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满腹委屈
    语不成句,语声破碎,酥麻的电流开始在她浑身上下快速涌动,她已控制不了自己。

    犬句就一直这样撩拨,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到后来反倒是萧思思受不了,手足无措地轻轻地哭泣,“犬句,犬句”

    犬句方才翻身上去,俯在她耳边轻咬她的耳垂,柔声问,“思思,你哭什么?是不是想要了?”

    萧思思先是摇头,后来又忍不住地点头,委屈的泪水一串一串地溜落,“犬句,你真是讨厌,我恨死你了,我再也不想你碰我了,你那会儿为什么要说谁都可以同我交欢?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我不愿意,我不愿意的”

    犬句见她哭得泪水花花的,心疼得不得了,他忽地挺身,进入她的身体,凝住不动,不住地吻着她汹涌而出的泪水。

    “思思乖,别哭了,哭得我心酸。

    你以为我愿意那样说,那样做啊,我也不愿意,我一向怎么对你,你也是清楚的。

    我唯愿你我之间,你只有我,我只有你。

    可是,当时情形你可能有些不了解。

    黑玛莉说了我不能允许你做我的专属雌偶,我的部下们立即被她的话打动,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若是他们竟然为了得到你,放弃了与我一起对黑玛莉同仇敌忾,你的性命立时便很危险。

    当然,这一切是我造成的,我当初若不招惹黑玛莉,便不会有今日的一切。

    可是,现在说这些都迟了,为了他们能与我同心同德,我必须那样做。

    不过,只要你不愿意,他们谁敢强迫你,我立马取他们性命,绝不食言!

    思思乖,说来说去,只要你不愿意,那就是一句空话,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委曲了哈。

    哎,你的身下已经好湿润,我忍不住了,开始了哈。”

    犬句再也忍不住,抱住萧思思疯狂地运动起来。萧思思这是第一次,在没有吃赤果,也没有被迷香所迷,是在完全清醒的情形下经历人事。

    她的心里既有忐忑,又满怀恐惧,然而身体的愉悦却是不受控制的,在犬句的辛勤耕耘下,收获的便是一浪又一浪的愉悦的快感。

    犬句毕竟是个中老手高手,他自然会全方位调动她的情绪,带着她走。

    到最后,她终于完全失控,索性放下恐惧,放下忐忑,在犬句身下放肆地尖叫,让渴望与愉悦伴着尖叫飞翔。

    犬句见萧思思在没有任何催情的情形叫得这么尽兴,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不由地一边运动,一边低下头去,在她颈子上狠狠吮吻,不一会儿,他抬头再看时,那里已是满满在在的吻痕。仿佛是在给她的尖叫助兴一般。

    吻完颈子,还觉得不能满足,又在她的酥胸上折腾,直到折腾的她酥胸上伤痕累累,这才作罢。

    几番耕耘,几番收获。犬句精力充沛,虽然白天与黑玛莉斗了个你死我活。晚上在萧思思身上仍是折腾个没完没了。

    萧思思最后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已经沉沉睡去,他还在那里不停地折腾。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