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要了命呀!
    第二天,一切秩序就开始平稳起来了,大家也都必须开始上工,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便偷懒了。

    以前随便偷懒没问题,因为以前所有活都是给集体干的,个人也分不到东西,所以就算偷懒也没东西可扣,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能算工分了,你要是偷懒,第一次警告,第二次警告,第三次直接扣工分,

    又有几个敢冒着扣工分的风险去偷懒。

    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现在工分就等于粮食,就等于生命呀。

    对于已经经历过饥饿的村民来讲,没有人愿意随便浪费一点工分的。

    当然了,这里说的是普罗大众大多数的想法,肯定还是会有一些异于常人的想法的,不过那些就可以暂且忽略不提了。

    王鑫也必须得上工,他上工好歹也能算半个工分呢,反正现在又没上学呢,凭什么不去呢?

    有些比他小的孩子也一样要去割猪草什么的。

    不过王鑫倒是运气不错,抢了个切猪草的工作,就是那种把猪草放到铡刀里面切碎,然后加点零散的饲料拌匀,交给喂猪的工作。

    这工作虽然也不算轻松,但好歹不用晒太阳,也不用有一下没一下的低头抬头,只需要坐着不住的上下摆动铡刀就可以了。

    至于为什么会说运气不错。

    有些需要人手不多,又相对轻松点的活,最后是大家抽签抽出来的。

    这不但是为了保证公平,也是为了堵住大家的嘴。

    如果所有的工作都是由大队长指派的话,那肯定是会有人不满意的,所以还不如抽签决定呢。

    这样,谁也不好说嘴。

    毕竟都是靠运气。

    因为猪草是要供给整个村子所有猪食用的,所以数量不少,光靠王鑫一个人也切不完,另外还有一个叫王大军的村民跟他一起切。

    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大,切着猪草的时候偶尔也能聊上两句。

    不过多是王大军说,王鑫在边上默默的听着,偶尔附和那么一两声。

    其实,王鑫是不怎么乐意听他说的,毕竟他说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昨天他在外面拉的粑粑被人家给捡去了他都得抱怨好几句,这种情况下,王鑫怎么可能会乐意听他说话,要不是不好撕破脸,根本就不想理他好吧。

    “三金,我跟你说个秘密,昨天我去山上捡了整整二两蝉蜕,跟山根爷爷换了整整两分钱呢!”

    这时候,一分钱是能换好几颗水果糖的,村里人也从来没有给孩子零花钱的思想,所以,能有两分钱着实是十分不容易的事。

    王大军很是兴奋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昨天刚换来的那两分钱,拿给王鑫看。

    王鑫抬头看了一眼,满是绿色草浆的小手上,正放了一枚闪闪发亮的硬币。

    那硬币看着保护的相当不错,至少说表面看起来干干净净,光光亮亮的,比他的手干净多了。

    只是硬币上面的图样和他以前认知当中的涂料有些差异,或者说完全不同。

    怎么说呢,既庆幸又难过吧。

    庆幸的是,他没有早早的从淘宝上面买一批旧币,要是真的买了的话,那钱就相当于直接扔进了下水道,连声响都听不见。

    因为两边使用的货币根本就不一样,从淘宝上买过来的旧币拿到这边来只能算假币,啊,不,连假币都算不上,人家根本就不认那玩意儿。

    至于难过什么,当然是难过于彻底与原来的世界产生切裂。

    王鑫一直想着自己是不是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几十年前,只要努力活下去,以后终究还是有可能见到他父母,见到他爷爷奶奶的。

    可是,事实证明,两边的确不是同一个世界。

    要么是平行世界,要么就根本没什么关系,一切都只是一场巧合罢了。

    “你是说村东头那边会看跌打损伤的山根大爷吗?

    他也收中药呀!”

    王鑫这时也想到了那位村里面唯一的一个,勉强能算医生的老大爷。

    之所以会说勉强算,那是因为那位老大爷只会治疗跌打损伤,其他的病最多只能算是十窍通了一两窍。

    大多数时候,还是得让人家去镇子上看。

    “收中药,没有呀,山根大爷只收蝉蜕呀!”

    “蝉蜕就是中药里的一种。”

    “哦,你知道的好多啊!

    对了,明天早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山上找蝉蜕,我上次只找了一天就找了整整二两呢!”

    王大军一点也不在意王鑫的态度冷淡,很是热情的邀请道。

    王鑫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总是不合群可能不太好,所以就应答了下来。

    ……

    如此,王鑫就这样又过了两个月,这才熬到可以上学的时间。

    用熬这个字来形容,对王鑫来讲,真的是半点不觉得夸张。

    先前有说过,他来这边之后就觉得日子过的已经蛮艰难了,每天要做的活也蛮多蛮累的。

    可是事实上,在正式开始记工分之前,他每天做的活其实很少。

    正式记公分之后,他每天光是切猪草就得切四五个小时。

    刚开始的时候,王鑫每天做完活之后都感觉自己的手不是自己的手了,有种手随时会断掉的错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上半身十分酸痛,手臂乃至于拿着铡刀的手掌刚开始都被磨破了许多次,一直到最后磨出了老茧才稍微好些。

    这种感觉是真的相当痛苦的。

    一直等到过了一个月,王鑫才算是勉强适应下来,当然了,只是身体适应下来,心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迫切的想要离开。

    说真的,王鑫他从来没有想过农活,甚至于他干的都不能算是正经的农活会这么累!

    相比较于他以前只需要动动脑子,动动笔头,甚至连笔头都不需要动,只需要用语音录入功能就能够写出来的软文小说相比,农活真的是太累了。

    以前,他写到卡文的时候,也会想着脑力活动是不是比体力活动要累,要费脑子什么的。

    现在看来,跟真正的体力劳动一比,脑力活动算个毛线呀。

    脑力劳动撑死了也就多死点脑细胞脱发什么的罢了,那些说脑力劳动累的,就应该去割两三天的麦子,再回过头来说。

    到时候恐怕就不会那么想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