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情话
    大宝贝如今是吸收知识极快的年纪, 应如是带着她在外面走一圈,回来便觉得被掏空,大口灌水,瘫在沙发上撸猫。

    应桐桐还挺有精神, 屋子里跑来跑去。

    应如是问她,“不累吗?”

    应桐桐笑嘻嘻道:“玩不会累。”然而吃完午饭应桐桐就困得眯眼, 洗了把脸上床午休。应如是趁机打电话问王薇师亲子节目的事。

    “妈妈带孩子的节目今年应该没有录制了, 但有一档爸爸带孩子的还在找嘉宾。”母子综艺在暑期就播放完了。

    应如是失落, “我想多陪陪大宝贝。”

    王薇师严肃,先前手上的艺人都回归家庭, 她可不希望应如是也如此, 她的心禁不起折腾了。迅速思考后道:“给你提前报名明年的名额?”

    计划赶不上变化,应如是没答应,叹道:“明年再说吧。”

    猫猫不知从哪叼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吐在地板上, 吐完溜了。应如是和王薇师聊了几句, 挂电话扫垃圾。

    下午应如是陪大宝贝写作业,题目机灵鬼怪得很,画迷宫都成了题。

    应桐桐写作业写得可有趣, 完成任务后笑眯眯道:“我要快点长大, 老师说高中的作业更好玩。”

    应如是欲言又止,这老师可不得了了。

    晚上原戚生下班回家, 应如是不主动搭理。

    然而……

    “爸爸这是什么呀?”应桐桐看见原戚生回来跑到他身边。

    原戚生手里提着一个白色袋子, 应桐桐踮脚探头好奇里面是什么。

    “哇——”下一秒应桐桐的喜悦声清脆响起, “给我的吗?”应如是听声音能想象出大宝贝昂首看闷骚原的兴奋表情。

    “给是是的。”

    “噢。”应桐桐发出声音后父女俩噤声,只听见玄关处窸窣换鞋声。

    给我的?

    应如是清嗓,“大宝贝,梨子炖冰糖好了——”秋季干燥,她削梨炖了一锅甜水。

    应桐桐颠颠跑来,手中空无一物。

    原戚生跟在应桐桐后头,经过客厅瞅了一眼应如是,面上似笑非笑,提着袋子进卧室,全然没有立即送礼物的趋向。

    应如是瘪嘴,低头盛汤给大宝贝,“吃完还有。”

    应桐桐点头,仰脸接过专属她的碗,勺子舀半勺,小嘴呼呼喝下去。

    “甜甜的。”应桐桐笑道,然后端着碗去桌上吃。碗放桌子上时猫猫跳上来嗅,应桐桐偷偷瞅一眼,没人看到,便勺子舀半勺倒在手心,让猫猫舔。

    然而猫猫压根不吃这玩意,喵一声趴下去,猫眼圆溜溜注视应桐桐,仿佛要看她吃东西。

    应桐桐见此嘟嘴,黑溜溜的眼睛流露出失望,喃喃道:“很好吃呀。”

    她看看手心,最后腰顶在桌沿上半身趴在桌上,伸手抽纸擦掉汤水。

    另一边应如是心痒痒,想着原戚生给她带什么东西?大宝贝怎么不剧透?

    她拉不下脸亲自问,在锅边墨迹一会,最后手上端着两碗梨汤来到餐桌,和大宝贝并列坐。

    卧室里,原戚生将袋子放在化妆镜前,打开衣柜脱掉外套换衣。

    今天下午他不在研究所,上午他将工作基本完成,剩下的简单工作交给博士生,下午找原乔奇了。

    昨天应如是的苦恼他有放在心上。

    应如是想要跳舞,又想获得足够关注,除了参加跳舞类综艺原戚生想不到别的办法。

    至于平常跳舞类综艺都是小打小闹,热度不够,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办一个有热度的跳舞节目不就好了。

    原戚生毫不客气地再次麻烦侄子。

    原乔奇自然很为难,但是在小叔叔信任又凝重的目光下,含泪点头答应——秦苗他都不带这么宠的!

    不仅如此还要听小叔叔头头是道。

    原戚生:“选舞要选好,和异性有亲密肢体接触的舞要斟酌,大宝贝快五岁懂道理记事了,我和应如是作为父母要给孩子树立良好的夫妻形象。”

    原乔奇瞅小叔叔,跳舞是正经事吧……

    原戚生:“最好是周期节目,和本地电视台合作,不要同外省合作,大宝贝还小,孩子的成长过程家长缺席太多不利于身心健康。”

    原乔奇没注意到小叔叔说最后一句时眼神略微黯淡,他只是心疼大宝贝被小叔叔拉出来做幌子,听不出来小叔叔面上宠女内里宠妻他就是个傻子!

    原戚生给了原乔奇众多条条框框,然后挥一挥衣袖,留给原乔奇挺拔背影离开。

    苦了原乔奇揉眉琢磨,本地的,还要保证曝光,最好阳光正气能和原戚生科研工作相呼应……除了合作中央台原乔奇想不到其他。

    原乔奇嘴角上火,小叔叔可真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不过他不会因此埋怨,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小叔叔这样突然督促、刺激一下他,其实是教导他上进,一定是这样的!

    原乔奇安慰自己,投入工作。

    而原戚生则是直接回中科院宿舍,路上顺便买了盒巧克力和鲜花。

    他没忘应如是昨天生气了,因为他的直言。

    原戚生没有不乐郁闷,相反,他很理智、很冷静,袭承他做研究时的清醒。

    他还记得海岛上读书学到的知识,获取爱的三个武器:优秀、付出、情绪。

    毫无疑问,应如是很优秀,原戚生从未觉得应如是有抱他的大腿、原乔奇的大腿,如今的一切都是她凭自己实力得来的。并且如果不是当初的误会,也许她能走得更远。

    谈到付出,应如是付出很多,一个女人独自抚养大一个孩子,其中艰难可想而知。

    至于情绪——

    原戚生系领结的手一顿,嘴角微不可查地扬起。

    书里写着:我对你有情绪,只不过因为我需要你。

    餐厅里的应如是完全不知道昨天她的置气,原戚生不仅没有生气,也没有选择无条件包容宠溺,反而理性分析,欣然发现两人之间的发展符合爱情心理学逻辑。

    并由于她的表现,原戚生自觉要做出反馈。

    作为三十而立的男人,原戚生自信他是优秀的,而为了两人的可持续发展,他要做更多的——付出和情绪。

    所以原戚生去找原乔奇,所以原戚生一到家就进卧室换衣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

    一切都在原戚生理性大脑安排下井井有条进行。

    巧克力、鲜花、动人情话,推开卧室门前原戚生脑海过滤一遍有无遗漏,并两次检查鲜花花瓣有无压折。

    只是设想好的场景没等开始就结束了。

    因为应如是正要进来,举止风风火火,他一拉开门对方就撞进他怀里,下巴磕在他肩膀上,当即“嘶”的一声。

    所有堵在嗓子眼的情话、蓄积在心里的情绪被撞散,原戚生稳住身子退后一步,快手托住应如是下巴,眼眸温情关心问:“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

    应如是吐出舌头,眼睛上挑看闷骚原。

    舌头咬破了。

    应如是本和大宝贝喝梨汤,结果她们都要吃完了,桌上无人问津的第三碗也要凉了,闷骚原依旧待在卧室里神神秘秘。

    好奇心驱使,应如是决定随便找个借口进来看看。

    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倒先把自己弄“残”了。

    想到这里,应如是不乐地打量闷骚原,这才发现对方穿得一本正经,胸前口袋里还插着玫瑰。

    见鬼了,闷骚原一副准备出门相亲的模样。

    她蹙眉,下巴从他的手心抽出,问:“你干嘛呢?”

    舌头回到口腔,说话时伤口不小心摩擦,又是不适感。应如是不高兴写在脸上。

    原戚生叹气,转身将巧克力放到化妆台上,搂着应如是去客厅,客厅桌下翻出医药箱,找到西瓜霜喷雾,语气像是和大宝贝说话一样,“张嘴。”尽心尽力毫无怨言操心的模样。

    应如是全程不做声,只是眼睛直勾勾盯着玫瑰花。

    原戚生叫她张嘴,她张了,还配合地喊一声,“——啊。”双手安分地垂落在身侧。

    应桐桐见有情况,抛下和她玩耍的猫猫哒哒过来,“是是怎么了?”

    原戚生专注盯着应如是舌尖破损处喷药,同时不忘回答大宝贝,“是是舌头破了。”

    应桐桐闻此立马抱抱是是,安慰道:“快快好起来。”

    应如是垂首看向大宝贝,胡乱点点头,随后眨眼,目光示意大宝贝瞥向原戚生胸前的玫瑰花。

    ——他要干什么?

    应桐桐接收到是是的信号,看过去,见到爸爸胸前的玫瑰花,捂嘴笑道:“我还以为爸爸要把玫瑰花送给你呢,结果他自己戴上,哈哈,爱美的爸爸。”

    应桐桐之前在袋子里看到花和巧克力盒两样东西,原戚生当时只说袋子里的东西是给是是的,也没说全给,所以应桐桐以为爸爸只送巧克力,花留给自己。

    原戚生被大宝贝的说辞惊到,碍于气氛不对,情话彻底说不出了,默默抽出胸前的花,递到应如是眼前,声音放柔些许缱绻,“给你的。”

    应如是眨眼,今天什么日子,突然送花给她?

    应如是表情原戚生尽收眼底,他喉结滚动,嘴角勾起,半晌,语气纯真似少年道:“喜欢你,所以送花给你。”眼神清澈又固执。

    原戚生深邃眸子里像是有块吸铁石,应如是和他对视,视线便被吸引住移不开了。

    白皙的脸慢慢变红。

    应桐桐则捂嘴,像是降低自己存在感似的,安静仰头看着是是和爸爸。

    应如是接过花,鼻子哼哼,眼角竟流露几分媚意,两人交叉的视线几分缠绵。

    原戚生笑,伸手圈住应如是,抱在怀里,“还买了巧克力,正好含在嘴里。”不会碰到伤口,而且巧克力慢慢化掉,甜味更持久。

    “嗯。”应如是吱声,张开手怀住闷骚原的腰。

    “我建议原乔奇制作跳舞类的综艺节目,不是说这类节目收视都不够高么,说明市场潜力很大,他很乐意。”原戚生眼也不眨地将一脸沉重的侄子说成乐意。

    应如是闭上眼睛,眼角泄露笑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陪大宝贝玩一天,中午没午休,精力不足了。

    此刻待在闷骚原怀里懒洋洋的,一似力气都没了,低声道:“你真好。”将身体重量压给闷骚原,哼唧,“我困了,想睡觉,晚饭你做。”

    原戚生从善如流抱紧应如是,回道:“嗯,你先睡,吃饭了叫你。”说完半搂半抱将应如是送到床上。

    徒留旁观的应桐桐,眼珠子滴溜溜转,瞄到猫猫,走过去弯身抱起,嘴里嘀咕,“猫猫你先睡,吃饭了叫你。”

    应桐桐学着爸爸的模样,面带微笑,小手轻柔抚摸猫毛。

    猫猫被小主人摇摇晃晃抱不稳的手法吓得炸毛,喵一声后从小主人怀里跳出。

    应桐桐吐舌,眼睛弯弯。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