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六章 盘问二
    到了晚间,这些一众锁事忙了大概,夏离也确是累了,这一晚头一次没有出去巡城。

    而午十里也因为夏离没出去巡城所以没人发现这位来了西北,主仆几人看到色渐晚就找了个客栈住下。

    属下人不放心地嘱咐午十里,晚间千万别自行出门,这里不是他们的草园而是西北,也许大昌人正等着他自投罗网呢!

    不得不说的是午十里非常喜欢夜半出门闲逛,没人知道他晚上浅眠,很少有能睡过一整晚的时候,虽睡之前答应属下们好好的,可是一睡不着时他就忘记了。

    可能是也是因为他自身有武功护体,胆子就越发的大了,也就众人刚睡的功服,他就起了。

    午十里因睡不着觉午十在西北的大街上行走,不过虽说是闲逛,但仍不敢太过张扬,路上经常能看到盘查的士兵,每每碰到路上百姓都会问几句:“这么晚了不回家做什么的?”

    百姓们一般都是有事才出的门,很少有像午十里一样睡不着觉出来闲逛的,都纷纷据实回话。

    午十里在旁细听,大多都是因为接人或是做活刚刚下工的百姓,也有几个是去给家人抓药的。

    官兵们倒也没多加为难,问过话后又细瞧了瞧,感觉眼前人说的是实话也都放过继续巡查。

    其实他们蛮夷人的身高和大昌的百姓一比就能被认得出来,所以他们进城都会异常小心,被认出来难免会有事端,谁也不敢保证在敌人面前依旧会坦然处之,想来属下这么晚不让他出门也是正确的,无奈他睡不着多半因为不甘心,本已夺了西北也收买了些人心,离最后就成他们的人就差一步了,没想到就出了变故,本来他不想退城的,就是因为得到母亲恐有不测的消息才放下一切回去寻母亲,可就是那样他仍晚了一步的。

    午十里一想这些心中满是恨间,这对母子终有一天他定会手刃他们。

    他从这面的街头走到那面的街尾,刚要往回走,就发现身后不远竟有呼吸声,午十里听到也不敢再行往前走了,站那里细听了听竟还没有,心中疑惑向前亦步亦趋的走去,他感觉自己的五感不会出错,身后定是有人,不过看样子该是个高手,刚刚定是不小心才让他发现了,要不然这么久他不会发现不了。

    心下思虑现在他该怎么办,后面人的武功可能和自己不相上下,他也只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竟连个影子都没抓到,照这种情况他定很难脱身,想到这些迈步往光亮处走去,现在是人越多的地方反而会越发的安全。

    午十里细听了下,发现后面的一条街上人声鼎沸,听起来异常热闹,虽不知在这午夜里那条街为何会是如此场景,现在什么也不管了,主要是甩掉后的面尾巴要紧,身上快速向前跃去,直直的串过一条街的民房,终见后街上的景致,身子还没落地就见到各处房前挥着手帕的脂粉厚重的女子在那软声细语的招乎着各路男子

    “爷进来坐会吧!奴家这里顶漂亮的姑娘和上好的美酒,保管让您舒服似在天仙,那都不想走了”

    午十里看到这样的场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虽没来过这里但也知道这里定是妓院无疑。

    难道他为了躲避后面之人要进到这里一试吗?要说这午十找个人多的地方确实那里也没有这里好,但是他一直洁身自好从没去过这种地方,不过要是不去的话他真不能保护能甩得掉后面的人,想到这些敢不再犹豫,只身就进了街边生意最为火爆的杏花楼。

    午十里刚一进去就感到一股浓重的脂粉味向脸上扑过来,让他一阵作呕,里面的女子一见是位漂亮的公子,都相继向他扑过来。

    午十里吓得一躲在那道:“姑娘们别着急,别着急,等爷一个个的去,边说话他边拿出一把碎银子扔过去,之后再个个患身顺着二楼就上了二楼。

    在这里做活的姑娘们都是以赚银子为主,现在就这样轻松的看到了地上的银子那能放过,都纷纷相继低头在地上各处寻找,再有几人相继争抢,这就顾不得午十里,只到几人地上的银子快速捡完才想起这位公子定是个有钱的主,要是把他给弄到手了,定会狠狠的赚它一笔,一想到这些又都争相的上楼去寻午十里去了。

    这时就见身着一套黑衣的男子也随随着进了楼里,姑娘们那还能心情去争呼别人,都争抢着上楼,但这一争理所当然影响了后面人的行进速度,左躲右闪也没能避得开,可想而知等这人上了楼那还有午十里的影子啊!早就从后面偷偷溜走了。

    黑衣人一阵懊恼,但也毫无办法,不过他也由此确定一点,这个行十里的武功定是不低,一般人能发现他在后面尾随都定是武功高手,想到这些也不再追,一个跃身就出了妓院,门口的老鸨看到黑衣人从里面出来也不出声,这样的事情都稀松平常了,只要他们不搅和里面的生意她也从不管这些江湖事,毕竟开门做生意,什么人都得让进屋,都是客不是吗?

    这人也没出声,出了这处就大步流星向前走去,只到了黑暗处才一个提气飞身走了。

    时间不长,在夏离新买的院子里就见一个黑衣人从外面轻声落下,刚要往前迈步就听一个熟悉的女声道: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去那了”

    说话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夏离,她也刚铡醒来不久,只睡了一觉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所以就披了衣服在院子里行走,她也就刚走到这面就听到不一样的风声,还以为是进了贼人,结果一见这人的身影落地她就看出来了竟是银子,这人这么晚了出去做什么,以往他可是很少出屋的,夏离心下疑虑就在那问了句。

    银子抬头见到眼前人嘻嘻一笑道:“离儿怎么开始看着我了,以往可是你走的最多,我才走了这么一晚而已”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