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5章 赦免罪过
    “朝廷以宿元景为使,携带御笔丹诏,再次招安梁山。”

    梁山泊中,卢俊义接到这个消息,顿时大喜过望,向众人道

    “宿太尉和梁山泊有旧,又和闻先生是幼时同窗,此次招安,定然再无意外。”

    命人早早准备,等待宿元景前来。

    因为宋江在上次迎接使者时丢了梁山颜面,他的心腹李逵又有破坏招安之嫌,这次卢俊义没有再让他主持此事,而是命吴用、朱武、萧让、许贯忠四人,下山迎接宿元景。他本人亲在梁山,和大小头领一起,向朝廷显示实力。

    宿元景深知朝廷急于调兵,南下平定方腊,率领招安人马,急急来到济州。见到吴用,宿元景笑着道

    “加亮先生,间别久矣!自从华州一别之后,已经数载。谁想今日得与重会!”

    “下官知汝弟兄之心,素怀忠义。只被奸臣闭塞,谗佞专权,使汝众人下情不能上达。”

    “目今天子悉已知之,特命下官赍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金银牌面,红绿锦段,御酒表里,前来招安。汝等勿疑,尽心受领。”

    吴用听到宿元景提起和梁山泊交流的旧事,心知这次招安,多半再无意外,拜谢道

    “山野狂夫,有劳恩相降临,感蒙天恩,皆出乎太尉之赐也。众弟兄刻骨铭心,难以补报。”

    和宿元景等人打着御赐销金黄旗、金鼓旗幡,前往梁山而去。

    梁山泊前,卢俊义和宋江率着水军众将,已经早早等候。宿元景见梁山泊战船,足有千百只之多,心中暗暗惊骇

    “难怪水泊梁山,如此难以攻占——”

    “有此地利之便,又有千百只的战船。朝廷大军虽多,如何上得梁山?”

    心中招安之心,不觉更加坚定。和卢俊义、宋江等人寒暄一阵后,乘船前往梁山。

    船到金沙滩上岸,卢俊义一声令下,顿时炮声大响。朝廷众人大惊,纷纷道

    “哪里来的炮声,莫非是梁山泊有埋伏?”

    一时慌乱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梁山泊头领见此,顿时哈哈大笑。卢俊义道

    “好教太尉得知,这是梁山泊的礼炮,专为迎接太尉。”

    命人奏起鼓乐,安抚朝廷众人。

    宿元景听到号炮,心中同样大惊。虽然他没有像他人一样失措,却对梁山泊的实力,认识更深一层。

    尤其是看到号炮周围,摆放整齐的投石机后,宿元景心下暗道

    “闻焕章曾和我说,梁山泊有一个有名的炮手,名为轰天雷凌振。”

    “此人善做投石机,当真颇为可虑!”

    有了投石机,梁山泊就有着攻打城池的能力。想着梁山泊曾攻破青州、大名等府,甚至如今还占据东平府和东昌府,宿元景对梁山泊的看重,自然更上一层。

    尤其是下船之后,宿元景看到梁山泊数十个排列整齐、衣甲鲜明的马步军,心中更是大骇

    “梁山有此实力,已经不下方腊。”

    “若是招安不成,必然为祸山东。”

    一时忧心忡忡,对招安更是看重。他知道,梁山泊摆出如此场面,若是这次招安仍然没有谈拢,以后少不得在山东为祸,糜烂京城东部。

    因此,宿元景在随着卢俊义等人,来到聚义厅后,将皇帝赐下的器物一一摆放,立即宣读诏文

    “制曰朕自即位以来,用仁义以治天下,行礼乐以变海内,公赏罚以定干戈。求贤之心未尝少怠,爱民之心未尝少洽。博施济众,欲与天地均同;体道行仁,咸使黎民蒙庇。遐迩赤子,咸知朕心。

    切念卢俊义、宋江等,素怀忠义,不施暴虐。归顺之心已久,报效之志凛然。虽犯罪恶,各有所由。察其情恳,深可悯怜。

    朕今特差殿前太尉宿元景,赍捧诏书,亲到梁山水泊,将卢俊义等大小人员所犯罪恶尽行赦免。给降金牌三十六面,红锦三十六匹,赐与卢俊义等上头领;银牌七十二面,绿锦七十二匹,赐与卢俊义部下头目。赦书到日,莫负朕心,早早归降,必当重用。故兹诏敕,想宜悉知。

    宣和二年孟冬十月八日诏示”

    卢俊义和梁山泊各位头领听到诏书之中,自己等人的罪过已经被朝廷尽数赦免,顿时山呼万岁,拜谢朝廷恩典。

    待众人取了金银牌面、红绿锦段,又各饮了御酒,卢俊义又问起朝廷安排,道

    “承蒙朝廷恩典,赦免卢某罪过。”

    “不知招安以后,朝廷打算将我等梁山泊之人,又安排到哪里?”

    宿元景一路行来,已知梁山泊的实力,加之他在京城,已经从闻焕章那里得知,梁山泊中头领并非全然认同招安。他心中担心这件事起了变故,没有将朝廷打算调梁山泊南下平叛的事说出来,而是道

    “天子宽恩降诏,赦罪招安,有意让诸位头领,前往东京受赏。”

    “若有愿意去的,可随下官进发。若是不愿去的,可以就此下山。”

    “诸位罪过如今都已赦免,只要拿着金牌,回到家乡之后,定然无人来犯。”

    打算让梁山泊遣散一些人,削弱梁山实力。

    卢俊义听到此言,心中自然不愿。不过,作为首领,他却不便当面和宿元景争执,只是看着武松,让他出言反对。

    武松早从卢俊义那里知道如何行事,顿时大声叫道

    “我等一百零八人,上应天罡地煞,如今生死一处,万万不会分开。”

    “否则下山之后,有人不识金牌,我等单人独斗,如何能够自保?”

    和鲁智深、刘唐等人,一起鼓噪起来。

    梁山泊头领之中,如呼延灼等在禁军有关系的,听到朝廷有意让梁山泊众人进京,本来已经意动。听到武松此言,却又迟疑起来。

    他们在禁军中累世为官,本就知道受招安的将领在军中受到排挤,如果梁山泊有些人不服之下,再次起兵造反。他们在回到禁军之后,又该如何自处?

    因此,这些人即使有赞同宿元景所言的,在听到这些人的叫嚷后,也不敢提进京之事,只说梁山泊兄弟一体,不愿分开下山。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