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6章悟道而羽化
    “越界者死!”

    姜明脸上的憔悴瞬间变化为凶戾,如同行尸走肉般困锁在这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任何人来打扰这些师兄弟的安息。

    “咻~~”

    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朝夏树袭来,没有大意,夏树背后的夏禹剑顷刻出鞘,直接斩散了这道剑气。

    “御剑伏魔!”

    姜明见一击不中,剑分无数,再次朝着夏树激射而去,赫然正是昔日他自创的剑招——御剑伏魔,这一招简化了万剑诀施展的过程,但却加强了攻击的力度。

    如果说忍术结印的速度事关忍者的生死,那么对于修行者而言,打出法决的快慢对战斗的胜负也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

    “刑锁念刃!”

    见姜明的御剑伏魔攻来,夏树连忙打出了蜀山另一式剑诀——刑锁念刃,这一招可攻可守,漂浮在半空中的夏禹剑圣瞬间一分为七,化为七柄巨剑,排列在夏树周身,飞快的旋转起来。

    只见无数袭杀而来的气剑被这七柄飞速旋转的巨剑当场搅碎,姜明的这一式御剑伏魔被夏树直接破了。

    “本门功夫,并不外传,老实说来你究竟是是谁?”

    姜明也是认出了夏树用的招式,不过他这一身蜀山弟子的服饰真的很难认吗?

    “见过姜师叔,弟子夏树奉掌门之命进入锁妖塔,一是为了女娲后人之事,二就是姜师叔的事了。”

    “你喊我师叔?你是小师弟的弟子?”

    “正是!”

    “不,我不是你师叔,我杀了这么多师兄弟,早就是蜀山弃徒了。”

    姜明有些自嘲的说道。

    “姜师叔,过去的事情终究已经是过去了!”

    “没有过去,这一百年来我始终停留在那一天,怎么可能过去。”

    听到夏树这么说,姜明大吼着说道,他的话似乎是直接否认了他这一百多年。

    “时间能让一切都过去,这些死去的师叔师伯们早就放下了,放不下的也只有姜师叔你!”

    作为曾经的茅山天师境高手,超度一直都是夏树最拿手的,虽然以往他更擅长用符篆法剑说话,但面对姜明这样因为执念成魔,死后化鬼的存在夏树能做的只有让他念头通达。

    夏树刚一说完只见墓碑上的一柄柄飞剑齐齐颤动,在魂力的牵扯下慢慢飘起,这是昔日那些蜀山弟子残存的魂力,他们放下了,所以才不会像姜明这般被困锁在这里。

    “师叔师伯们在拱卫自己道的路上献出了生命,由此他们将彻底的跳出轮回转世之苦,也就是说,是姜师叔你成就了他们的道。”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听到夏树所言,看着这些已经放下仇怨的师兄弟们,姜明的双眼闪烁过一丝迷茫之色。

    大道三千,并非剑圣一条上善若水之道,李逍遥的有情道是道,夏树的强者之道是道,甚至魔道同样也是道,每个人的道都不相同,姜明的道在何方,还需要他自己去寻找。

    “姜师叔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命运让我被师父捡到,所以我成了蜀山弟子,命运让我遇见了女苑,没能坚守道心的我贪恋红尘,让一切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对与错,是与非,我也迷茫了,但心中的执念让我蹉跎到了今日,或许我真的该放下了。”

    说到这里,姜明的魂体开始慢慢飘散,看似迷茫的他已经悟出了自己的道。

    “爹?”

    此刻姜婉儿不在隐藏,直接从后面走了出来,这一百年的时间她和父亲从未有过交流。

    “婉儿,你长得和你娘真像啊,很抱歉,第一次见面爹就要和你说再见了。”

    魂体开始消散的姜明声音中有些遗憾,也是最后的遗憾,作为一个失败的求道者,在过去的一百年岁月中他从未尽到过父亲的责任。

    “爹娘不在了,接下来的路纵然只有一个人也要好好走下去!”

    “我知道了,爹,你也保重。”

    听到父亲最后的叮嘱姜婉儿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泪,作为人和妖的结晶,她从未抱怨过自己的出生,她为在痛苦中沉沦的父亲感到悲哀,今天夏树帮她解脱了父亲的痛苦,对此她非常的感激。

    “谢谢夏公子!”

    目睹姜明羽化之后,夏树耳边传来了姜婉儿的道谢声。

    “婉儿姑娘不必谢我,这些都是我作为蜀山后辈应该做的。”

    话说如此夏树也是有些小小的失望的,锁妖塔的场地限制了他的发挥,他和姜明的战斗只打到一半就仓促的结束了。

    “另外不知婉儿姑娘往后有何打算?待我完成了掌门交给我的任务之后便带姑娘一同出去。”

    夏树开口问道,这也是他之前就想好的。

    “我打算出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以前我的世界只有锁妖塔这么大,但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丽吧!”

    姜婉儿的眼神中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是很美丽,婉儿姑娘一定要将往昔失去的全都补回来!”

    “嗯!”

    在姜婉儿的指引下夏树往关押灵儿的地方去了,而锁妖塔之外,蜀山的一处偏殿之中,姜明牌位前的不曾燃烧的香无火自燃,飘起了袅袅青烟。

    牌位前默立的剑圣睁开了眼睛,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没想到师兄被夏树的一番‘歪门邪道’化解了心结,不过这样也好,我从师兄身上悟出的道或许并不适合师兄。”

    姜明无法放弃对女苑的感情,但剑圣却因为对天下苍生的博爱放弃了他对巫后青儿的小爱,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只是夏树劝人悟道容易,他自己却很难,因为他选择的是强者之道,何为强者,多强算是强者?这都是往后他需要扪心自问的。

    或许这也是夏树成为蜀山下一任掌门的最后一道障碍,而对于这些夏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他甚至可以借用诗仙李白的一句诗——“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这个世界不行,还有下一个世界,总有一天夏树会明白何为强者之道的,那一天他将成为真正的强者,屹立于诸天之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