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六章 英雄者(万更求票票)
    廉颇在舆图之前静静听着,于两位军将之言均为之颔首,并未看出有什么疑义,二人之言,一者为守,一者为攻,对于如今的赵国来说,的确须得抉择。

    上次,缘由李牧将军突然南下上党,突袭秦国上将军桓齮,令得桓齮兵败,后而被秦国花费不小的代价赎回,赵国也能够减少些许损失。

    但这一战,更甚平阳漳水,更甚桓齮领兵五万,双方在此陈兵几近三十万,虽不算是举国之力,但也算是五国伐秦之后的最大之战了。

    此战,当以稳为上策!

    此为廉颇所想!

    “分兵佯攻,重点突破秦军,进入击败秦军,此策颇为可用,但对于如今的赵国来说,有些不妥,此战而出的是秦国关外大营老兵。”

    “蓝田大营的四十万大军未动,而我等十二万大军,却几乎都腹地核心精锐了,强力与秦国对战,固然可胜,而自身也当受到重创,没有五年以上的时间,绝对恢复不了。”

    “但秦国却还可以忍受失败,忍受损失,我们不行!”

    国力如此,奈何!

    难道自己心中不想要与对方好好一战,将一位位秦国兵士斩落马下,立下大功,以报先王之恩,但自己不能如此,自己要为赵国尽可能的保存元气。

    李牧的十万边军更是重中之重,非到万分时刻,不能够给予动用,二十年来,李牧一直在对抗匈奴、胡人,那也是赵国的大患。

    “我等谨听大将军之令!”

    中军幕府账内的军将有感,面上均有些耻辱之意,想当年,在军力之上,秦国与赵国本是不相上下,无论是长平之战,还是长平之战前的种种,赵国何曾怕过秦国。

    然则,想不到赵国会沦为现在的一个模样,念及此,诸位军将心中难受,更是明悟大将军之意,一时间,彼此相视一眼,神情坚毅一礼。

    “我意,即刻前往井陉口,居中居险,深沟高垒,以待战机。”

    舆图而观,井陉口乃是整个太行八口靠近中段的一处要地,秦国大军驻守在太行山以西,天然屏障太行山而立,而井陉山便是其中央所处。

    对于秦国而言,井陉山口若是可以突破,则可一举将整个赵国横腰拦断,分割为南北两块不能通联,赵国立时便见灭顶之灾。

    是故,整个太陉八口中,于赵国而言,井陉山口最为重要,驻守其内,以北,可以快速连接云中李牧边军,以南,也可快速调动腹地残留兵士。

    只消井陉山口不失,此战,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喏!”

    诸军将没有任何迟疑,顷刻接下军令,准备将大军重点开赴至井陉山口,以备接下来的秦军攻伐,虽然只是防守,但亦可杀敌。

    “师妹,把他们都安顿好了?”

    陉城,是靠近太行山天险所在东两百里的城池,亦是整个赵国之内陉城书馆的所在,数十年来,从陉城书馆内走出的文臣甚多,尤其是当初平原君还在的时候,更是几近占据半壁朝野。

    可惜,平原君隐去之后,赵孝成王逝去之后,属于陉城书馆的力量便是不断被削弱,赵悼襄王之时,缘由郭开的缘故,更是损伤甚多。

    如今赵王迁继位,荒淫无道,国政大事尽皆委任于郭开,令得朝野更是混乱,正合当年楚国芈原所语: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一位位从陉城书馆而出的文臣均遭受灾难,尤其在赵王迁与前太子嘉的纷争中,被攻讦者甚多,近年来,多有陉城书馆故交逃难于此,希望可以得到庇护。

    月来,这已经是第四桩了,着浅白色劲装的残剑手持干将,踏步入夫子所在庭院,那里,一位英气勃发的曼妙身影正在舞剑,一缕缕至阴至寒的气息外放,观此,轻笑而语。

    “赵王迁实在是不堪大用,宋大夫一家纯属无妄之灾,因赵王迁荒淫无道,将入宫的宋大夫之女活活折磨致死,宋大夫不过多说了两句,便是引来大祸。”

    “非有人提前知会,怕是以遭受毒手,此等yin乱之人,如何可为我赵国之主!”

    赵飞雪舞动莫邪,阴寒之气愈发浓郁,加持胸腹中的郁结之气,更是怒气冲天,剑势也不自觉的转化杀性十足,若然那赵王迁在自己面前,定要将其斩杀。

    遥想赵国武灵王之时,遥想赵惠文王之时,遥想赵孝成王之时,赵国那是能够与强秦一争诸夏的大国,但就是因为小人作祟,引得长平之战败,赵国一蹶不振。

    近年来,虽有起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