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惹不起
    我醒来的时间还算是挺快,因为我见着那姑娘的眼神有些吃惊,似乎没有想过我会这么快醒来。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人放到了地上,脑袋下枕着一块石头状的硬物。

    我坐起身,脑袋仍是有点昏昏沉沉的。

    “姐姐好。”也不知在我睡着了期间,烛月究竟跟她说了些什么,她这么脆生生地一叫,我竟如坠云里雾里。

    “额……”我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探究似的瞅了一眼旁边的烛月,他只是淡然一笑:“这是我老家的妹妹。”

    哈?

    那姑娘生得倒是秀丽,穿着紫衣,刚刚与我争斗之时的狠辣眼色已然消失不见,此时只见了她挂在嘴边浅浅的笑容:“抱歉,刚刚是小玉有些莽撞了,没想到正好碰见了姐姐。”

    “小玉?”既然人家已经认了错,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无妨,你那粉末真是厉害,我也就沾了那么一点儿,就给倒了。”

    “她也是修仙者,所以刚刚那粉末,其实是混了灵气在内的,你会倒也是正常。”烛月拽我起身,“抱歉,之前一直未与你提起,我这妹妹,本来也是修仙之人。”

    “修仙啊?师承哪里?”我自是懒得与小姑娘一般计较,更何况,我发觉她似乎与烛月的关系不大一般。

    “丹心阁。”小姑娘朝我柔柔地笑着,可我却只觉得这笑容让我背脊一阵发凉。

    “那刚刚那大汉?”我忽然记起,除了我之外,好像那大汉也被她引了过来。

    “那人啊,刚刚走了,就在你醒过来之前。”烛月表情未变,只是招呼着我,“咱们走吧,天色已暗,咱们得快些找个地方歇脚才是。”

    小玉很快跟了上去,跟烛月并肩一站,竟让我觉得有了几分般配之感。

    其实我原本想信他的,毕竟,我与他也算师徒一场。

    可我瞅见了地上那摊血,不是我的,亦不是他二人的。

    我脚步微顿,还是抬脚跟着他们离开了。

    只是,我大约再也无法像从前那般信任他了吧。

    检查了一下怀中的鎏金水,还好还在。

    他俩一直在我前方不远处絮絮叨叨地话着往事,一会儿说到了旧识,一会儿说到了家人。

    只是,提的很含糊,再加上声音又小,我也没听见几句。

    不过隐隐听到了家里出事什么的。

    我本想上前关怀两句,可我想起他瞒了我那些事,又觉得有些迈不动腿。

    他既然不想说,我也不想再问。

    平白听他一顿谎言。

    今日只觉得自己有些恼,具体恼些什么,我也不大清楚。

    只是,到了旅馆处,我又戴了面纱,抬手叫来小二,要了两间客房。

    我独自进了一间,烛月似乎想把小玉也塞进来,可我却毫不犹豫地关了门:“你们还小,又是兄妹二人,共处一间,无人会说闲话的。”

    随着我的门锁落下,外头也没了声音。

    不过半刻,他还是带着小玉走了。

    我只觉心里有点难过,嗯,一点点。

    长泪被我置于枕下,我这几日赶路赶得,真真是累极了。

    即便是修道之人,也得好好休息才是。

    被小玉扑的粉末效果似乎还在,我头才挨了枕头,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我是被窗外的阳光给晃醒的。

    下楼的时候,他跟小玉已经寻了一处桌子吃着早饭。

    “怀阳,过来吃。”他朝我招手,小玉也朝我笑笑:“姐姐好。”

    “修道辟谷,不食凡人所食。”我的面纱依旧挂在脸上,长泪也依然在手,可我总觉得我弄丢了什么。

    趁他俩人还在吃早餐,我去街头转了转,一来是想看看有没有黄沙堡被盗的消息,二来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挣些灵石的活计。

    上次是运气好,碰着了一个冤大头许郭,将来若是要用灵石,总不能老指望着别人送吧?

    何况,倘若我真拿到了初元丹的丹方,我又不会炼丹,还不得找人帮我炼?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肉痛,一笔一笔的灵石支出,为何我从前一个人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多花钱的事项?

    气急之下,我摘了面纱想透透气,缓一缓自己的情绪。

    修道之人,若要赚钱,无非就是那么几样。

    售卖材料,帮人除妖除魔,炼丹,炼器,制符……

    掰着指头数了数,我好像还真没什么长处。

    就这么琢磨着,我竟碰着了那日在我面前围捕了一只妖兽的拿戟之人。

    他正侧目瞅着面前的一摞摞符纸,似乎在思考着该买些什么。

    我赶紧想溜,谁知道那日拿着妖石灯抓我的那个小姑娘在不在旁边?!

    可我还没走两步,就给桌脚绊了一下,摔了一下。

    “嘶……”我忍不住出声,他的目光则是向这里看过来,似乎也发觉我有些眼熟。

    “你是那日……”

    “认错了,认错了,不好意思……”我捂着膝盖就要走,他却拦下我:“那日尚凝说要去寻你,她没对你如何吧?”

    尚凝?大概就是那日差点弄死我的小丫头的名字吧?

    “没、没……”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抱歉,尚凝那日许是看走了眼,非说你是什么妖兽,要去找你证实。而后她回来的时候却说从未见着过你,所以我担心她是不是伤了你?”

    “没有。”我强硬道。

    “那你手腕这儿的伤痕……”他指了指我露出的手腕,上面有一条浅浅的痕迹。

    我都差点忘了,这是那日被尚凝的妖石所伤。

    那个妖石灯,当真是灼人得很,我那日被灵刃灼伤之处,虽被暨水治愈的差不多了,可偶尔还是会隐隐作痛。

    这孩子怎么眼这么尖!

    “我说没有就没有嘛!”我干脆捂了手腕,就一门心思撇清,他还能拿我如何?

    他似乎也没意识到我会不认,良久才道:“……那便罢了吧。”

    我瞅着机会转头就溜,也顾不得我膝盖上那疼痛,几乎是一路小跑地离开了那片集市。

    “我叫宋斌!”那人在我身后喊了一声。

    他应当是很不解吧。

    因为我瞅着他的表情,似乎是想对我做什么补偿似的。

    开什么玩笑,我猛地摇了摇脑袋,若是跟他扯上什么关系,迟早得被他发觉我妖兽的身份。

    会被生吞还是活剥都是未知之数。

    心内忐忑地回了旅馆,只剩了小玉一人,也不知烛月去了哪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