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 溜了进去
    “回纥王上表说我国科举盛事,他想派公主来共交两国之好。而朕查的消息中,回纥王知道宋宓是个女人。”

    在季珩的一大段话之中,谢清晏准确的捕捉了季珩话中最关键的地方,不由犹疑道:“皇上宋大人是女人?”

    “哈哈,朕差点忘记给你说了,子期她是个女子。”季珩眨眨眼,看向谢清晏。

    你不是个断袖吗?你不是喜欢宋宓吗?你现在觉得是不是很难受?

    谢清晏的情绪只在刹那间,随后拱手给季珩笑道:“微臣恭喜皇上,连女子中都能出宋大人这等巾帼,想必距离太平盛世不远了。”

    怎么是这回答?季珩轻轻的向后靠,显然对于谢清晏这种反应不满意,却也不好再提起来刺激一番,那也未免太恶趣味了些,只好换了话题:

    “回纥王想派遣他们国家的公主,陵罗公主过来,不过被朕给驳斥回去了。想必近期回纥是不会有什么动作了,但是朕怀疑回纥和大恒内部的人有所勾结,你需要留意一些才是。”

    “回纥未免太不懂事,科举乃我大恒内部盛世,怎么能插一手?那算是什么?”谢清晏也忍不住驳斥了一句。

    季珩笑了笑:“它要是真的不懂事就罢了,怕就怕,是有人教它不懂事。罢了,你把这个消息告诉子期,子期那么聪明的人,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

    “臣知道了。”对于宋宓是女子季珩怎么知道的疑问,谢清晏憋了一肚子的问题,但是他不能去问季珩,只能亲自去问宋宓。

    “啊”

    大理寺潮湿的地牢之中,隐隐传来杀猪般的叫声。顺着潮湿阴暗的地牢向内看去,可以看见一个男子被绑在十字木架之上,鲜血淋漓,一双眼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用刑的人。

    “你这是动用私刑!我可是解元,这样做是违法的!”

    “是吗?”姚司直坐在不远处的阴影之中,冷笑道:“扬解元,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而你屈死不招的话,只会死的很惨。”

    “胡说!”扬思举简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怒吼回去。

    见状,姚司直眯了眯眼,摸了摸下巴。还真叫宋大人说对了?这扬思举真的有同伙?看来这扬思举确实很废物啊,就这么一激,什么都藏不住了?

    手一扬,已经准备好的刑具毫不犹豫的落了下去,杀猪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躲在暗处监视这一切的隐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难道真的因为宋宓两句话,这姚司直就投靠了宋宓?这怕不是蠢的?

    “我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扬思举近乎虚脱的吼道。

    “这才对。”姚司直淡淡的笑了笑,示意手下的那些人放下刑具,问道:“扬解元,你现在可以告诉本官,到底是谁给了底气去焚烧科举的试卷了吧?”

    而宋宓这边,一回到翰林院,就听见有翰林院挤眉弄眼的说有一个俊美无双的公子在等自己。

    看着翰林院里的人那一阵八卦兮兮的模样,宋宓无声的笑了笑,迈步走了进去。

    说句实在话,能被说成俊美无双,除了谢清晏就是季珩。而季珩身在皇宫,不可能随意出来,更不可能这样光明正大的等自己,那么那个人,只能是谢清晏。

    翰林院的院子,有公子如玉,静静的伫立在中央,淡淡的看着前方,目光没有焦距,也不知是在看什么。

    听见宋宓的脚步声,谢清晏转过身,猛的一把扑过来,紧紧的握住宋宓的肩膀,语气虽然尽力平和,但是还是透露出了几分激动:

    “你告诉皇上你是个女子的事实了?”

    什么鬼?听见谢清晏的话,宋宓原本淡定的表情瞬间龟裂。

    她不自然的拍开谢清晏的爪子,干笑道:“你怎么知道?皇上告诉你的?”

    “宋子期啊宋子期,你是不是傻!”谢清晏一个淡然的人,听见宋宓话,竟然有些炸毛的趋势:“这可是你的秘密,你怎么能乱说!”

    瞧这话说的。

    宋宓歪了歪脑袋,上下扫视了谢清晏一眼,问道:“所以,韶之,你只是愤怒我把秘密告诉了皇上?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去固州平反的时候。”谢清晏草草的回复了一句,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你知道什么是秘密吗?是今日你与别人增进感情的方式,却是明日伤你于无形的死穴!子期啊,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想着用这样的方式取得皇上的信任?!”

    原来是以为自己用秘密换取季珩的信任,所以才那么生气?

    宋宓心头一暖,踮起脚尖,揉了揉谢清晏的三千乌发,温柔笑道:

    “韶之尽管放心,我不是那等没有分寸的人,所以你担心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手掌下的头发手感实在是太好了,宋宓都有些舍不得收手。

    难怪季珩那么喜欢揉自己的头发,原来揉起来真的很舒服。这样想着,宋宓暗暗决定等到这一切事情都忙过去之后,一定要亲自揉了一揉季珩的头发。

    历史上第一个敢揉龙头的人,她的行为是可以被记入史册的吧?

    “你还要揉多久?”看着宋宓揉着自己的头发一脸傻笑的样子,谢清晏无奈道:“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边境上的回纥国王不知道为何,知道了你是女子的身份,好像要派人针对你,对于现在的局势,你需要小心。”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宋宓收回了手,思索道:“韶之,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是用回纥国来阻碍我们的行动而已。”谢清晏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说了:“依我之见,现在只把矛头针对到右相那里比较好。就算有损失,也能最快的弥补上去。”

    “是么?”宋宓似笑非笑的看了谢清晏一眼,直把谢清晏看的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承认道:“当然也有我外祖是清党之首的原因,能护他们一时是一时吧。”

    夜幕降临,内宫之中因为许久没有男子踏足而阴气更深的含香殿,忽然有一个带着阳刚之气的真男人悄悄溜了进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