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命抵一命
    端嫔眼疾手快的将那蒸梅花糕囫囵吞了下去。

    那速度,让闵惟秀深刻的怀疑,大陈是有多穷,一宫主位,连饭都吃不饱了么?

    说起来也是官家造的孽,后宫佳丽三千,像端嫔这样的无色无子又无宠爱的老妃子,的确是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端嫔一口气吃完了,这才回道:“知福姐姐向来身子弱,在生二皇子的时候,又伤了身子,身上断断续续的见红,见不得风。说起中秋节,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一年天气特别的好,知福姐姐少见的精神。中秋的时候,还特请皇后召了知慧妹妹进宫。”

    “我们还一起喝了桂花酿,吃了桂花糕。你们不知道,知福姐姐做的桂花糕有好吃,那是软而不散,糯而不腻,一口一个,吃完了口脂都不会掉……配上一壶茶,再吃几颗水煮芸豆间间口,别提多幸福了!”

    闵惟秀收回了对端嫔穷苦的揣测。

    这人分明就是一个好吃鬼,提到吃食就来劲儿了!

    审案子呢!你为什么要说什么桂花糕桂花酿还有水煮芸豆……

    怎么办,闵惟秀觉得,眼前的梅花糕看上去是那么刺目,它孤孤单单的,好像在思念自己好姐妹桂花糕。

    宋嬷嬷,能再来一盘桂花糕吗?

    姜砚之咳了咳。

    端嫔一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接着说道,“我们两宫挨得近,每次都是胭脂过来,叫我去请安之时,代为告假的。”

    她说着,笑容淡了几分,抿了抿嘴唇,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殿下,知福姐姐已经没了这么些年,二殿下又……我我斗胆说上一句,往事如风,莫要再提了。”

    姜砚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了门口一眼,走到了知慧的面前。

    从袖子里掏出那把金锁,轻轻的放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知慧转着佛珠的手一顿,“殿下此举何意?二殿下已经不会挡你的路了,你还将阿姐的陈年旧事,挖出来作甚?死者为大,望殿下爱惜羽毛,莫要做出让人后悔之事。”

    姜砚之伸出一根手指来,敲了敲那金锁,“喂,你听到了么?你阿妹不想要我给你伸冤呢!让我猜猜为什么?嗯,因为害死你的人,就是她吧!”

    知慧看着姜砚之神神叨叨的模样,手中的佛珠又拼命的转了起来。

    “害怕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临时抱佛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你还不出来么?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把你扔去庙里,让高僧念经,超度了啊……”

    姜砚之说着,看向了知慧的左手边,诡异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恨不得掐死害死你的人呢!你贴近一点,让她感受一下你的存在!”

    知慧猛的一下站起了身来,对着姜砚之拱了拱手,“殿下,我没有空陪你玩这种把……”

    她说着,脸色一变,快速的朝着自己的左边看去,明明没有风,她却好似感觉,这边冷得厉害,好似凉风吹来,吹得她起了一身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