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070
    最先发现这个事的人是绯色, 起因是他察觉到自己在槐花巷后山圈养的东西有异样, 去查看时就得知了祈愿游戏的存在,而后顺便就把这个消息卖给了管理处。

    那个时候, 无论是他, 还是玉衡, 又或者管理处的人,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后来的样子。

    那场游戏把金恬牵连到其中,正好玉衡冒出想买山的念头,接下来就遇到了那个赵仙师。其实那个时候, 他就提到了深渊有变。不过玉衡一向只关注她兴趣爱好以内的事, 对其他不感冒,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然后就到了开学, 玉衡报道的第一天, 发现同班同宿舍的女孩是祈愿游戏参与者……这些所有, 一环扣一环,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

    ……

    “……我们以血色印记为线索,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与确认, 目前初步得出了结论……祈愿游戏的源头很可能就在溪南, 而且传播的时间不算很长, 也因此参与者的数量,比预计的少很多, 但即便这样, 除去事情发生之前已经死亡的人员外, 截止今天, 我们在溪南市范围内,前后一共找到了十八名受害者,无一例外都是年轻人,广泛分布于初中到大学这个群体之中……”

    冯褚说了长长一段话,之后喝了一口姜晴天送来的茶,又继续道,“这期间,其他地方也陆续发现了游戏参与者,有死去了的,但也有幸存者。关于这一点,管理处提出了两种可能——”

    “一个是游戏的幕后主使者实力有限,所以在唐宋取出种子的那一刻,就只能摧毁溪南范围内的所有参与者。而另一种可能……”他说着话,看向玉衡的目光,多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是在那个时候,或许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将幕后主使者的力量,限制在了溪南这片地界。”

    ……

    而当时这片地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也就是玉衡了。所谓的神秘力量是什么,不言而喻。

    玉衡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等冯褚说完之后,问了一句,“唐宋那个狗东西呢?”

    冯褚:“……”

    又这个让人X疼的词,当初他也被骂过来着……所以小姑娘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词?

    他抽了抽嘴角,而后回道,“目前为止还关在管理处的禁闭室里,不过事故调查是由雾山的人自己来做的。之前繁语跟我说过,结果差不多这两天就能出来。”

    “甜甜你等一下,我问繁语看看。”冯褚说完,摸了手机给繁语打电话。

    两人在电话里交谈了几句,他挂断电话后,对玉衡说道,“繁语说已经有结果了,只是雾山那边还没有正式送过来,不过雾山这一代的执法者明彧现在在溪南,他应该知道,可以问……”

    冯褚话没说完,就听一声轻笑,“冯褚你这演技太辣眼睛了!”

    是绯色,他从楼上走下来,手机不离手,手指还有规律的在屏幕上滑动,真是走路都不忘玩游戏。下了楼梯之后,他径直朝着朝夕所在的沙发走去,眼看要走到了,脚下忽然一顿,而后硬生生掉转头,走到冯褚旁边,一屁股坐下去。

    他视线盯着手机屏幕,一边跟冯褚说道,“我们楼下是开门做生意的,正正经经,楼上也不会吃人,玄门的人想来探口风就直接来呗,何必这么拐弯抹角,还让你用蹩脚的演技来伤害我的眼睛!”

    冯褚:“……”

    人艰不拆懂不懂?!你还是我朋友吗……不对,屁的朋友,这个就是嘴毒心黑特别损的王八蛋!

    冯褚努力收起被拆穿的尴尬,索性也坦白的问,“明彧也跟着来了的,不过在外面,我能让他过来吗?”

    玉衡拿叉子戳了一块蛋糕喂嘴里,点点头,“嗯。”

    ……

    收到冯褚消息的那一瞬间,明彧恍惚回到了多年前,第一次被人带着去见雾山掌门时,那种紧张又忐忑的心情,还有一些恐惧。不过那时是害怕雾山的掌门看不上自己,而现在,是对深渊之主的畏惧。

    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调整好心态,结了账穿过马路,往甜品店二楼走去。

    进门就见深渊之主一袭繁复女装,斜倚在沙发上,如墨青丝铺散开来。

    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态差点又崩了,明彧脚下一顿,片刻后,才若无其事的走进门,不着痕迹的挑了一条离朝夕最远的路线,绕着走到了绯色他们那边,挤在一起,提前过冬。

    玉衡咬着叉子,盯着他们看了看,有些不解的问,“朝夕很乖的,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怕他?”

    话音落下,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了一般。

    明彧:“……???”

    谁?你说谁很乖?

    朝夕,深渊之主,你说他乖?!

    半个月前的那一战,云州原家和三大玄门从掌门人到门中精英,绝大多数人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你摸着你的良心,再把这话说一遍!

    绯色:“……”

    这话很熟悉啊,记得不久之前,某个大魔王还摸着他的头,像模像样的说了一句类似的‘小红乖’,从动作到语气,都仿佛是在哄阿猫阿狗……

    现在她把这个形容词用到了朝夕身上,果然想把深渊之主抓了当宠物的念头,从来就没有打消过!

    冯褚:“……”

    除了有点无语以外,没什么特殊想法,毕竟这些非人类大佬的事,不是他这种普通人能理解的。

    而被点到名的朝夕,掀开眼皮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应一声,“嗯,我很乖的。”

    反正很多时候跟她都是没办法讲道理的,或者说谁拳头硬,谁就是道理,所以他都懒得争辩了。

    其他人:“……”

    果然大佬的想法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

    ……

    明彧努力把在他脑子里盘旋不去的‘很乖’两个字敢走,说起了正事,“雾山关于唐宋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因为他个人的决策失误,使得事态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将近二十人为此死去,属于重大事故。考虑到事故中死者本身有一定的责任,再加上事件的不确定性,按照异常生物相关管理条例以及玄门规矩,最终决定废去他的修为,处三十五年刑期,关入位于长寿湖底的监狱,没有特殊情况,不得减刑。”

    玄门的规矩,比起现世的法律来,还要更为严苛。基于‘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基础上,参照现世的法律草拟出来,经过数十次商讨与修改后,最终定下来。

    这是为了警醒玄门中人,行事务必慎之又慎,因为普通人的生命实在太脆弱,经不起半点差池。

    玉衡点点头,“知道了。”

    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没有提出异议,就证明她是认可这个处罚的。

    明彧心里勉强松了一口气,而后继续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传递玄门的消息……”

    简单归纳下来就是——

    以后无论两位祖宗你们想要什么,都可以直接提出来,管理处以及玄门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满足你们,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两位祖宗,也恳求你们不要动怒,真要动怒,也千万实行精准打击,不要牵连无辜,人类这个物种太脆弱,这颗星球上的大多数物种也都很脆弱,经不起你们折腾!

    态度之诚恳,就差跪在地上哐哐哐磕头了。

    没办法,谁让他们没能阻止深渊之主进入现世,于是这段时间以来,所有参与那一战的人不可避免的都在忐忑,害怕朝夕事后跟他们算账。

    玉衡挥了挥手,“我想要的东西,自己会拿到手,不必你们供奉。”说完之后顿了顿,又补充道,“朝夕是我放出来的,他跟我有约定,只要你们别惹他生气就行了。”

    本来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但是她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来,再加上‘放出来’这个形容词,不知道为什么,明彧莫名听出一种‘关门放X’的错觉来。这个念头实在是太可怕了,吓得他一哆嗦,而后猛摇头,赶紧把它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正事说完之后,明彧又座了一会儿,就提出告辞,溜之大吉。没办法,这屋子里的生物太强大了,哪怕他们把气息收敛了起来,他也会不自觉的有心理压力。

    冯褚没有一起走,留了下来。

    他看着玉衡吃完蛋糕再喝掉奶茶,神色很复杂,一直不说话。

    ‘咔嚓咔嚓’的声音,有规律的响起,是绯色在捏开坚硬外壳的声音,而后将果仁喂进她嘴里,服务十分的体贴周到。

    “叔叔,你想说什么?”玉衡吃掉了坚果之后,扭头看他。

    冯褚闻言,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道,“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接到我妈的电话,说……说我堂弟谢如坤走了。”

    年轻的灵魂被囚禁在苍老羸弱的身躯之中,谢如坤终究是忍受这样的折磨,喝农药自杀了。但他本质上还是个懦弱的人,一时冲动之后,没多久就开始后悔,在恐惧与悔恨的驱使下,给家中父母打了电话,颤抖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一番折腾后,他被送到了医院。

    可惜最终抢救失败,死在了手术台上。

    这里面,有送医不及时的原因,也有身体太苍老虚弱的原因,经不起折腾。

    “我妈还说了,这段时间以来,镇上的丧事不断……就是那些跟人偶交易的人,因为承受不住,最终选择自杀的很多……”

    玉衡声音淡淡的回了一句,“那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冯褚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就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而已。甜甜,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