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阆台仙踪(227)
    归真沉默着看纯静处理完了伤口, 才取出了飞舟,送周竹桢回去。

    归真毕竟是从遥远的玖洲返回,虽然搭乘了洲际传送阵,他也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 但还是到得慢了一点。朔漠的部下大多是亡命之徒, 凶残指数很高,还是有一部分问道门修士受了伤,所幸无人陨落, 医峰的后援天团很快就赶到了现场治疗伤员,后续的事宜纯宁会带着简廷玉一起处理。

    归真站在飞舟尾部, 把周竹桢护在身前。

    她受的的确只是小伤。

    纯静简单处理过后, 给她服用了丹药,伤口已经愈合, 只留下一道道红色的疤痕, 那是新长出的皮肉的颜色。

    这些疤痕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淡化消失。

    她已经换了件新的外袍,外表上看不出异样了。

    归真又想到初醒时看见她浑身是血的模样。

    那一次她伤得比这次还要重,若不是为了换他回来,她原本不该受那样重的伤, 更不会因此眉间窍受损, 双目失明,实力大降, 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危机。

    他内心愧疚,正在自责之时,周竹桢突然往后伸手, 握住了他手腕。

    “怎么回来得这么快?”她侧过头,眼前依旧蒙着绸带,“还好你及时到了,不然那群小兔崽子不知道今天要折进去几个。”

    “我有所感应,就一个人先回来了……”归真犹豫了许久,才小心地问,“桢桢,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逆天召灵?”

    这是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周竹桢笑了笑,正要开口,归真却突然用指尖抵住了她的唇。

    “……你还是别回答了。”他有些黯然道,“我知道,你觉得当年断剑对不起我,你答应过我不把我丢下……为了了结因果,完成承诺,必然会这样做的。”

    宸元道尊半生光风霁月,一诺千金,答应别人的事,粉身碎骨都会做到。

    “不全是。”周竹桢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手指,往下压了一压,扣在手心里,“还因为……”

    “我很想念你。”

    ……

    直到飞舟停在含光峰上,归真都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他脚底下像是踩了棉花,飘着把小主人送回内殿,安顿好她休息,一个人靠在门外,许久没能平复下心情。

    桢桢说想念他了!

    不是有一点点想,是很想很想!

    他眉梢压低,眼底一片柔软,唇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心里那一点甜意慢慢扩大,甜得整颗心都被浸得酸软起来。

    ……

    问道门掌门亲自出马,不到半天时间,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调查清楚了。

    归真带人乘胜追击,端了朔漠的老巢,把剩下的反叛组织成员全部杀的杀抓的抓,周竹桢休息了半天,苏醒的时候调查结果和人员名单已经摆在案头上了。

    “……此次还俘虏了三十名金丹修士。”纯宁问她,“师姐,这些人要怎么处置?都杀掉吗?”

    “依法处置。”周竹桢沉静道,“案首已经伏诛,其他人该杀的杀,该判的判——成不了气候的。”

    “是。”纯宁点点头,又道,“师姐,还有一事……那枚纸鹤,是陇月给出去的。”

    她简洁地讲述了一下事情经过。

    周竹桢微叹了口气。

    “罪不至死,但既然如此,问道门就留不得她了。”她说。

    “除籍吧。”

    ……

    陇月坐在冰牢里,低垂着头。

    守卫并没有因为她是本门修士而给予照顾,无论哪个门派,都无法容忍出卖本门首座的叛徒。

    脚步声在冰牢外停下,清平抬手,示意守卫打开封印,他手中还托着个玉盒。

    陇月认得他是宸元道尊身边的近侍。

    道尊派了她身边的人来……是要赐死她么?因为她还是问道门修士,所以让她自裁,给她留一点脸面?

    清平半蹲下来,打开了盒子。

    玉盒里是一块乳白色的似玉非玉的晶石。

    “这是虚无玉。”他说,“道尊将它赐给你了。虚无玉有幻化之能,可以助你遮掩体质。合道以下修士,无法看出异常。”

    七洲四海,目前唯一的合道修士就是周竹桢,算上归真也就两个人。

    他把玉盒放在她手边,站了起来。

    “交还门派服装及身份玉牌,回去收拾东西,限令三日内离开问道门。”他冷淡道,“天极峰已划册除籍,即日起,你不再是问道门弟子。”

    陇月沉默不语,对着含光峰的方向跪下去,重重一叩首,额头一片鲜血淋漓。

    ……

    含光峰上又恢复了平静。

    纯静日落前过来看了一回,给周竹桢带了一罐药膏,又把归真塞出门外,帮周竹桢抹了药,换上干净的中衣,才回了医峰。

    归真给她念了一会儿玉简,又讲了些玖洲的建设情况。修真成立后,周竹桢牵头,召开会议对各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