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有时啊,事凉了,人就变态了。
    “那一直牵着你衣角的小孩是谁?”

    裴子幸突然语调低沉地说出这句话,让整个房间的温度仿佛都骤低了几度。

    阮佳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使劲转着脖子望向身后。

    身后什么也没有。

    当然什么也没有,因为裴子幸只是在诈话而已。

    他虽然对娱乐圈了解不深,但总也听说过一些八卦消息。

    传言在华夏娱乐圈中,明星养小鬼之事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甚至还有人将特制的尸油抹在自己的嘴唇上,据说只要涂了,保红。

    这养小鬼之术在各地都有,包括华夏的一些巫祝流派就有类似的法术。

    可现在真正广为流传的还是泰国的古曼童,他们那边有些被成为龙婆或者阿赞的巫师能够用邪法将流产或者两岁之内夭折的小孩魂魄拘禁在一张所谓的“佛牌”里,这种佛牌又称阴牌,被信徒请回家去日日供养,便能驱使牌中小鬼捞偏财或者走邪运。

    这种邪门东西既伤天和,又损阴德,虽然能够短时间内逆势改运,但是对主人的伤害是巨大的。

    被小鬼反噬而家破人亡的例子着实不少。

    但实际上,直到现在依然有许多人追捧。有一个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泰国法师们将古曼童包装宣传得非常之好。

    他们声称养小鬼不是邪术,因为那些死去的孩子鬼魂是不入地府的,没有办法超度往生。

    把这些魂魄做成小鬼,也算是让孩子有了第二次生命,帮助主人改变运势,这就是积德。

    啧啧,其实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清楚,又能改运又能积德,好事都让一个人占全了,凭什么?

    生活又不是网络小说……

    说白了,还是想红不要命……

    裴子幸在车祸现场虽然没有找到罪魁祸首,但当他看到商务车后窗上的手印时,第一反应就是阮佳佳的突然窜红是养小鬼的结果。

    因此趁着这时她依旧心神不定,干脆出言套话。

    结果这一吓,直接把阮佳佳又给吓哭了。

    “哪里有小孩?裴大师,你别吓我了,赶紧救救我吧!”阮佳佳缩到了裴子幸身边,扯着他的袖子哀求。

    “刚才我进屋时偶然瞟见的,应该是跟了你一段时间了……他牵着你,也没有多余动作,就像你是他的妈妈一样。”裴子幸面不改色地继续编着瞎话。

    “现在……现在还有么?”

    “我进屋后,他倒是消失了。阮小姐,你认真回答我一次,你之前是否养了小鬼?”

    “啊?没有!真的没有!”阮佳佳脸上都是焦急之色,倒不太像是作伪,“我知道我当年突然从一个学生进入娱乐圈,并且很顺利地接到一些不错的角色,这让许多人怀疑我是用了什么不好的手段,可我发誓真的没有!”

    看到裴子幸还在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她,她干脆抽咽着讲述了自己出道的过程。

    阮佳佳说她进入娱乐圈纯属偶然。

    两年多前她还是一个沪市某大学的学生,临近毕业的时候,她陪着宿舍里一个好友去演艺经纪公司面试,在等待的过程中她发现等候区有许多公司的宣传手册被面试者看完后随手扔在了座位上,想着反正闲着无聊就帮忙一一拾起,整理好放回到资料架子上。

    就是这么一个狗血的小片段被恰好路过的公司高管看到,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她的好友没能当上艺人,而她却阴差阳错进了公司当了一名文员。

    年轻人刚参加工作,当然是谁都能指挥,什么杂事都得做。

    偶尔在新艺人没人带的时候,她也会客串一把助理。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她也算在娱乐圈的边缘晃悠过,与许多人混了个至少面熟。

    其中和林馨最为投缘。

    有一天,林馨突然打电话给她,说有部青春音乐片临时有名演员生病,一个戏份并不重的配角需要人顶上。

    由于这个配角本来也没多少台词,但却需要一个看上去想那么回事的鼓手,所以便干脆让听说在学校里玩过乐队的阮佳佳去试试镜。

    这一试,就试出了在网上广为传播的少女击鼓动态图。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这部片子风评很一般,那些男女主角们都没让观众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却偏偏捧红了她这样一个新人。

    再之后,在林馨的帮助下她参加综艺节目、承接古装剧,一步步走下来,既有她自己的努力,也有运气。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虽然有了一点儿小名气,但以后热度退了下来后,我还会是那个自己。”阮佳佳娓娓说完,语气诚恳,“只是随着粉丝越来越多,生活也就难免受到了一些打扰,所以才会和馨姐一起搬到了现在那个房子里住。”

    “也就是说,你自己从未养过小鬼之类的东西,也没见到过什么奇怪的小孩?”裴子幸皱眉问道。

    “确实没有见过你说的什么小孩子。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件事。在我们搬进那个房子没有多久,有一天晚上馨姐有事回家了,我在睡梦中就听见好像是隔壁传来唱歌的声音,唱完后又开始哭,哭了整整一夜。那哭声在空荡荡的新房子里很吓人,我又睡眠浅,搞得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好。”

    “没有找隔壁的邻居理论?”

    “我第二天向物业投诉了,可物业说隔壁根本没有住人。”阮佳佳说到这又是浑身一颤,“裴大师你说起小孩子,我才回忆起来,那个唱歌声和哭声就像小孩子的声音!”

    “这种事情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年前,那时我刚开始接拍第一部古装剧,也是那时刚搬到新房不久。”

    “你之前说怀疑是同行竞争,那时你已经与欧阳春有矛盾了?”

    “嗯,当时那个角色虽然是女二号,但人设很讨喜。本来听说内定是她的,可后来不知是导演没看中她还是什么原因,总之馨姐就告诉我角色拿到了,欧阳春只能出演一个戏份更少而且人设糟糕的角色。从那时起,她就经常背后里说我的怪话,甚至造谣。”

    “就为一个这种事情,至于用邪术害人?”裴子幸还是有些怀疑。

    阮佳佳深深叹了口气:“裴大师你是没在娱乐圈呆过,在那种时时刻刻与人竞争的环境中,只要落后一步,有时一辈子就赶不上了。”

    她抬起头,竟然有些沧桑。

    “有时啊,事凉了,人就变态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