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中场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考试当中?”佐助捂着后颈吃力地发问,“这好像……是不能……”

    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渗出,剧烈的痛感让佐助未完的话再也继续不下去了,他浑身痉挛着倒在两个同伴的身上,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

    “佐助!”

    “让我来。”雪见从他们手上接过佐助,试着用自己的查克拉止住在佐助体内乱撞的咒印之力,“这次是我大意了,本以为……那个叫大蛇丸的家伙是s级叛忍,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你们能应付的对手。”

    因为忌惮我的飞雷神……大蛇丸在刚刚遭遇就在佐助身上烙下了咒印……是我的错,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姐姐……你的嘴唇出血了!”鸣人睁大了眼睛。

    眼见着佐助浑身的痉挛逐渐平息了下来,被鸣人的一句话惊醒,雪见咬紧的嘴唇顿时一松,她舔了舔嘴唇,借着那一阵唾液腐蚀伤口造成的细微刺痛感恢复了冷静,下令道:“鸣人,小樱,警戒外敌,我要立刻替佐助封印这个咒印,动用九喇嘛的力量也无所谓,半个小时之内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到我们!”

    “是!”两个孩子顿时激起斗志。

    一个风遁削平了地面,雪见扶着佐助在中间坐下,取出材料就开始描绘术式,但她刚刚绘完一小半,红豆携带的飞雷神刻印就发出了信号,她快速一笔勾完这一条术式,结印派出了一个影分身前去。

    她压下对红豆那一面的牵挂,继续绘制封印式。

    不多时,影分身带着一身狼狈的红豆出现,显然也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战斗。

    “这是——”红豆甫一落地便瞪大了眼,骇然的视线扎在了佐助的后颈上,“天之咒印?!”

    “最激烈的排斥期已经度过了,佐助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现在就替他封印这个咒印。”从收回的影分身处得到全部记忆,雪见画完最后一个符文,收手结印。

    寅、卯、巳、午、未、酉、寅、卯、巳、午、未、酉、寅、卯、巳、午、未、酉、戌、子——封邪法印!

    原本已经半昏阙的佐助被剧烈的痛感再度惊醒,他的身体骤然绷紧,随着术式的不断收缩发出了压抑不住的惨叫:“啊啊啊啊——”

    待到封印完成,他已经支持不住地再一次昏了过去。

    “完成了?”

    “佐助怎么样了?”

    一大两小一看到这边的动静没了,都飞快地聚了过来。

    “暂时将咒印压制住了。”雪见收回手,抹掉额头上的汗。

    “让他立刻退出考试吧——既然大蛇丸已经盯上他了!”红豆急切地道。

    雪见暂时没有出声,她在犹豫。

    身为考官的自己介入了第七班的战斗,原本已经足以令他们失去考试资格,但毕竟是因为s级叛忍混入导致考试超纲,所以倒也可以宽宥,只是佐助的身体状态实在令人担忧。

    但如果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莫名就失去了资格,只怕他会非常不甘心吧……

    “不行!”还没等她下定决心,鸣人已经一脸愤怒地驳回了红豆的建议,“佐助绝对不会选择退出的——他一定会继续战斗下去的,你凭什么替他做决定!”

    “但是鸣人,考官毕竟已经……”小樱显得比他理智许多。

    “就照鸣人说的,让他们继续参加考试。”雪见挥了挥手打断,“我们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对付s级叛忍大蛇丸,对第七班的考试资格不造成影响。”

    “雪见,你疯了!”红豆的声音瞬间拔高。

    “我很冷静。”雪见的眼神确实如她所说一般沉冷了下来,“第一,考试中途不允许退出,这是规则;第二,大蛇丸行迹已经暴露,他也已经在佐助身上留下了咒印,不会再轻举妄动;第三,他们已经是忍者了,能够做出自己的判断。”

    “比起我们越俎代庖,队友的判断才更加适宜。”

    “但是他身上的咒印!”

    “咒印已经封印了,即使去医院也不会有更好的处理方法。”雪见抓住了她的手腕,“我们该离开了。”

    红豆只觉面前的景物一花,熟悉的失重感过后,她已经来到了颜岩顶部。

    “你去向第三代汇报吧,我这就回到中心高塔去。”

    “等一等!”红豆叫住她,“关于大蛇丸所说的,「他的」音隐村有人来参加考试……”

    “不过是些孩子,不必太过顾忌。”雪见摇了摇头,“倒是音隐的带队上忍需要留意,说不定……就是大蛇丸本人呢。”

    红豆蓦然一惊。

    雪见已经消失在原地。

    重新进入森林之后,她并没有花费很多时间便找到了一队暗部,向他们说明了现状之后,就再次回到了中心塔的监控室。

    “雪见大人!”负责监控的中忍之一一见到她就大为激动,“您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请快来看这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录影带推进了放映机,显示屏晃了几晃,便显示出了高塔中的场景:“请您注意时间!”

    时间显示为下午四点多钟,距离第二场开始不过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但是某一支属于砂隐的小队却已经出现在了高塔当中。

    “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原先最快的记录也不过是四个小时,这一支小队的实力很强嘛。”雪见了然。

    “不仅如此!”那位中忍已经激动到将手指戳到屏幕上了,“这个红色头发的孩子,浑身上下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战斗过的痕迹——即使是我们这些中忍,也不可能这样毫发无伤地穿越死亡森林!”

    “那是他的能力使然。”雪见安抚性地冲他一笑,“我恰好认得这孩子,你不必太在意——关于他身上某些需要在意的点,我在见到他的资料时就已经向火影大人汇报过了。”

    “诶?”

    雪见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关于我爱罗是一尾人柱力的推测,她已经向猿飞汇报过了,后者也只是表示静观其变,而没有采取特殊措施的意思。

    而且,虽然不知道中途究竟是怎样的过程,但现在的我爱罗比起她八年前在砂隐村见到的小孩,除了稍微成熟凛冽一些,气息上却没有很大变化,身上也并没有十分浓重的血腥杀戮之感。

    归根结底的话,或许是因为……现在正担当着这支小队带队上忍的夜叉丸吧,他还活着,就意味着我爱罗仍然相信着母亲的爱。

    尽管所看到的是夜叉丸亲口对我爱罗吐露了所谓的「恨意」,但是在砂隐,拒绝风影派下来的任务根本是无稽之谈,何况八年前看到夜叉丸的时候,并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所谓的「恨意」。

    所以,果然是受命欺骗他的吧……要不要在第二场考试结束后抽时间见他一面呢?

    她的大脑有些放空了。

    好像还是不行啊……在所谓剧情上吃了一次亏,实在很难再放下心来了。

    雪见幽幽地叹了口气。

    再说了,他恐怕也早把我忘干净了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