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正文在作话)

    真的要跟你对比都觉得丢份。

    原泽真甚至觉得是因为亚瑟那张池面过头的脸让上岛海产生了危机感。

    “非常抱歉, 因为我之前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亚瑟十分谦逊的道。

    一般都是打仗,开会,批文件。

    不懂人心的亚瑟王对着特地来找麻烦的上岛海这么回应着,让男人顿时便气炸了。

    “那是, ”贞德迟疑了一下。

    与其说那是令咒,不如说, 像是一大片的刺青, 根本看不到具体的划数。

    数条赤红的锁链, 围绕着一朵空心的花。

    ‘那个是什么鬼形状。’

    听完贞德的描述后,原泽真对00号说。

    ‘设计品位也太差了吧?’

    ‘又不是我设计的!!你不是总说要主系统宿主的福利么, 这不是挺好的么!’

    ‘不, 除了平时比较好藏,爆衣之后更加骚包以外,好像没有什么优点了。’

    ‘而且, ’原泽真顿了顿, 问道, ‘令咒用完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令咒是很强力的道具,用完之后,与从者间的契约变回自动解除。’00号道, ‘看, 主系统福利啊,你的话一天就会自动回复一条令咒, 这简直算是外挂了吧!’

    也不是每天都需要战斗, 不如说战斗的话可能根本就不需要使用令咒, 就算令咒真的没了也根本不用担心。

    因为原泽真本身就是个外观,是游戏里面bug一般的存在。

    亚瑟的戏份很短,其实也就是类似于在主角的回忆杀里出现一下,所以很快就拍完了。

    青年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走了过来。

    “拍戏的感觉怎么样?”原泽真问着他的感受。

    “有些难,”亚瑟带着些许无奈,“不过,算是稀少的体验。”

    “有发现什么吗?”

    原泽真暗指被贞德发现是敌人的男人。

    “名字是上岛海,是一名常驻的演员,但是因为我的对魔力没有作为ruler阶职的贞德的等级高,所以我也看不到他手上的令咒。”

    贞德还有名为[真名看破]的保有技能,隐蔽类的魔术或者幻术对他来说基本不起效果。

    “但我在他身边的时候,虽然很少,可也感受到了些许魔力波动,不排除对方召唤的英灵保持灵体化藏在附近的可能性。”

    要是普通人,可能会担心他们的对话会被灵体化的英灵听见,但是原泽真不。

    他觉得反正都要怼,被听见了也没什么,他不喜欢偷袭。

    他正打算说什么,却看见作为他们谈话内容的正主正在往这边走来,一看就没带什么善意。

    原泽真本来以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要过来摊牌,没有想到是为了别的方面。

    亚瑟接的是临时的工作,演技的要求不高,再加上之前从未接触过类似的东西,他已经很努力,作为第一次已经是做得十分不错了。

    但是上岛海不这么想,甚至还要过来找找茬。

    “喂!新人,别以为我刚才在导演面前给你个好脸就真是你前辈了!”上岛海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顶掉原来的那个演员混进来的,但就你那种糟糕透顶的演技,别白日做梦了。”

    出现了,剥削新人梦想的凶恶前辈。

    原泽真沉默了一下,倒也没生气。

    因为仔细一想,这也太滑稽,他没笑出声都算是给人面子。

    大兄嘚,你知不知道你眼前这个人是谁啊,是古不列颠的骑士王,你跟一位统治国家的君主谈演技,也真是太搞笑了。

    真的要跟你对比都觉得丢份。

    原泽真甚至觉得是因为亚瑟那张池面过头的脸让上岛海产生了危机感。

    “非常抱歉,因为我之前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亚瑟十分谦逊的道。

    一般都是打仗,开会,批文件。

    不懂人心的亚瑟王对着特地来找麻烦的上岛海这么回应着,让男人顿时便气炸了。

    “呀,真是谢谢了,实在是帮了大忙,主要是我看这个小伙子太适合这个角色了,还怕你们会拒绝我呢。”男人看起来十分高兴。

    “master……”被称作是“小伙子”的亚瑟看起来十分无奈。

    “还有你这头发是天生的吗?绿眼睛的话,你应该是外国人吧。”

    “是,是英国人。”原泽真答道。

    没毛病。

    “名字是?”

    “亚瑟。”

    男人瞪大了眼睛,然后更加高兴了,哈哈大笑道:“那真是太有缘了!”

    为什么他会说有缘呢?

    那是因为,亚瑟要扮演的,就是古不列颠的亚瑟王。

    所谓的,让本人来扮演本人,真是妙。

    这男人是真的很有眼光了。

    “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人会这么看我。”看过剧本的亚瑟对着原泽真道。

    原泽真其实有些庆幸被看上的不是贞德,因为如果是同样的情况,要让贞德出演圣女的话,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什么错,但还是太可怕了。

    “拜托了,亚瑟,要接近敌人的话,只能靠你了。”

    “若是您的命令的话,我必定会为您达成的。”

    于是,骑士王就要开始演自己了。

    这其实很难,因为他并不能够本色出演,剧本里的亚瑟王跟他根本就是两个人。

    显然王再怎么全能,也没有演过这种戏,干过这种活。

    作为戏服的盔甲让亚瑟有些不适应,因为那太轻了。

    原泽真一度想着干脆让他换回自己原本的战斗服算了,但因为解释来源会很麻烦,所以放弃。

    他跟贞德在暗处观察着那个,被贞德发现是敌人的男人。

    说实话,从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出来,系统选择的宿主也是人类,不可能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原泽真小声向贞德询问。

    “是令咒。”贞德道,“那人的手上有令咒,我看到了。”

    英灵优秀的视力让他在之前看见了男人手上的令咒,令咒有着独特的纹样,不可能只是偶然的刺青纹身。

    “master您可能看不到,他应该是为了隐藏身份,用了特殊的魔术,因为我的阶职技能和保有技能,所以才被我看破了。”

    那也对嚯,毕竟如果男人是演员的话,手上要是带着令咒,播在电视上岂不是都被全世界的系统宿主看到了。

    “另外,”原泽真道,“我怎么没看到我手上有令咒?令咒是个别人才有的吗?”

    “master,您的令咒,有些特殊……”贞德不知为何脸上染上了些许红晕。

    “啊?”

    ‘因为你是主系统的宿主,所以令咒不在手上。’00号开口解释。

    ‘那是在哪里?’

    ‘在背上。’

    ???

    原泽真撩起一点衣服努力回头看向背后,奈何看不到。

    只有房间里有镜子,浴室里没有,所以他昨天根本没看到。

    “贞德,我背后的令咒是什么样的?”原泽真问道。

    “那是,”贞德迟疑了一下。

    与其说那是令咒,不如说,像是一大片的刺青,根本看不到具体的划数。

    数条赤红的锁链,围绕着一朵空心的花。

    ‘那个是什么鬼形状。’

    听完贞德的描述后,原泽真对00号说。

    ‘设计品位也太差了吧?’

    ‘又不是我设计的!!你不是总说要主系统宿主的福利么,这不是挺好的么!’

    ‘不,除了平时比较好藏,爆衣之后更加骚包以外,好像没有什么优点了。’

    ‘而且,’原泽真顿了顿,问道,‘令咒用完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令咒是很强力的道具,用完之后,与从者间的契约变回自动解除。’00号道,‘看,主系统福利啊,你的话一天就会自动回复一条令咒,这简直算是外挂了吧!’

    也不是每天都需要战斗,不如说战斗的话可能根本就不需要使用令咒,就算令咒真的没了也根本不用担心。

    因为原泽真本身就是个外观,是游戏里面bug一般的存在。

    亚瑟的戏份很短,其实也就是类似于在主角的回忆杀里出现一下,所以很快就拍完了。

    青年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走了过来。

    “拍戏的感觉怎么样?”原泽真问着他的感受。

    “有些难,”亚瑟带着些许无奈,“不过,算是稀少的体验。”

    “有发现什么吗?”

    原泽真暗指被贞德发现是敌人的男人。

    “名字是上岛海,是一名常驻的演员,但是因为我的对魔力没有作为ruler阶职的贞德的等级高,所以我也看不到他手上的令咒。”

    贞德还有名为[真名看破]的保有技能,隐蔽类的魔术或者幻术对他来说基本不起效果。

    “但我在他身边的时候,虽然很少,可也感受到了些许魔力波动,不排除对方召唤的英灵保持灵体化藏在附近的可能性。”

    要是普通人,可能会担心他们的对话会被灵体化的英灵听见,但是原泽真不。

    他觉得反正都要怼,被听见了也没什么,他不喜欢偷袭。

    他正打算说什么,却看见作为他们谈话内容的正主正在往这边走来,一看就没带什么善意。

    原泽真本来以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要过来摊牌,没有想到是为了别的方面。

    亚瑟接的是临时的工作,演技的要求不高,再加上之前从未接触过类似的东西,他已经很努力,作为第一次已经是做得十分不错了。

    但是上岛海不这么想,甚至还要过来找找茬。

    “喂!新人,别以为我刚才在导演面前给你个好脸就真是你前辈了!”上岛海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顶掉原来的那个演员混进来的,但就你那种糟糕透顶的演技,别白日做梦了。”

    出现了,剥削新人梦想的凶恶前辈。

    原泽真沉默了一下,倒也没生气。

    因为仔细一想,这也太滑稽,他没笑出声都算是给人面子。

    大兄嘚,你知不知道你眼前这个人是谁啊,是古不列颠的骑士王,你跟一位统治国家的君主谈演技,也真是太搞笑了。

    真的要跟你对比都觉得丢份。

    原泽真甚至觉得是因为亚瑟那张池面过头的脸让上岛海产生了危机感。

    “非常抱歉,因为我之前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亚瑟十分谦逊的道。

    一般都是打仗,开会,批文件。

    不懂人心的亚瑟王对着特地来找麻烦的上岛海这么回应着,让男人顿时便气炸了。

    真的要跟你对比都觉得丢份。

    原泽真甚至觉得是因为亚瑟那张池面过头的脸让上岛海产生了危机感。

    真的要跟你对比都觉得丢份。

    原泽真甚至觉得是因为亚瑟那张池面过头的脸让上岛海产生了危机感。真的要跟你对比都觉得丢份。

    原泽真甚至觉得是因为亚瑟那张池面过头的脸让上岛海产生了危机感。

    “非常抱歉,因为我之前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亚瑟十分谦逊的道。

    要是普通人,可能会担心他们的对话会被灵体化的英灵听见,但是原泽真不。

    他觉得反正都要怼,被听见了也没什么,他不喜欢偷袭。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