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西江月(20)
    麻烦支持正版!晋江文学城  “你就是想我们死了你才好受是不是?”

    晏九云很是不满地回望着她:“你这个人, 跟我小叔叔说话温柔的很,跟我就凶, ”他忽涨红了脸,指了指归菀, “你是不是和小哑巴一样,都喜欢我小叔叔啊!”

    “放屁!”媛华顿时怒道, 一下听呆了晏九云:“你,你怎么也会骂粗话呀?你们不是诗书世家的姑娘呀?”

    啧啧称奇的样子, 媛华轻蔑看他一眼:“听懂了?跟你们阳春白雪也是对牛弹琴啊!你, ”她扬手戳指他鼻间, “能听懂什么呀?”

    晏九云亦觉受辱, 不服气道:“我也是读过书的!你们可别瞧不起人, 我小叔叔读书就很厉害, 你们汉人的典籍我小叔叔都熟悉得很。”说着见媛华匪夷所思的眼神投过来,立时泄了底气,“只不过, 只不过可能没你们读的多罢了, 我回去会好好读书的!”

    “什么叫我们汉人?”媛华听了顿时来气, “晏清源祖上可是出仕前朝的正经汉人, 是你们自甘堕落, 觉得当鲜卑人更高贵,数典忘祖, ”她揶揄撇嘴, 连珠炮地轰他, “你是不是在邺城也叽里呱啦说鲜卑语啊?很好听是不是?”

    晏氏确秉持鲜卑习俗,大相国晏垂平日多说鲜卑语,唯有用人之际,方同汉人世家大族讲起汉话,晏九云因自小跟着晏清源,鲜卑语汉话皆说的流畅,因晏清源素爱读书写字结交北方世家子弟,耳濡目染的,晏九云跟着学了点皮毛,此刻被媛华抢白了一顿,无话可说,只得闷闷答道:

    “我也会说汉话,我要是不会说汉话,你能这么编排我?我说鲜卑话,你还听不懂哩!等打完了仗我回去自会再多读书,别老瞧不起人!”

    说着眼中闪烁起希望之光,眼巴巴看着媛华,笑的讨好:“等回了邺城,你教我读书行不行?我,”他看媛华因方才的那阵激动,一小撮碎发搭了下来,特别想给她抚平了,忍了忍,还是换成口中的话:

    “我觉得你们学问肯定好。”

    简直痴人说梦,媛华像看怪物一样瞪着他:“你爱读不读,跟我们没关系,你要是放了我们……”

    媛华看他眼睛,似藏不舍,她虽是闺中少女,这样闪闪躲躲的心思,多日来已看出端倪,便缓了语气,非常温柔地望着晏九云:

    “小晏将军,破了寿春城,我们真的会随时死在你小叔叔手里,他虽然现在喜欢我妹妹,可你也说过,他妻妾成群,图的不过一时新鲜,等腻了,定是要杀我们的。”

    说着顺势滴下两颗泪来。

    晏九云第一回见她哭,不知女孩子流眼泪也是顶好看的,心中一时无措,忽瞥见帐上有人影过来,倒也机敏,忙提了声音呵斥:

    “叫你们来教我读书,还委屈你们了不成?”

    边说边给媛华狠命递了眼色,媛华一扭头,心口登时砰砰急跳,顺着他话,赶紧回道:

    “这本艰涩,小晏将军真想求学的话,不如先读了毛诗打底罢!”

    一时话音落了,帐上那身影却又晃晃的去了,难道不是晏清源?媛华存疑,又想他不可能这么快回来,毕竟朱叔叔是勇将,不缠个……正想着,帐帘掀开,进来一人,指向一直沉默的归菀道:

    “大将军请陆姑娘过去。”

    归菀浑身登时僵了,眼泪夺眶而出,转头扑进媛华怀中攥紧了她前襟:“姊姊,他又要……我真是生不如死,不想活了,姊姊,我快受不住了……”

    媛华一时无言以对,也只是泪流不止,抱住归菀:“菀妹妹,姊姊太没用……你再忍一忍,倘我们两个女孩子都不诚心服他,即便他破了寿春,百姓会服他么?他做的事,任谁也瞧不起的!”

    说着亲了亲归菀脸颊泪水,勉强笑道:“只要活着,谁知道几十年后什么模样?几十年前还没有他北魏呢!若是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看不见了,就是要死,也不能白白死了!”

    她二人便像被自己初次带来那日一样,小脑袋凑在一处,活像两只可怜的青雀儿,晏九云看得怔住,心底掠过无限内疚,可不知怎的,又觉庆幸,甚至有些欣喜:她俩当着自己的面,什么体己话都说,是信任自己呀!

    此刻却也不敢看她二人,有点儿心虚,只提醒媛华:

    “我小叔叔脾气可不好,赶紧让你……”

    媛华转头看他一眼,晏九云彻底愣了,话也咽回去了,其实那眼神里什么也没有,无爱无恨,无嗔无怒,只是像死了一般。

    “你想的什么破借口,正打着仗,晏清源信你有心思读书?没脑子的家伙。”媛华冷漠甩他一句,拥着归菀出去了。

    帐子里只剩愣愣的晏九云,好半日,才喃喃道:“我是好心给你们解围的,怎么还骂我?”

    如雾的雨丝打在脸上,归菀打了个寒噤,指甲在衣带上一下下掐着,逼自己清醒些。

    秋雨是凉的,不知是冷是惧,归菀很快抖个不住。

    她头发淋得一片湿漉漉,打帘进来,瑟瑟往边上立着了,这一切,被晏清源看在眼中,笑着问她:“下雨了?”

    归菀无声点头,晏清源冲她勾了勾手:“你过来。”见她赴死一般,半日才挪到眼前,他捉了乌金马鞭,一伸手便探到她白玉般的脖颈间,逗猫逗狗似的,左拂右扫,鞭底传来清晰无比的阵阵战栗,他淡淡开口:

    “以后我问话,不许摇头点头,要说话,听明白了么?”

    “是。”归菀声音细不可闻。

    晏清源这才丢了马鞭,起身展臂:“给我卸甲。”归菀脚下生根,晏清源等得不耐,一把给捞到眼前,低首警告:

    “抬起头来!再装死人,我一会在榻上弄死你!”

    见她面上又没了血色,晏清源目光却移到她胸前,算算日子,再重的伤也该好了,一通热流便自腹底直直蹿上来,这些日子,因为她,实在忍得辛苦,本想看她为自己卸甲逗弄的心思顷刻散了。

    归菀只觉眼前一黑,接着便是天旋地转。她失声叫出,但惊呼声随即被他灼灼的唇给堵了回去……许久许久以后,她的脊背方才重重地摔在了褥上。

    他身上的血腥味未散,甚至没有清洗,手上半干的血渍混着汗水化作深色污迹,滚得两人身上全是,晏清源头就枕在她腰间,喘息声沉如野兽,好半日,方慢慢平息下去。

    一侧眸,往下就可见花露点点,艳冶得很,晏清源顿时恶意地笑了,手指自丛间一过,勾抹出来,起身便往归菀口中送了进去。

    归菀犹在失神,一时受惊,虽不知何物,却挣扎着就要吐出来,晏清源不让,捏着她红唇,暧昧调笑:

    “好孩子,礼尚往来而已,尝尝罢。”

    明晃晃的铠甲在空中一划,那罗延不由大惊:“他会摔死的!”

    再定睛时,却见魏平在底下死人堆上打了几滚,一个骨碌起身,几步跳进了护城河,泅了一身血水,满身腥气地朝晏清源方向跑了过来。

    身后一记记冷箭要么射进了河水,要么射在了河中尸首身上。

    “受伤没有?”晏清源已迎了上来,魏平微喘摇首,将那宝刀在腰间蹭干净了才还给晏清源。

    晏清源皱眉收了,一拳打在他胸前:“谁许你走的险招?!”

    魏平满不在乎又蹭了蹭两手血迹:“末将就是想看看杀我父兄的到底长什么样!还能多杀几个人,何乐不为?”

    晏清源气极反笑:“看清了么?”

    魏平点了点头,忽奇怪地看向晏清源:“差不多看清了,和大将军一样,看着都不像武将!”

    “他都半截子入土的老头子了,怎能跟我们年轻英俊的大将军相比!”那罗延见机不忘拍马,晏清源乜他一眼,吩咐魏平:

    “回营,看今日损伤多少。”

    一行人回去,那罗延乘机揶揄魏平:“你当武将都长成你这么又黑又丑的啊!”因他几人素日关系亲密,开几句玩笑无伤大雅,魏平懒得反驳,却笑道:

    “也不是公子哥都长得英俊潇洒!”

    那罗延立刻清楚他话外之音,这是说的大相国家中的二公子晏清河了,拿胳肘碰了碰魏平:“这你都不明白,世子爷的娘亲是鲜卑有名的美人,二公子的母亲虽是什么柔然郡主,”说着压低了声音,开始比划,“胳膊那么粗,大腿这么粗,我都没她壮实,整天带着一群婢子乱砍乱杀的,一个月都不愿洗澡,也不学汉话,也不学鲜卑语,能生养出什么好儿子来?不过她近来身子不是很好,那么壮实的人,啧啧,也会生病呐!”

    “你说的是郡主,大相国后来娶的小茹茹公主如何?”魏平听他说的绘声绘色,全然忘了上一刻还在生死关头,好奇多问一句,那罗延耸了耸肩:“年轻是年轻,十五六岁的样子,只是柔然的那个习俗,你也知道,”忽地想起归菀媛华两个,贱兮兮地笑了,“陆士衡那两个女儿才是姊妹花……”说着顿了一顿,自语道,“不对,另一个不是……”

    到了营里,部属很快来报清点结果:除却被烧死的二百精兵,魏军损伤不大,左右两军加一起不过折了百余人。对方损失粗粗一算,比之魏军,严重多了,光魏平一人,便杀了百余人。

    几位副将商议了一阵,大都觉得寿春城易守难攻,确实不易一蹴而就,今日损伤也在情理,不过好在魏军器械精新,士马强盛,粮草也算充裕,跟陆士衡完全耗得起,只是对于这段时日能征善战的大将军晏清源来说,是否驳了颜面,众人难能从他面上窥探一二,大而化之议论纷纷,等了半日,才见晏清源丢了马鞭:

    “整顿一下,准备日夜围攻,连战个十天二十天,陆士衡再有奇招,也扛不住持久战。”

    寿春城四周被围堵得严严实实,陆士衡再无从续上粮草,他们已守城两个月,上奏要粮要兵支援,建康朝廷忙于内斗一直迟迟未能兑现,传言说陆士衡乃东宫一党,其他皇子想进办法掣肘,好似丢了淮河一线并非多大要紧的事,横竖尚有长江天堑,魏军不擅水战,总不能插翅飞渡大江。

    陆士衡守孤城,正是南梁朝廷多方势力角逐结果,晏清源喜闻乐见,此刻瞑目想了半日,忽阴毒地笑了一笑。

    待众人散尽,方施施然走出大帐,来到医官这里,见归菀胸前那支利箭早拔了,身上裹着的还是自己的鸦色披风,问医官道:

    “几日能好?”

    “幸好箭头偏了,否则这姑娘定失了性命,不过姑娘体弱,怕也得十天半个月能活动。”

    晏清源见她面色是病态的嫣红,嘴唇却苍白得很,伸手一探额间,果是起了高热,皱眉看着医官:“她这个样子,岂不是凶险?”

    医官忙上前探看,只得答道:“那也没办法,该用的药属下都给用上了,一来她受了重伤,二来又招风寒,扛不过去,也是……”

    说着就见晏清源投来狠狠一道目光,心头一凛,赶紧换了话风:“属下会全力以赴救这姑娘……”

    出来时医官不觉摇首,暗道怎就多了这么个烫手山芋,他随军多年,第一回救治女人哩!

    煎药的罐子,正汩汩翻着水泡,帐内暖流融融犹似江南春日,晏清源坐到了榻头,轻轻点了点她柔软唇瓣,眉头挑起惯有的笑意:

    “快点好起来,没有你,这十天半个月的,我会难熬得很。”

    目光却仍旧在少女玲珑的曲线上睃巡个不住,再移到她又密又黑的长睫上,翘翘颤颤的,惹人怜爱,忽瞥见足下一点雪白,鞋袜不知何时掉了一只,晏清源一想到今日到底是被人看去不少,心头顿起无名业火,俯身过去,将这一点雪白握住把玩,爱不释手。

    塌上传来嘤咛一声,晏清源松开她脚,凑上来见归菀半睁了眼,温柔笑问:“感觉好些了么?”归菀迷迷糊糊,头疼得几乎裂开,略微动一动,便挣得胸前白布上渗出点点血痕,晏清源忙按住她:

    “老实点!”

    “爹爹,什么时候能不打仗?我们回会稽……我不喜欢寿春……”归菀错认了他,只觉眼前人眉宇清俊,笑容可亲,昏头昏脑开始说起胡话来,晏清源抚着她秀发笑道:

    “小菀儿,会稽你是回不去了,跟我回邺城,那里有漳河水,有铜雀台,还有我处理政务的东柏堂,你就住在那里可好?”

    归菀依稀听见他应下来,忽冲他露出浅浅笑意,尽管虚弱,仍无碍美丽:“好……”晏清源一手滑过她腰肢,声音发腻:“你会喜欢东柏堂的。”

    等命人寻来媛华,药也煎好,晏清源错身给她腾出位置,兀自出了营帐,负手而立,顿了一顿,去看望今日受伤的兵丁了。

    听晏清源脚步声似远去了,媛华方略松口气,将归菀小心托起,一低头,那处殷红血迹触目惊心,她心头一酸,忍了片刻,方徐徐给归菀喂药。

    今日攻城的事情,她千方百计欲套晏九云的话,不想他一问三不知,只道自己被晏清源赶回中军大帐,很是不耐。媛华见他心气不顺,怕是没能打上头阵,跟晏清源怄气,遂也由他闷闷不乐去了。

    正等得心焦,忽得了归菀中箭的消息,她本还疑惑,见归菀衣衫不整地送来,登时猜出事情来龙去脉,又恨又痛,后来自又听闻了主薄卢静之事,已暗惊事情不妙,不过侍候半日,就被赶了出去,此刻复被招来,见归菀一张小脸烧得通红,时不时低喃几句,凑近了,却是什么也听不清,便用袖子按了按眼角,低声道:

    “菀妹妹,你可莫要怪将军……他,他也是为了……”

    余话不忍再说,再抬头,眼前一双战靴闪过,衣角翩然,知是晏清源回来了,心口犹似被人猛地攥紧,呼吸不来,简直要背过去。

    “我知你聪明,不过,在我这里,你唯一要做的便是给我照料好陆归菀,我丑话说在前头,敢动歪心思,”晏清源上前托了托下颚,第一回认真打量媛华,也还算清秀,他旋即松了手,“我就让你做我军中营妓。”

    开门见山,媛华看他眉眼含笑,犹带三分春意,明明一副风流自赏的世家公子好模样,一张口,吐出来的从来都是最可怕的话,尤其“陆归菀”三字,愣了片刻,丝毫不怀疑他绝对是言出必行的人物,口中涩极,却是温顺地应道: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