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等价交换,炼金术不变的原则
    不幸中的万幸,韩阳并没有伤到骨头,再加上年轻,医生大略估计养上一个多礼拜就可以正常活动。

    另一边,少了两个女孩子,八26的气氛变得沉重又压抑,所有人似乎都在憋着一股气,只等着明天摧毁男人本色。

    路小舟他们回来的时候,感受到的就是满屋子的低气压。空气似乎都变成黑色,五个大男人个个顶着张国仇家恨的脸,动作狠得几乎快把手机屏幕戳穿。

    “这是干嘛?”路小舟走进房间,自然地把手搭在洛川肩膀上:“放松放松,越这样反而越会出岔子。”

    洛川的动作停了,他抬头看向路小舟,眼里是路小舟没见过的愤怒。

    “你、你干嘛?”路小舟突然有点心慌。

    “你跟我来。”洛川起身抓住路小舟的手腕。

    “喂!”路小舟的手腕被攥得生疼,但洛川力气太大,她只能由着他带她出了房间。

    韩阳和林静静状况外地目送两人出去,再转过头时,众人已经都抬起头看着他们两个了。

    “没事。”韩阳知道大家是在担心他,忙开口说道。

    “没事就好,可吓死我了!”郑义起身想扑到韩阳身上,可一想到这人现在受了伤,他便不知可不可以碰他了,只能在一边一副想抱不敢抱的样子,莫名滑稽。

    “没事就吃点东西回房间睡吧,我们可能还要再磨合一下,会晚一些。”顾立闻见状,忙将上下乱窜的郑义拎到一边,温和地说。

    韩阳点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可刚走了两步,他却又回过了头。

    “对不起。”少年咬着嘴唇,一脸歉疚。

    “你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为什么要对不起?”顾立闻笑了:“别想那么多,李雷和我们配合的很好,明天一定会赢。”

    听了顾立闻的话,韩阳扭头看向李雷,得到的是一双冷静而坚定的眼睛。

    也不知怎的,李雷虽然一语未发,可韩阳的心情却似乎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加油。”他说。

    另一边,路小舟一路被洛川拉到了楼道里,她费劲地挣扎,却在洛川松手的一瞬间因为惯性,撞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啊!”她小声惊呼。

    下一秒,她就被洛川的双臂禁锢在了墙壁与洛川之间,男人急促的呼吸与她的距离近在咫尺。

    “真以为自己是女侠?”洛川的声音冷得像冰。

    被拉来的过程中,路小舟早就猜到洛川的愤怒虽迟但到,她嘟起嘴巴,企图用卖萌蒙混过关。

    “哼,我又不能见死不救。”

    可洛川却丝毫没上当,这一次他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寒气从内而外散发,语气冷酷至极。

    “上一次漫展,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

    “这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嘛,如果我没有下去,事情说不定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简单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我……”路小舟还想继续反驳,可她一抬眼,嘴里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洛川的眼圈红了,男人眉头紧锁,愤怒、恐惧与心疼混合成难以言表的情绪,通通揉杂在了他复杂的眼神中。

    他松开手,弯下腰,将头抵在了路小舟的肩头。

    “对不起。”他低声说。

    “哎呀,你道什么歉呀?”路小舟的鼻头突然变得酸酸的,她拍了拍洛川的后脑勺,语气轻快地说:“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别这样啦,会影响到明天比赛的情绪。”

    洛川没有起来。

    “好啦好啦,别生气啦,乖乖乖,能不能让姐姐我省点心,刚刚哄完韩阳还要哄你。”路小舟双手搞怪地揉弄洛川的头发,好像在蹂躏一只乖巧的大金毛。

    “哄我也不会好。”洛川闷闷的声音传来。

    ???

    路小舟以为自己听错了,洛川是在撒娇吧?钢铁大直男洛川,是在撒娇吧?!

    “哈?”她迟疑地问。

    洛川抬起了头,表情又变得像从前那样波澜不惊。他直起身子,重新伸手将路小舟圈在自己怀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怎么会跟你生气,我只是在想,以后我可能要把你和我铐在一起才会安心。”

    “……?!”

    路小舟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以洛川的性子,他真有可能说什么就做什么!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洛川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搜索了起来。

    “你……你在干嘛?”路小舟瑟瑟发抖。

    “上网买手铐。”

    “!”路小舟一听,忙动作迅速地夺下了洛川的手机:“有话好好说!小心被查水表!”

    “水表?什么?”

    路小舟没时间解释,她拿起洛川的手机看向屏幕,刚刚刷新出来的购物界面让她一瞬间脸就红了。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关联搜索!!!”她大脑一片混乱,脸热得像刚出锅的大包子。

    幸亏洛川还没看见这些东西!她迅速退出辣眼睛的购物界面,觉得还不够,直接把洛川手机里所有的购物软件都删了!

    “你干什么?”这次轮到洛川无语了。

    “你以后想要什么都告诉我,我来承包!”路小舟大声嚷道。

    少女的脸依旧红扑扑的,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带着朦胧的水汽。

    怒中藏娇。

    洛川看怔了一瞬,随即笑了。

    他伸手捋了捋路小舟凌乱的流海,低低开口道:

    “好吧,那我要你以后都平平安安的,不要冒险,不要离开。”

    “……”

    “怎么?要反悔?”见路小舟不说话,洛川挑眉问道。

    “才不会,本小姐向来说到做到!”路小舟梗着脖子跟洛川杠:“但是等价交换是世间万物都需要遵循的原则,我承包你的愿望,相应的,你也得满足我的一些条件。”

    “什么?”

    “就先要一个明天的胜利吧!”

    路小舟伸出拳头在洛川胸前点了点,表情里透着一股子认真和自信劲儿。

    洛川愣了一下,很快就没忍住又笑了出来。

    他也伸出拳,跟路小舟的碰了碰。

    “这还用说?”

    ……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深,而窗内的战意,也越来越浓……

    ……

    第二天,分站赛的第二轮比赛如常继续进行。

    八26作为八号,是第四组登场的,对手的男人本色与他们同时上场,光头脸上的淤青十分明显,眼里的怒气与惧意根本遮挡不住。

    双方在台前鞠躬,然后分别走向两侧。

    “我爸果然施压了,那个光头现在心里一定很慌。”郝帅说。

    “我昨晚也向那边提请了男人本色的备案,他们这几个人以后再想进入职业圈子,可能性近乎为零。”顾立闻补充。

    李雷:“干的漂亮。”

    “那现在,我们就欠他们一个悲惨的退场了呗?”郑义笑嘻嘻地问。

    “我们要从每一个角度摧毁他们。”洛川平静地回答。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目的,人渣就该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路小舟挥舞着拳头,眼里闪着斗志满满的光。

    说话间,一行六人昂首挺胸地走进了比赛区域,坐定。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