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说话算数
    曹永元右手在车门上轻轻一拍,困住鲁达的车门立即碎成一地木片,车身却分毫无损,可见其掌力之精妙。

    鲁达张目结舌,有点被吓住,张口就欲说出雪参丸的下落,想到那小模样美的让他心痒难耐的邰玉,一股勇气自心底生出,鲁达略带讨好的道:“只要大当家答应把队伍中一个叫做邰玉的小女孩给我,且再给我一百两,不,再给我五十两银子,我就把雪参丸的藏处告诉大当家。”

    鲁达经验丰富,早在第一次见面就看出邰玉并非男孩,而是女孩。

    曹永元微微一笑,虎目不怒自威:“这有何难,小兄弟若真能献上雪参丸就是自家兄弟,我曹某人对自家兄弟最是大方,别说是一个小女孩,就是十个大姑娘某也能送给小兄弟,银子更是不在话下。”

    鲁达心中大喜,毫不犹豫的道:“雪参丸就藏在舅舅随身的水囊里。舅舅不放心把雪参丸交给其他人,一直都是亲自随身携带。”

    原来出发前胡启正让娘子做一个带隔层的水囊时顺口说起自己偶然得到了一颗雪参丸,打算献给宏威镖局总镖头程成济,不想却被在隔壁房间休息的鲁达听见了。

    胡启正闻言身形疾退,打算逃至远处仗着雪参丸和曹永元讨价还价,却已是不急。

    曹永元脚下一动,身体仿若猎豹般瞬间弹出,速度快到只能看见残影。

    等他停下来时,胡启正的水囊已经落入他手中。

    他左手食指指甲在水囊底部一划,皮质水囊顿时破裂,却无水流流出,反倒是一个精致玲珑的小巧玉瓶从水囊中滑了出来。

    曹永元打开瓶塞凝神察看,只见一颗手指甲盖大的滚圆丹药躺在瓶底,丹药呈雪白色,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从丹药上逸散出来。

    曹永元鼻尖轻嗅,顿觉神清气爽,就连体内的先天真气都活泼了不少。其效果神异非凡,不愧是传说中的灵丹。

    曹永元忍不住长啸一声,啸声中满是志得意满,他仿佛看到自己功力大进,名扬江湖,成为三大寇那般的江湖巨寇。

    胡启正脸色灰败,一言不发。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用了,钱财曹永元可以不在乎,能让武者功力大进的雪参丸曹永元却是说什么都不可能放弃的。

    唯有鲁达满含期盼的看向曹永元,沾沾自喜的道:“大当家,雪参丸小的已经献上,请大当家兑现诺言,把邰玉和五十两银子给小的。”

    曹永元朗声笑道:“小兄弟放心,我曹某人向来说话算数,答应你的事自然不会忘记。”

    “不过某身上却是没有银子,就给你五两黄金吧,小兄弟接好了。”曹永元眼角射出一丝寒光,从怀里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黄金向鲁达掷去。

    “多谢大当家慷慨!”鲁达大喜,伸出双手向飞来的金元宝接去。

    大夏民间,金子向来比银子贵重,一两足色黄金少说也可以兑换十二两银子,有些地区甚至可以兑换到十三两银子。这锭金子至少值六十两白银。

    “大当家的恩德小的永不敢……!”鲁达话未说完,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

    金元宝飞来的速度看似缓慢,入手却极沉。鲁达只觉金元宝碰触到掌心后突然生出一股难以抵抗的巨力,带着他的手掌急速向额头击去。

    “砰!”

    只听一声钝响,金元宝隔着鲁达的手掌重重撞上他的额头,鲁达的脑袋顿时仿佛开花一般裂了开来,红红白白的脑浆溅的马车上到处都是。

    胡启正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他没有立时和曹永元拼命就是想看看鲁达的下场,但是真看到了他发现自己并不愉快。那终究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外甥呀。

    镖队诸人更是吓得噤若寒蝉,头都不敢抬,只有少量不懂武功的旅客依然满含希望的看向胡启正,希望这位经验丰富的老镖头能够想出办法带领他们走出困境。

    曹永元自言自语道:“小兄弟放心去吧,某马上就把你的心上人送下去陪你。你看,答应你的事某是不是都做到了。”

    曹永元哈哈一笑,右手抬起,从空中有力的下挥,放声喝道:“儿郎们,动手,一个都不留。

    今晚某在聚义堂给兄弟们论功行赏!”

    曹永元虎目寒光凛凛,心中打定主意,为了雪参丸之事不被泄露,要把镖队之人全部留在此处。

    胡启正一声长叹,心知无力回天,他一个后天境武者是断无可能从先天境武者手下逃生的。既然如此,不如拼死一搏,纵然杀不死曹永元,也不让他好过。

    胡启正暗中蓄气,握紧手中精钢长刀,就欲和曹永元拼命。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声响起,打断胡启正的动作。

    “曹大当家,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既然对外甥说话算数,对舅舅说话理应也得算数才对,厚此薄彼可不是个好行为,你说对不对?”

    说话之人的语气一派天真烂漫,声音更是娇嫩悦耳,一听就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可奇怪的是,明明她的声音不大,全场之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仿佛这个声音是直接在大家耳边响起。一时间大家惊愕莫名,竟是连厮杀都忘记了。

    话音刚起时,说话之人离曹永元尚远,还不待‘曹大当家’四字说完,说话之人已是近在眼前。

    曹永元心中暗凛,来者轻功如此高明,绝对不可小瞧。

    定睛看去,来人是一个男装打扮的小女孩,不过七八岁年纪,五官已是精致之极,难描难画。一双明眸顾盼流波,光华流转间灵气逼人,虽然年纪尚小,已可以预见长大后必是一个风华绝代的佳人。

    但最让曹永元震惊的却非小女孩的容貌,而是她小小年纪,武功已经达到先天境初期。

    “娘的,纵然是在娘胎中就开始修炼,她也不过修炼了七八年,怎么可能修炼至先天境。”

    曹永元武功已经突破至先天境,眼力高明,一眼就看出小女孩的年龄是真的只有七八岁,而非修炼了什么邪门功夫,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句。不过两人同是先天境初期境界,曹永元倒也不至于害怕她。

    曹永元眉峰上扬,冷眼看着小女孩,毫不客气的问道:“请问姑娘又是何人?为何要管我曹某人与宏威镖局的闲事?”

    话锋一转,曹永元的声音又和气了些许:“若是姑娘肯就此离去,我曹某人也不是小气人物,必以重礼相谢!”

    “我是何人,为何要告诉你?”

    小女孩头微歪,笑意盈盈的打量着曹永元,竟是丝毫不为他的森寒气势所摄,淘气的笑道:“不若这样好了,你猜猜我的身份吧。若是猜对了,我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哦!”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