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做得对
    程可佳很是害羞的低头,程可善瞧着她的神色,笑着催问:“佳儿,来,跟善姐姐说一说,你以前做了什么不好的事,给三祖母训导了?”

    程可佳扭着双手,她也是要面子的好孩子。

    程可灵在一旁笑着低声说:“她瞧着院子里花朵生得美,她扯花来吃,好在那花无毒。”

    程可佳抬头瞧一瞧她,然后她跟程可善解释说:“善姐姐,有些花是可以吃的,院子里的花生得美,我只是尝一尝花的味道。”

    程可善瞧着她轻摇头说:“佳儿,许多的花都是不能吃的,你想吃花,也要问过可靠又懂花的人。”

    程可佳皱眉头跟程可善说:“善姐姐,我以为不会吃花了,花的味道都有些涩。”

    程可灵听着她的话,问:“佳儿,你尝过多少种花?”

    程可佳伸出一只手,说:“就这么多。有三种花,父亲说,是可以吃的。”

    程可善瞧着程可佳,只觉得程恩赐这个当父亲的人,的确是心大的人。

    他这般的疼爱程可佳,所以他宠爱方式就是放任程可佳的生长。

    程可灵瞧着程可佳轻吸一口气,说:“佳儿,那个,那个、、、、、、。”

    程可灵想起程恩赐的身份,她一个小辈是不能非议长辈。

    程可佳瞧着程可善和程可灵的神情反应,她小手挥一挥说:“父亲在我之前尝花,父亲尝过后,他才给我尝花。”

    程可善和程可灵互相看了看,两人都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受,程恩赐这个宠女的父亲,是一次又一次冲击她们对父亲的认知度。

    难怪当年程恩赐说要去当侍卫,整个程家人非议的人那么多,却无人敢直面去反对他。

    程恩孟兄弟出乎众人意料的竟然还默认了程恩赐的行事,程可善当年就此事问过木氏。

    她还记得当年木氏叹息的声音,说:“你父亲说,那位叔叔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只是去当侍卫,又不是去当无赖,他为什么要反对。

    家里人如果反对你那位叔叔的行事,以你那位叔叔的禀性,他绝对会做了侍卫后,有空时,他还会闹得反对的人不得安宁。”

    程可善在最初的时候,她对程恩赐这位长辈,是采取一种敬重而隐约的回避。

    直到程可灵姐妹年纪大了一些,她们常和她来往,她慢慢的改变对程恩赐这位长辈的看法。

    她的心里面,其实是羡慕程可佳,也羡慕程可灵,程恩赐待嫡亲女儿和嫡亲侄女很是疼爱。

    程可善又想起卓氏待程可佳,好象慢慢的就没有从前见到的仔细亲近。

    程可善对程可佳的羡慕之情又薄弱一些,她瞧着程可佳很有些头痛的说:“佳儿啊,你在外面还是要端着小女子矜持的姿势,明白吗?”

    程可佳略有些不明白的瞧着她,程可善瞧一瞧程可灵,又觉得程可灵的性子还是有些跳脱了一些。

    程可善想一想跟程可佳说:“佳儿,你觉得家里大姐姐美不美?”

    程可佳眨一眨眼瞧着她,点头说:“大姐姐很美。”

    程可真是嫡长支的嫡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