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1 与鬼谈判
    莫太太满脸震惊,莫深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家里的事,还是得关起门来解决,眼下却不是吵架的时候。

    莫深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询问道:“小师父,那你看这要怎么解决?”

    “破除缺角煞是不难,只需取两块泰山石,分别镇在西北和西南两角,另外门口的桃树阻隔了财运,也得拔了。”

    莫深一一点头记下,蔺苒想了想又道:“这处家宅的风水局可能有点问题,但我不擅风水学,也看不出太多名堂,莫先生回头还是请一个可靠的风水先生过来好好瞧瞧为妙。”

    “这……”莫深看向刘彪。

    他是在道上发的家,年轻的时候也是过的刀口舔血的日子,因而不信神佛,今日蔺苒已经把他的价值观都给崩碎了,这人还是刘彪带过来的,他哪认识什么风水先生?

    但莫深还是把这话记在了心里,蔺苒又问道:“不是要去看令公子吗?”

    “对对。”莫太太忙侧身让路,“蔺师父请。”

    蔺苒由莫深领着往莫勋的房间走去,莫太太落后了两步,拉住刘彪说起悄悄话,“大哥,你是从哪找来的这个人?”

    “前段时间芳芳出了点事,是她给解决的。”

    刘彪没具体说起其中细节,莫太太也不是非要问出个究竟。

    她的脸拉了下来,语气有些不满,“或许她是有真本事,可刚刚她说的那些话……虽说解决了以后对家里有好处,可你让老莫怎么想我?这些都是我无意中安排的,可天知道我根本不知情啊!”

    刘彪皱眉寻思了一下,紧紧盯着她,“你真不知道?”

    “我知道个屁!”莫太太气得胸口起伏不定,“我只懂搓牌打麻将,这什么种桃的位置,什么缺角煞,我连听都听不懂!”

    刘彪抿紧唇,自己妹妹有几斤几两他是知道的,他跟着莫深办事,很多东西都是他在打点,黑的白的都有涉猎,遇事也会多想几层。

    莫太太什么都不清楚,但造成莫家现在这样的风水局却和莫太太有关,很有可能,莫太太是被人当了枪使。

    园子的布置是园林师父给的建议,而门口种桃又是莫太太听别人说起后起的主意……

    这件事细思极恐,刘彪觉得有必要好好查一下。

    看莫太太一脸气愤委屈的样子,刘彪忍不住叹气:“这事我有数了,你以后也多长点心吧,先去看看阿勋怎么样了。”

    莫太太瘪瘪嘴,到底没再说什么,和刘彪一起去了莫勋的房间。

    昨天大约是这几天莫勋睡的最安稳的一晚了,一夜无梦,精神也比昨天好了不少。

    看到自家亲爹领着一个年轻女孩子走了进来,莫勋下意识地心头一紧,还以为是之前被他甩了的女孩子找上门来了,可仔细瞧了瞧,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蔺苒,再一看老爹的态度,莫勋心想估计又是哪家的千金,被老爸叫来跟他认识一下。

    可怎么也别挑这个时候啊,他脚上还打着石膏,还没好好打扮,穿了一身睡衣见人,不是失礼吗?

    不过这个女孩子穿的似乎也不大讲究。

    莫勋喜欢长相明艳的美人,换言之就是网红脸,可面前这个女孩子,长得倒是挺清秀的,可惜不是他的菜,倒是这皮肤真是好得没话说,这身材也不错,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莫勋眯着眼睛打量,脑回路早已放飞地找都找不回来。

    蔺苒根本没去管他想什么,她刚走进来,便能感觉到一股阴气,而且莫勋的眉心也有点发黑,整个人的火气很低,显然是被阴物缠上了身,要不是有放在床头的驱邪符,莫勋现在可不会是这样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爸,这是哪家的小姐,怎么称呼啊!”莫勋嬉皮笑脸地问,被他老爹一眼瞪了回去。

    “什么态度,严肃点!这位是蔺苒法师。”

    “法师?这年头还有法师?”莫勋觉得好笑,“我说妹子,你最近是看了什么小说还是影视剧啊,哥哥以前也有中二的时候,但是不要中毒太深哦。”

    他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莫深恨不得把他从床上拎起来揍一顿。

    蔺苒走到窗边,将厚厚的窗帘一把拉上。

    这窗帘的遮光性很好,房间里一下暗了下来,刘彪和莫太太都进了屋,蔺苒回头道:“麻烦把门关上,不要开灯。”

    房门被带上,暗得像是忽然到了晚上,封闭的房间里不知从哪刮来一阵凉风,让人背后无端升起一股凉意。

    莫太太不由自主往莫深身边靠了靠,莫勋仍不明所以,“这,这干嘛呢?”

    蔺苒懒得解释,只对身后三人说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靠近。”随后便将床头的驱邪符收下。

    那一刹那,一阵极小的气旋刮过,随后莫勋身形一窒。

    在蔺苒的眼中,便是一股黑气窜进了莫勋的身体里,旋即莫勋整个人的神情都变了,阴森森地盯着蔺苒,轻哼一声。

    听刘彪说起莫勋出事的始末,蔺苒就知道这人是得罪了亡魂,这本来就是莫勋的过错,是他起的因,便要由他结了这个果,蔺苒即便现在将它强行驱逐了,难保以后它不会再找回来。

    亡魂缠上莫勋,必是不满。

    对亡者不敬重,还踩到自己坟头上,任谁都不会乐意。

    它把人从坟头上推下去,让他摔伤了腿,还缠着莫勋让他寝食不安,或许只是想给莫勋一点教训,但刘彪那张驱邪符一拿出去,亡魂显而易见地恼了。

    要想一劳永逸,只能和鬼谈判,让它满意了,这事就算了了。

    蔺苒看着眼前的“莫勋”,淡淡道:“我们谈谈。”

    “谈什么,和你有什么好谈的?”“莫勋”态度傲慢,目光瞥向别处,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模型,翘着兰花指把玩起来,似乎很感兴趣。

    门口的三人看着“莫勋”如此女气的姿态,忽然一阵胆寒。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他们平素里熟悉的儿子(外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