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鲛魔
    “我不知道它是谁,一团从水里冒出来的黑雾。”

    胡嘉身上的鳞片是蓝色的,鳞片已经蔓延到了脸上,不用问也知道与他皆为契约的妖,是鲛人族。

    “你们家祖坟前的那条河?”

    “你怎么知道?”

    猜的,“你的选择,他同意吗?”

    “只要没有水,他就出不来,再说,我生我死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对他而言,没有了我,也就是再找宿主。”

    “你坚持了多久?”

    胡嘉看着自己在墙上画的记号,一共十四画,“只要熬到日落,我就成功了。”

    没有人会愿意主动放弃自己的生命。

    十四天不吃不喝的坚持,这是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的?

    誓死的决心如此之强,可他忽略了它。

    与它结了契约,在它进入他身体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共修了。

    一生俱生,一死则灭。

    这与何雪连、青藤妖不同。

    青藤妖是因意外获得的灵性,而她本身并不知道,加上没有受道指点,不懂任何修炼的法门、口诀,所以她的灵性,只是让她获得了永生。

    但眼前这只鲛魔不一样,它处事有理有章,目的性也很强,它要的不仅仅是人类的精气,促进自己的修炼,净化修为,而是连他们的骨血也一起吞噬了。

    它不会任由胡嘉毁了他的计划。

    如果没有猜错,它很快就会出现了,一旦出现,后果将难以预料。

    “你去看一下罗法医来了没有。”

    “你故意支开我,是想做什么?”

    杜隽深邃的望着她。

    “他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熬得这么辛苦,难道你要让他的努力前功尽弃?”

    “事情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大厅里的光线,比刚才又暗了一些,时间已经不多了,“出去。”

    “快。”

    瞧着杜隽那凝重的神色,木梓昔只好不情不愿的往大门那走去。

    门一开,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木梓昔就被撞到了。

    耳旁传来了尖叫声。

    几滴水落在胡嘉的身上,像是热锅上落的水,快速的蒸干了,而刚才有水珠滴落之处,重新长出了鳞片。

    干燥、红肿、发痒的皮肤,重新长鳞片,这样的疼痛不言而喻。

    “杀了我,求你们…我受不了了……”

    吱——

    又有几滴水珠落在了胡嘉的身上,与刚才一样,水珠渗进皮肤里,长出了色泽靓丽的新鳞片,瞬间将那黯淡无光的旧鳞片比了下去。

    杜隽望着盘旋在胡嘉上方的黑色水雾,似乎并不意外,轻描淡写的一句,“何必这样折磨他?”

    “那是他自找的!”说着,又有几滴水落在了胡嘉身上,“想死,问过我了吗?”

    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声声呻吟灌入耳里,令人揪心。

    这样的惩罚,未免有些残忍。

    “够了,别再折磨他了!”木梓昔嚷着。

    鲛魔怎么可能听她的话?

    水滴从未停止,而且速度快慢交错,撕心裂肺的叫声,在客厅里游走。

    叫得人心慌。

    木梓昔拉了杜隽的袖子,“杜队,你快想想办法啊!”

    “是你不肯出去的。”

    “你…早就知道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杜隽的表情淡得如水,完全不知道他是真的想知道,还是随口一说。

    “与你无关!”

    “你真的觉得,自己斗得过他?”杜隽挠了挠耳朵,那疼吟声,他有些受不了了,“先救他吧,要不然,就晚了。”

    鲛魔闷哼不语。

    “他死了,你盘算多年的事,可就要满盘皆输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你没有选择。”杜隽顿了顿,“除非你不想就她。”

    鲛魔狐疑的看着他,“你知道?”

    “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我?”杜隽将自己的匕首拿出来,“又或者……”

    “你是龙族二殿下?”

    杜隽淡笑,“眼力不错,知道怎么选了吧?”

    倾盆大雨落在胡嘉的身上,起初,他还疼得直哎哟。可随着落下的水越来越多,干裂的皮肤,在水的轻抚下,渐渐的缓解了他的痛楚。

    所有的旧鳞片被水打落,重新长出的新鳞片,光泽像灯一般,照亮了大厅。

    都说鲛人之泪,宛如夜明珠,不曾想,它的鳞片也没如此?

    “为什么……”胡嘉恶狠狠的看着杜隽。

    他坚持了这么久,只差一步,他就可以摆脱了它,再也不用日日夜夜守煎熬。

    可如今,他是白熬了这十四天了!

    “就算我今天不来,你也死不了。”

    “什么?!”胡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离开了水,鱼怎么可能活!”

    杜隽淡笑,“鱼是不可能,可它真的是普通的鱼吗?”

    “如果不是你的心里产生了贪念,被它蛊惑,它也不会与你共生。”

    胡嘉呵呵的笑了,这笑容的背后,没有半点生气。

    “你我各取所需,我让你见了素素,让她陪了你三年,你也该是时候,帮我一次了。”鲛魔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是你制造出来的幻象!”

    “是什么不重要,开心就够了。不是吗?”

    胡嘉一怔,再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在过往的三年里,只要他按照它的方式去做,吸取了人的精气,就可以看到素素。

    一开始他不信,后来缕试缕见呈现。

    可只是见到,却没有办法将她拥入怀里,每次见完,他得到的只有满满的失望,满满的心疼。

    ‘要她,得到她’的念头,在心里萌生。

    越是夜深人静,越是蛊惑心智。

    为了得到她,他开始变本加厉的伤人,一直到那天在水里遇到了文娜——那个被肖晟伤害,自寻短见的你女孩。

    他终于醒悟。

    再美又怎样,那不过是幻象,永远不可能变成现实!

    “为什么要选我?”

    “因为你是他的子孙!”鲛魔怒意涌上心头,盘旋在半空中,激动的将房子里的东西弄得乒乒作响,宣泄着自己的情绪,“如果不是他,我和亦菲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我们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就是因为他,一切都毁了!都毁了!”

    木梓昔听到亦菲的名字,又开始不淡定了,“你说的他是谁,亦菲现在在哪里?”

    “他家的荷花池里。”

    难怪木梓昔路过荷花池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叫她,“可是,文娜怀里的人鱼膏又是怎么回事?”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