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熊心密诏
    叔孙先生本人胆量‘惊人’,尤其害怕出使敌营,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每当项康有什么比较危险、又没有必要指定专门使者人选的外交任务时,叔孙先生的门下弟子中,却每次都有人而出,争着抢着要替老师为项康效力,那怕是很可能回不来也心甘愿。狂沙文学网

    这一次也一样,经过一番反复推敲和仔细商量后,项康要叔孙先生从他的弟子中给自己举荐一个弟子担当汉军使者,叔孙通才把项康的意思对他的弟子说了,他的众多书呆子门生就马上为这个差使争破了头,差点没有当场大打出手,最后叔孙先生也没有办法,只能是通过抽签形式,替项康把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门生夏完陪同司马的使者返回洛阳呈递国书,替项康当面劝说司马弃暗投明,抛弃项改为与汉军结盟。

    赵国叛将司马本来就和汉军过深,目前项羽的整体实力又明显强于汉军,司马除非是傻了才会在这个舍东就西,改为与汉军结盟,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此行不但几乎毫无成功可能,还很可能会被司马做为礼物送给项羽,可是被老师用儒家君臣大义彻底洗脑的叔孙先生得意门徒夏完却丝毫不惧,喜气洋洋接受任务的同时,还向项康连连顿首,保证此行一定完成任务,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劝得司马倒向汉军。

    项康也没亏待这个被老师忽悠得不知死活的叔孙通弟子,除了亲自给他封官外,又许下重赏,答应在夏完回不来的时候把赏赐转赠给他的家人,另外还亲自走出咸阳宫为叔孙通的弟子夏完送行,感动得夏完是眼泪汪汪,只恨不得勒生双翅,立即飞到洛阳与司马见面,效仿苏秦张仪,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司马弃邪从正,帮着项康出兵讨伐项羽即便不成,也可以留下万世美名。

    很可惜,乘着华丽彩车风风光光的随着司马密使来到洛阳后,司马却并没有立即召见被项康火线提拔为汉军谒者的夏完,而是先召见了他之前被迫派到咸阳替项羽行使离间计的自军密使,向他询问出使经过,使者则如实报告了他被汉军软了一段时间的况,然后说道:

    “后来微臣终于见到项康逆贼时,项康逆贼除了命令微臣与他的使者回国外,又让小使给你带一句话,说是他也知道大王你安排微臣出使咸阳,是被西楚王bi)迫的无奈之举,并非出自大王你的本意,所以他绝对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和大王你计较,他还有一些肺腑之言,会让他的使者向大王你当面呈报。”

    司马隐约听明白了项康的弦外之音,忙转向被自己拜为司徒的李左车问道:“广武君,你怎么看?听项康小儿的口气,他好象已经知道事的真相了。”

    “应该是这样。”李左车答道:“不出意外的话,西楚王的离间计已经失手了,项康也猜到大王你是被西楚王bi)着去这么做的。”

    “竖子!他是怎么看破的?”司马骂了一句,然后又不假思索,马上就吩咐道:“传旨,宣项康小儿的入宫晋见。”

    “大王且慢。”李左车慌忙阻拦,说道:“项康识破了西楚王的离间计,又乘着这个机会派遣使者前来拜见,肯定是想将计就计,借着这个机会挑拨我们和西楚王之间的关系,大王你如果召见,西楚王知道后肯定会大为不悦。以臣下之见,我们最好是即刻把项康的使者拿下,连同他的国书,一同送往彭城交给西楚王,如此方能洗脱嫌疑,避免西楚王对我们生出疑心。”

    司马有些动摇,可是转念一想后,司马又马上说道:“见一见也没什么关系,弄清楚项康小儿究竟想玩什么花样,我们也好防备。不然的话,把项康小儿的使者直接交给了西楚王,那个小儿的使者又说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话,我们才是吃了亏都不知道怎么上的当。”

    已经仔细研究过项康行事风格的李左车再劝,可惜司马却不肯听从,依然还是坚决下令召见,李左车无奈,也只好是改为提醒司马千万不能听信项康的只言片语,免得被出了名不要脸的项康坑了都不知道怎么上的当。

    叔孙先生的得意弟子夏完也这才终于有了为项康立功的机会,被宣召到了所谓的河南国大上后,得到叔孙先生礼仪真传的夏完还文质彬彬,以繁琐复杂的周礼向司马表达自己的敬意,可惜武夫出的司马却比项康更加不懂得欣赏古风,很快就打断道:“不必如此多礼了,说吧,你们汉王派你来想干什么?”

    “回禀河南王,我家大王派遣小使来此。”夏完彬彬有礼的答道:“是想劝大王弃暗投明,尊我们汉王为讨逆盟主,与我汉国大军合兵东进,共讨大逆不道的伪霸王项羽。”

    夏完的话音未落,陪同司马召见的几个文武官员就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司马也是忍俊不,笑道:“项康小儿要本王尊他为讨逆盟主,和他联手讨伐西楚霸王?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让本王尊他为讨逆盟主?”

    “大王此言差矣,我主汉王为何做不得讨逆盟主?”叔孙先生的得意门生夏完理直气壮反问,然后说道:“天下反秦之初,是我主汉王在下相首举义旗,率众反秦还比张楚王陈胜更早一天。其后我主又纵横淮泗,所向披靡,在张楚王败亡后继续力抗暴秦,为天下诸侯复辟六国创造契机!破武关首入关中,擒子婴平定秦地,亲手灭亡六百年暴秦,功高盖世天下何人能及?又如何做不得讨逆盟主?”

    慷慨激昂的说罢,夏完又更加得意洋洋的说道:“更何况现在义帝还向我主汉王颁布了衣带诏,诏令我主纠合天下忠义之士,共讨以臣欺主的项羽伪王,我主汉王出任讨逆盟主,更是名正言顺,当仁不让!”

    听到这话,坐在一旁的李左车立即脸上肌一僵,心中叫苦,知道司马还是落入了项康的陷阱。司马则是心头一跳,忙问道:“你说什么?义帝向你们汉王颁布了什么?”

    “衣带诏!”夏完大声回答出项康抢先发明的名词,说道:“天下共主义帝被伪王项羽所欺,敕赏封罚,不能自主,不得以,只能是将诏书暗藏在锦带之内,令心腹人送往关中交与我主,令我主依诏行事!我主奉诏讨逆,自然该当成为讨逆盟主!”

    司马的脸色更变了,半晌才强笑道:“一派胡言!项康小儿果然是胆大包天,竟然敢伪造义帝诏书,也不怕天地不容,将来死无葬之地!”

    “大王,我主汉王知道你不会轻信。”夏完马上答道:“我主汉王只要外臣问你一句,为何你帮伪霸王项羽设计离间我汉国君臣,会被我我主汉王提前识破?”

    “熊心小儿告的密?!”司马心头又是一跳,马上替项康怀疑上了倒霉的楚义帝熊心。

    “大王,现在你该明白人心所向了吧?”夏完乘机劝说起了司马,说道:“项羽无道,以臣欺君,先是私废义帝之约,使我主汉王先入关中而不得其赏,继而分封不公,肆意欺凌天下诸侯,现在又弄权结党,肆意欺压天下共主楚义帝,污国害民,毒施人鬼,天下人人共讨!人人得而诛之!大王你为义帝臣子,理当整顿义兵,举武扬威,与我主汉王共讨伪王项羽,匡复社稷,创建万世不易之功!”

    夏完的慷慨激昂当然是白费力气,司马根本就没听进去半句,眨巴着小眼只是去看李左车,李左车不动声色,半晌才说道:“大王,不妨看一看项康逆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