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0章 一笔交易
    何宸风在电话响起的第一瞬间拿起听筒,“喂,嗯,我知道了,你等着,我拿笔记一下,那些材料你先保存好,我要用的话会联系你。嗯,你现在说吧。”

    何宸风说到这儿,就拿起笔,把电话那端小钱说的话挑重点记下来。

    二十分钟后,他再次拿起听筒,拨通魏新晨家里的电话,这个时间,是晚八点。

    “你找我干什么?”魏新晨的语气很不好。知道那边说话的是何宸风之后,想要把电话挂断。

    何宸风的一句话,阻止了她的这个动作:“不想让你爸爸进监狱的话,你就听着。”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满意吗?”魏新晨有些歇斯底里。

    她爸爸的事,她以前不知道,可长大成人后,就算没人告诉她,她也能猜得出来。只怕没少以权谋私。

    “不满意,做个交易吧,告诉我,你找谁做的法,人在哪?否则后果如何你知道的。不信的话,三天之内,就会有人找上你爸。”

    何宸风的语气让魏新晨打了个激灵。她妈妈走过来,皱着眉头看着她的脸,问她:“怎么了?谁的电话?”

    魏新晨捂住话筒:“没谁,一个熟人,妈你去歇着吧,一会儿我这边就完事了。”

    “给你十分钟时间。”何宸风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魏新晨放下电话,走到穿衣镜前,看着她的脸,也没有明显的斑点,可就是不一样了,看起来晦暗无光仿佛是陌生人。

    她这是怎么了,她曾经引以为傲的才华和漂亮脸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消失了。现在的她站在人群里就是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女子。甚至只能勉强够得上一般人。这对心高气傲的她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过。

    难道这就是报应,就是高人说的反噬吗?魏新晨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靠坐在床边的地板上,看着床头柜上跟她爸爸的合影,父女俩笑得很开心。

    停止吧,再也输不起了。魏新晨想到这,擦了眼泪,拨通了何宸风办公室的电话。

    北安,刘梦棋去楼下找于采蓝的时候,跟她在半路遇到。

    “还好,你没挨浇,怎么回来这么晚?路上有事吗?”刘梦棋看到她身上没湿就说道。

    “是杨家的车半路上坏了。我等了一会儿没修好,然后又打车回来的。”

    “哦,那快走吧,下雨了有点凉,回去我给你找件衣服披上,别着凉了。”刘梦棋说着,拉着于采蓝往刘映山的病房走。

    半路上于采蓝问她:“你爸现在怎么样了?好点没?”

    “嗯,好多了,小于你和邵老开的药方很管用。我爸说想尽快出院,在这儿住够了。你看呢?”

    “嗯,邵老说行就行。”于采蓝说道。她心气有点浮躁,不怎么爱说话。

    刘梦棋发现了,说道:“你最近累了吧,去我家待几天休息休息吧。我家保姆做饭很好吃,让她给你补一补。”

    “那不用,你爸没什么事了,我也得走了。我打算尽快回沂州,那边还有几个同学要见见,不然毕业以后各分东西,再想见就难了。”

    她这么说,刘梦棋倒没法再留她了。刘梦棋心里觉得歉疚,让于采蓝急匆匆大老远地跑一趟。总觉得她现在的精神状况跟她有关系似的。

    回到病房之后,于采蓝看了看刘映山的情况,恢复得确实挺好。也就放心了,她没再和刘梦棋他们多聊,早早地去了套间的单人床上睡了。

    刘红宇夫妇见她那边没了动静,俩人小声问刘梦棋:“她怎么了?看着身体不好似的?她以前就这样吗?”

    刘梦棋摇摇头:“不知道,也许是来回奔波累的吧?以前不这样。”

    刘红宇老婆说道:“不对劲,坐飞机不至于累成这样的,我怎么觉得她像是失了魂似的呢?要不要找人给看看?”

    她的话受到了刘红宇的反对:“什么年代了,你还讲这个?别乱说,兴许歇几天就没事了。”

    他老婆听了,不乐意了,指着他:“哎,你还别不信,真有这事……”

    这时睡梦中的刘老翻了个身,他们几个就不说话了。刘梦棋担心地扶着门框看着床上的人,直到被她嫂子拉走才作罢。

    于采蓝其实是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力又特别好,一般人以为自己在小声说话别人听不到,事实上她却听清楚了。

    夜晚的病房安静异常,因此当电话响起的时候,刘梦棋他们几个全都听到了。于采蓝也醒着,从听了刘红宇老婆的话之后,她就没睡着。

    因为是打到刘映山病房的电话,于采蓝当然不会接。她以为是找刘家人的。

    可没想到刘梦棋放下电话之后走到里间,于采蓝听到声音坐了起来。

    “你没睡啊?采蓝?”

    “刚才睡了,才醒。”于采蓝没说实话。

    “哦,刚才的电话你听到了吧,是你男朋友打来的,姓何是吧?”

    这倒让于采蓝没想到:“他说什么了?”

    刘梦棋说道:“他说让你先别走,他明天就来北安,到时候来接你,让你跟他一起回沂州。”

    “哦,他要过来呀?他是有事吗?”

    刘梦棋想活跃下气氛:“我看才不是,就是不放心你,特意来接你的。采蓝,你们这样很让人嫉妒啊?你看看,我都要得红眼病了。”

    刘红宇老婆对于采蓝的看法改变很大,从刚开始的不以为然,变成了后来的感激和敬佩。

    她听到刘梦棋这么跟于采蓝说话,也过来凑趣道:“小于,你男朋友真挺好的,我家红宇可就差远了,别说梦琪,连我都羡慕。”

    不远处的刘红宇插话道:你看你,你们女人聊天,带上我干什么,我对你还不好啊?你可不能太贪心了啊。”

    他们的心意于采蓝明白,她笑了笑:“那是啊,我男朋友当然挺好的。可是梦棋你不是也有吗?我还没看到过他呢?”

    刘梦棋说她:“你还真不客气,自己夸上自己男朋友了。我那个你这次恐怕看不着。不过他长相也就那样了。真黑呀,我觉得天黑的时候他要是不笑都找不着他。”

    “真有那么黑呀?”于采蓝有点不信。

    “真有,不骗你。”刘红宇老婆哈哈笑着说道。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