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我掏出来吓死你(十)
    好不容易做足了心理准备接受的媳妇儿掀起裙子居然这么大, 寇老干部的头都开始嗡嗡作响。

    不,这和说好的一点也不一样。

    说好的该他下雨呢!

    怎么他还是被暴雨浇的那一个!!!

    这简直太刺激了,寇秋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现实。瞧着他像是被震住了,一动也不动, 秦二少方才那点被色心给完全迷惑了的胆子也飞快地没了,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迟疑片刻后, 慢吞吞又把自己的裙子给拉直了, 鼓胀胀的气球也被一巴掌拍了回去,重新用裙子盖好。

    动作挺慢, 神情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寇秋头更疼。

    怎么他倒是一副受害者的表情?

    “哪儿来的胸?”

    秦二少顿了顿, 手伸进了裙子里,从领口掏出了两块软绵绵的垫子。

    寇秋望了望,又觉得不可思议。

    “你买的?”

    “嗯。”秦二少缩了缩, 把它们往前推了推, 俩垫子颤了颤, 看上去手感挺好。

    寇秋说:“你怎么知道?”

    这些日子的了解下来,这家伙分明就应该是个不怎么问世事的主儿才是。生活技能还没完全点满呢,怎么就无师自通知道买假胸了?

    秦二少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 又重新把头低下去。

    “怎么会的?”

    秦二少抿抿嘴唇, 还是选择了诚实,声音极小:“你教的”

    “”

    寇秋眼前一片空白, 木然地拿出手机, 翻了翻自己过往的微博。在秦屿的指引下, 他果然很快便找到了那条关于胸垫的内容。

    【向阳而生V:最近找到了款新胸垫,不仅轻薄,甚至还无痕,效果挺好,夏天戴上也一点都不闷热哈哈哈哈!和大家分享一下链接和用法——】

    寇老干部重新把手机关了,心中更加绝望。他明白了,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可作孽的分明是原主,为什么承担这份冲击的却是他啊!

    秦二少站立在原地,瞧见他分明并不像是开心的模样,反倒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他默默站了会儿,几乎要把自己团成个蘑菇彻底缩进角落,半晌后才默默在屏幕上打了什么,随即一用力,将手机从地上滑过来。

    寇秋下意识接住了,抬头看他一眼。

    青年下颚线条绷的紧紧的,黑而长的卷发倾泻了一肩,看不清对方的神色,只能看见对方头顶上的发旋。

    假发网都露出来了。

    寇老干部无奈地轻叹了声,心底一下子软的不成样。他望了望屏幕,那上头赫然写着:【你不喜欢,我不会再这样。】

    寇老干部又好气又好笑,干脆也蹲下来,噼里啪啦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依照原样嗖的一下推还给他。

    【气球也不玩了?】

    秦二少当然是满心想玩的,但他瞥了眼阳阳此刻的脸色,又有点不太敢提。只能重新抿了抿嘴唇,默默打:【不玩了】

    简直不能更委屈。

    寇秋觉得他活像是个被欺压的小可怜,有心逗他:【那我想玩呢?】

    阳阳想玩。

    哎?

    秦二少头顶的小天线重新嗖的一下竖了起来,愣愣地看着那一行字,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起来了,”寇秋挪着步子、离他近了点,推推他,眉眼含笑,“电影快开场了,不去?”

    秦二少双眼骤亮。

    去去去!

    寇秋帮着他整好裙摆,又捋顺发丝,“嗯。”

    系统这会儿刚被从和马赛克的约会中拉出来,骤然看见这一幕,还有点震惊,大声道:【阿爸!】

    它下一句声音又骤然小了,像是生怕戳痛了什么,干笑着呵呵道:【阿爸下雨就下了这么一会儿啊?】

    这时间会不会太短了点?

    寇秋面无表情。

    系统忙安慰他:【第一次,第一次,之后总是熟能生巧的!你看,我妈也没嫌弃你,是不是?】

    寇老干部顿了顿,声音和蔼:【阿崽啊。】

    系统萌萌哒嗯了一声。

    寇老干部笑更深,语气真挚,【我觉得,你说的真是对极了。】

    ——总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被吓到。

    寇老干部不打算戳穿了。

    他仔细想了想、是男是女,其实也的确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认准的,不过是这个灵魂,无论他外面这身皮囊到底变成什么模样,这也不妨碍他的感情。

    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他又何必在意这么多?

    而且

    说真的,寇秋对于自己要下雨这件事,还有一点点没把握。毕竟在之前的世界里,他的小气球,基本上从来就没在爱人口里头撑过去五分钟过。

    寇老干部站起身,拍拍膝盖,紧接着手便被人悄无声息握住了。他扭过头时,身畔青年的双眼都闪闪发亮,身子微微倾斜,以封闭性的姿势对待世界,却以毫无防备的、全身心信任的姿势对着他。

    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青年动了动,又将手机递过来。

    【阳阳?】

    “嗯,”寇秋握紧了他的手,感觉到身旁的人一下子微微战栗起来。他瞧着对方连耳廓都红完了的模样,自己也生出了点不好意思,轻声问:“还难受?”

    “”青年目光放空了一瞬,这才想起自己的气球还在鼓着。他蹙起眉头,犹豫了下,慢腾腾又把裙子掀了起来。

    系统还没察觉到不对,欢欢喜喜地迎接了关键处那一小片马赛克,土味情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两句,却忽然听见了一个陌生的男声,低低的,还有些沙哑,“阳阳……”

    再次面对这一幕,寇老干部就冷静多了,“嗯?”

    秦二少看了看他的神色,随即委屈地抬起了手,准备直接一巴掌把它打的垂下头去。可他还没动作,就有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不容置疑地将他的手拉下去了。

    秦二少有点怔,又喊了声,“阳阳?”

    【】

    系统这回彻底没有办法安慰自己这是幻听了。

    它咽了口唾沫,随即缓慢地、缓慢地确认了一个事实。

    秦屿的胸垫因为此刻的动作彻底掉下来了。

    系统愣愣地盯着那两瓣眼熟的东西,眼睛都不会转了。

    半晌后。

    它惨叫的如同被扼住了脖子的尖叫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赛克:【怎么了?】

    系统简直要哭了。

    【我妈没有了,我妈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爸夫又回来啦!

    这世界根本就不只它阿爸一个女装大佬,分明是俩啊!!

    系统觉得自己纯洁弱小的心灵受到了欺骗,起码需要十句土味情话才能治好。

    马赛克立马尽职尽责地安慰它:【没事,还有我。】

    系统整个数据库都在抖,兴奋的不行,以一种极其乖巧的坐姿等待着。

    果不其然,下一秒,马赛克的土味情话就出来了:【我对你的爱,就像拖拉机上山。】

    【轰轰烈烈。】

    从没见过拖拉机的系统沉默了会儿,默默去搜索了下。在亲耳听到拖拉机那吭哧吭哧仿佛不堪重负的声音之后,系统崽子恍然大悟。

    果然是非常轰轰烈烈!

    就在这段时间里,寇秋勉强教着秦二少学了学亲手拍气球。说是学,其实他自己也并不擅长,几度都差点没把气球给弄破,好在青年还是头一次尝试着由别人来拍,又实在是喜欢他喜欢的不行,根本没坚持多久就噗嗤噗嗤地漏了气。

    他靠在门板上,表现出了强烈的学习意识:“阳阳也要。”

    寇秋脸早已红透了,下意识便要往后躲,胳膊却被青年一下子拽住——我天,这死孩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他被轻而易举拽了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被打了满满的气的气球就被从藏身的地方捧出来了。秦屿拿手捧着,晃了里面的水,神色认真,“阳阳明明也想玩。”

    “别别说!”

    秦屿的手上沾满了上一个水球里漏的水,就这样湿漉漉把新出现的玩具也握在了手里,还要说:“好舒服。”

    这似乎和他的气球并不是同一种材质,触感都是软软的,秦屿喜欢的不行,认认真真琢磨了好一会儿。

    等到把两个气球都拍到没气时,两人的脸都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他们连目光对视都快没有了,只是匆忙地整理好,瞧见寇秋俯下身擦着,秦二少也跟着蹲了下来,犹豫了下,直接用自己的裙摆去擦。

    “别。”

    寇秋拦住他,瞧见青年不解地抬起眼,又笑了笑。

    他把纸巾递过去一张,秦屿这才恍然大悟,一点点细细地把地面重新整理干净。

    闹了这么一通,到达电影院时,电影已经开场了半小时。

    青年就站在门边等着,寇秋去取了票,还带回了两桶爆米花。他把爆米花递给愣愣的秦屿,也有些无奈,“我本来以为你是女孩”

    听说女孩都喜欢吃零食,所以定票时才特意将零食也定了。结果他的小媳妇不仅比他高,甚至掏出来比他还要大,整个儿一巨无霸汉堡,倒不太适合这种东西。

    秦屿抿抿唇,双手把爆米花桶接过来,神色倒很是欢喜。

    阳阳给他买的。

    他这样想着,把桶抱的更紧了点。

    电影是部最近大热的爱情片,文艺青年中的好评很多,来看的大多也是成双成对。寇秋与秦屿姗姗来迟,倒是收到了不少注视的目光,毕竟女生比男生稍微高一点的还算常见,但足足高了小半头的

    一位男生侧身让两人过去时,甚至还小声与寇秋说了句,“哥们儿,有勇气。”

    寇秋:“”

    他只好干笑。

    秦屿全程跟在他身后头,面对着这样多的人,心神不由得又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寇秋察觉到他的状态,有点儿后悔自己低估了小媳妇怕生的程度,犹豫了下,把手机递了过来。

    【觉得人多?】

    秦二少忙摇头,分明不怎么愿意看四周,打出来的字却毫不犹豫:【没有!】

    寇秋看了他一会儿,又重新接过手机,低下头。

    秦屿放心了点,知道两人相处时间不会缩减了。他悄无声息往寇秋那处凑了凑,闻着青年身上淡淡的气息,就像是只看不见的手,慢慢把他的神经捋平了。

    寇秋却又将手机递过来。

    【真没有?】

    秦二少抿紧了唇,慢慢地打:

    【有。】

    像是在害怕什么,他又急匆匆补了句:

    【但不用走,我看着你,我就看不见他们了。】

    【我就——】

    【就看着你,就好了。】

    他把目光全聚焦在寇秋身上,看着看着,便将这些个陌生人的存在全都遗忘了个一干二净。他的眼睛里再也装不下别的什么,从头发丝到脚尖,就这么一个人,就足以把他的瞳孔全都占据满了。

    他的阳阳。

    真好看。

    寇秋的心里简直软成了一滩水,沉默了会儿,拉起了对方的手。

    跟这样的爱人在一起久了,连他也像是变得纯情了。

    “走。”

    秦屿愣头愣脑看他,“走?”

    寇老干部唇角笑意加深。

    “我们还是去,我们该去的地方吧。”

    这种情情爱爱的东西,他不须看,也没必要看了。毕竟,他旁边的爱人,虽然这会儿生活技能基本为零,可却依然甜的像是一块人形大蜂蜜。

    寇秋想,经过了这么久,还有谁能比自己,在感情上更有发言权呢?

    他哪里还需要再学?

    他拿着爆米花桶,拉着青年,毫不犹豫走出了影院。秦屿像条小尾巴紧紧跟着他,时不时还会红着耳根往他嘴里塞一颗爆米花,这样奇怪的组合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可两人都全然不在乎,只有在目光触及到对方时,才会带上满满的、略有些羞意的笑。

    系统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觉得自己一阵子牙疼。

    笑就笑,笑得这么一脸欲语还休的荡漾是要闹哪样!

    它憋屈地想,你们又不是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一炮!

    寇秋带着秦屿去了博物院。此时已快接近闭馆时间,人并不多,他们一个介绍,一个亦步亦趋跟着倾听,时不时凑近玻璃细看,喁喁细语,时间过得都不知不觉。

    直到秦二少的手机开始一个劲儿地震动,他才蹙了蹙眉,看了眼电话号码,又望望眼前的青年,抿了抿唇就要挂断。

    “接,”寇秋拦住了他的动作,隐隐有些明白,“是不是家里人?”

    秦二少对上他的眼,只好心不甘情不愿接了。秦哥哥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满满的担忧简直要具象化糊他一脸,“阿屿啊!”

    秦屿捏着青年小手,勉强嗯了声。

    “阿屿,”秦哥哥很操心,“你现在在哪儿啊?怎么不在家啊?”

    秦二少瞧了瞧身旁的人,说:“外面。”

    “怎么一个人去外面了?”秦哥哥顿时更不放心,一叠声问,“司机呢?有人跟着你去吗?具体地址在哪儿?危险不危险?饿不饿?你——”

    寇秋终于听不下去了。

    他从青年手里接过了手机,礼貌道:“您好。”

    “哦哦,你好,”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秦哥哥有点懵,“你是?”

    “我是秦屿的朋友。”寇秋说,同时解释了下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我会把秦屿送回去的,请您放心。”

    “嗯”

    秦岛听他言语清楚,说话也很有逻辑,心里稍稍安了安。只是这声音,他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儿听过了,“那多谢你了。”

    他的心头还满是诧异,弟弟是什么时候居然交到了朋友?

    虽然自家弟弟自然是千好万好,可谁的家人谁知道,就秦屿那种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性格,不喜欢和陌生人攀谈的习惯,能有个朋友,那基本上是天上下红雨一样的事。秦岛想到这儿,态度不由得更热络了点,简直拿对方当国家保护动物一样对待。

    能给自家弟弟当朋友的,那得多不容易!

    寇秋说:“不用谢,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他挂断电话,却看见小媳妇儿眼巴巴望着他,神色好像还有点委屈。

    “小屿?”

    秦二少对于刚刚听到的那句话耿耿于怀,眼睛飞快垂下盯着自己脚尖,委屈巴巴把那两个字拎出来,“朋友。”

    秦二少心里可难受了,他刚才都和阳阳一同拍过气球了,网上有人说,牵牵小手基本上就算是在一起了。那他和阳阳牵了这么多回手,还有过了亲密接触,为什么还是朋友?

    寇秋瞧着他的神色,咳了声,逗他:“不想当朋友?”

    青年活像是只被抛弃的大猫,蔫哒哒地点头。

    “那小屿想当什么?”寇秋笑意更深,想了想,“当我粉丝?”

    青年刷的一下把头扬了起来,更不情愿。

    那还不如朋友呢!

    他抿着嘴打字,指出关键:【我们摸过了。】

    来来回回,摸了好多好多次!

    寇老干部觉得自己像是个逗弄小朋友的怪叔叔,“那不算。”

    秦屿很固执,【算。】

    寇秋说:“异性间才算。”

    没想到秦二少在这方面脑袋瓜倒是转的飞快,立刻打道:【我穿了裙子。】

    也勉强能和你算是异性!

    寇秋这回真是彻底被他逗笑了。

    系统崽子也捂着眼睛,笑的不行:【我谁快来扶我一把】

    这哪儿还像是它那个邪魅狂狷的爸夫?

    秦二少还在盯着他,瞧见他笑,心里头的小鼓打的差点儿把鼓面都给捶破。

    “阳阳?”

    “算,”寇秋好容易止住了笑,也牵住了他的手,“怎么能不算呢。”

    秦屿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像是揣了星光,也学着挑挑嘴角。

    【不仅这辈子算,】他认真盘算,【下辈子也要算,下下辈子也要算,下下下辈子也要】

    “是,”寇老干部说,“都算。”

    只要你仍愿意千里迢迢赶赴至我身边,我就永远会在身旁为你空出位置。

    我们不会像爱情电影中那样,经历所谓的误会、背叛,我们不需要那些,便可直接一步到达happy ending。

    我有这个信心。

    当初的那篇论文,寇秋与他的爱人达到人类学上定义的幸福概念的可能性,不止是一世。

    而应当是生生世世。

    寇秋把秦屿送回去时,天才刚刚擦黑。青年上个台阶一步三回头,反复跟他确认,“明天见。”

    “嗯,明天见。”

    秦屿又上了一层,又扭头望着他,吭吭哧哧,“晚安。”

    “晚安。”

    秦屿又恋恋不舍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开门进屋。秦哥哥就坐在沙发上,正在焦急地看时间,瞧见宝贝弟弟终于回来了,顿时大喜,“阿屿——”

    声音到了后头,硬生生变成了惊叹号,“阿屿!”

    这穿的是什么鬼!!!

    他目瞪口呆望着弟弟的黑长直和黑色蕾丝小裙子,觉得自己仿佛是视网膜出现了问题,神情活像是刚刚被雷劈了。

    谁来跟他解释一下!

    他弟弟这穿的到底是什么!!

    一个称呼还没说完,秦屿已经飞奔到了窗边,整个人像只大型壁虎似的紧贴着玻璃窗,连鞋都没来得及换。秦哥哥诧异地望着他的动作,又看对方眼巴巴往下望,忍不住心里泛酸,也跟着走过去,“看什么呢?”

    外头的人已经走了,只有车留下的一股尾气。

    秦二少有些失望。

    他拿着手机,一句话也没和哥哥说,又飞快地把自己关进了屋子里。留下个秦哥哥大张着嘴望着对方的裙摆在空中滑过一道轻盈的轨迹:“”

    哦呵。

    他重新躺在了沙发上,两眼发直,半天后,狠狠给了自己的额头一巴掌。

    他怕是做梦呢。

    呵呵。

    可是这梦,怎么不醒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