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啊,大海
    乌秋实觉得自己要是再信长成这个脸的人说的话,她就傻子!

    因为那一拳,导致司逸灵剑失控,两个人摔了下去,那可是妖兽战场,那群黄蚁并不是吃素的。

    司逸反应很快,重新控制好灵剑,将乌秋实捞回手里。

    刚刚旋转飞翔,这地面的小怪什么的,多多少少她都擦肩而过,所以这次掉落她内心毫无反应,甚至唤出了灵剑。

    没好气的推开司逸,踩着自己的剑,颤颤巍巍的飞了起来。

    司逸看的有点忧心,总感觉那把剑下一秒就要失控。“你不喜欢吗?”

    司逸面上毫无波动,内心却在奇怪。

    不对啊,这画面脑海很熟,仔细想好像是托着一个木头傀儡在旋转跳跃。

    明明这样之后,按照规律,石头道友应该娇羞的扑他怀里?然后他再照着脑海中的那套话说出来,得到一个娇嗔的粉拳才对。

    话他好像还没有说吧!

    不应该啊,脑海中的那木头傀儡,都试练过那么多次。

    下一刻又迟疑了,试练过?突然的追寻记忆,让司逸头痛的晃了晃脑子,伸手虚扶了一下。

    乌秋实控制着剑,绕了一个回头,就看到司逸晃动脑袋的举动,木着一张脸,下意识的回了句:“怎么?是在听你脑中的水声吗?”

    司逸一愣,脱口而出有些讶异的问:“你怎么知道?”

    这直白的回复搞的乌秋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顿了会才回答:“看你之前那些举动就感觉不少,还用知道,简直就是大海。”

    乌秋实不知道的是,司逸刚刚听成的是,‘怎么?是在听你脑中的谁声吗?’所以司逸才会讶异的问。

    “大海?”司逸仔细的搜索的这个名字,却没有任何思绪。有些失落,唉,看来这个‘大海’激不起他的记忆。

    但还是暗中的把这个称呼记到脑袋里,看来刚刚记起来的那压木头傀儡那些举动是大海建议他做的。

    乌秋实不明白司逸的一系列脑补,毕竟这人脸上云淡风轻,内心简直躁动的一波。

    她点点头,“就是大海!”不进那么多水,哪个人才会做出这种事?或者说,他果然在报复自己,先前劈了黑蛇的舌头。

    记忆回想起,有些紧张的摸了摸头顶,毛茸茸的小爪子好奇的伸了出来,摸了摸乌秋实的手。

    乌秋实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居然没有掉。

    两人一前一后的慢慢飞着,司逸一直保持在她的身侧。

    乌秋实也感觉太慢了,所以慢慢的开始提速,只是不好控制,慢飞一段,咻的一下冲出,紧急的刹车,又慢了下来,然后咻的一下又冲了出去。

    小毛球在这急刹中稳如泰山,一些移位都没有,甚至还很兴奋的找到了节奏感。

    踩着乌秋实头顶那个小丸子上面,一冲刺就开始单脚踏了起来,一急停,嘴里就急促的发生一串愉悦的叫声。

    它都把这当成一场游戏,玩的开心。

    司逸得到乌秋实的确定,也在苦苦思索,大海这个人。

    乌秋实也练的专注,待速度渐渐平稳,小毛球也没有兴致,凉风一吹过来,乌秋实才反应过来,天色已经开始暗了。

    她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司逸,只见他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我们去哪?”乌秋实有些涩意,没想到自己练了那么久,他也就这么等着,不催促,总感觉耽误了别人时间。“等会去哪里休息?”

    司逸脑海中正思索着呢,他发现用石头道友的全名,能很好的勾起他一下记忆。秋石头,秋实……

    脑海中正好扑捉到的画面,嘴里脱口而出:“你看今晚的星星多美,就让我们再这里以地为床,以天为被,我想一直陪着你,你若回去我就一夜见不到你了,与我待一起不美吗?”

    “……”乌秋实一脸黑人问号,大兄die,你逗我玩吧!啊?啊?啊?小土拨鼠的咆哮了解下!

    这什么地方,以天为被?这遍地的妖气你看星星?被妖兽戳成星星吧!

    司逸被乌秋实直直的看智障般的眼神看的回神了,心里有些懊恼,那木头傀儡似乎也叫秋实。跟石头兄弟的全名都差不多,他刚刚一下子又忍不住说出来了。

    司逸正了正脸色,只好一本正经的补救:“修炼之人,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很好的能感受到这天地的馈赠,修炼时全身心投入,大有曾益。”

    你以为现在改口,我就忘记你先去说的话吗?洗白要是有用,呵呵。

    “小贱真人啊~”乌秋实喊语调那个长,“你看我练习御剑那么久,灵气都耗费的七七八八。”手指指了指底下,“你觉得我能好好的在这种地方以天为被吗?”

    不知是不是不巧,他们的下方正好是那群蝎子歇息的地方。

    那冲天的妖气证明这里有个妖兽的大本营。

    脑海中自动匹配乌秋实这话的回答,又差点脱口而出,好在司逸及时克制住了,暗暗道,好险,差点又让石头道友误解了。

    转移注意力般的低头,才发现,哟,确实耶,一群小妖中有个大妖。

    不过他能感觉妖气,是他修为较高,感觉比较敏锐,这石头道友也那么警觉吗?还是因为他们都是同一类人?

    司逸:“我们在往前方飞一些就是了。”

    说着先往前飞去,他怕他看着石头道友的脸,嘴里又奇奇怪怪的说些什么话。

    大海到底是谁?司逸暗暗记着小本本,怂恿他压木头,现在害他出了那么大丑!回头记起来要算账!

    乌秋实也是有些奇怪,以妖兽的习性,有人明晃晃的站在自己大本营的头顶,不应该气冲冲的杀出来驱赶吗?

    怎么都不理他们这些入侵者?直到跟上去飞着的时候乌秋实突然想起来,有些懊恼,惨了,忘记了能感觉到妖气的是天灵之体的能力,小贱真人不会看出什么吧?

    乌秋实飞到司逸身侧,旁敲侧击的试探着问着,岂料司逸全场冷着一脸,很是高冷的点头,摇头。

    直到他们飞走很远后,刚刚这平静的沙漠下,一片沙子悄然滑动着,像是被风吹,仔细一看却是一只蝎子头露了出来,左右看看,像做贼一样,又扒着沙子沉了下去。

    随后不久,大面积的沙子翻动着,一只只小蝎子爬了出来。

    一处沙子被顶起,哗啦一下黄沙四溅,露出那黑色的巨蝎体型,啊!真的太好了!那小魔鬼终于走了!

    果然连空气都那么美好!

    刚刚差点耽误了它们今天吸收月之精华!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