就在握住祖奶奶小手的瞬间,突然失去了意识,无尽的黑暗降临。

    那么高的楼上摔下来,我竟然还没死?

    “我,我为什么没死?”李羡鱼问出心中疑惑。

    老人一愣:“你只是受了点小伤,倒是跟你一起回来的三无身受重伤,我还想问你们遭遇了什么呢。没记错的话,你刚加入公司,只负责沪市一些琐碎的灵异事件。”

    只是受了点小伤?

    是我记忆错乱了么,其实最后关头是祖奶奶救下了我。

    不对不对,就算我没摔死,我的狗眼也被三无一板砖怼瞎了,这件事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经......您是不是弄错了,还是说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的奶到底在哪里。”

    “我只是个医生,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叫雷电法王,事实上,他叮嘱过我,只要你醒来,立刻通知他。”

    老人见他无碍,转身走到门口,李羡鱼突然想起一事,喊住了他。

    “您认识副部长李时珍吗?”他问。

    “我师弟,”老人说:“怎么了。”

    李羡鱼肃然起敬:“您是华佗?!”

    “不,我是扁鹊。”

    “哈?”

    “我的血裔称号:扁鹊。”老人笑道:“墨菲那小丫头取的,李时珍是我师弟,也是副部长,部长叫华佗。他们现在都在楼下拯救另一个濒死伤患。”

    李羡鱼吐槽道:“是不是还有一个孙思邈?”

    老人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

    不奇怪不奇怪,看群里大佬们的称号就该知道墨菲那个女人的取名技能点的有多歪。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