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非时院
    凑秋人一刀砍向怪物的右手, 庞大的人影反应很快地侧过身,迷蒙如月光的淡青色刀芒只在他壮硕的手臂上留下一道细小的划痕。

    黑头发的双胞胎狠狠皱了皱眉,“具体情况我之后可以告诉你,御槌所长没说过要对她做什么, 如果她真的不见了你可以之后让他帮你找。现在,先对付这家伙。”他终于还是意识到, 只凭他和弟弟凑速人, 根本拿面前这个怪物没办法。

    事情发生得太快, 其他Scepter4的成员还没来得及赶过来,这里还是一楼, 要是让其他的异能者跑来看到这一幕就麻烦了。

    八田美咲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现在的形势也容不得他退出去, 那怪物的攻击是无差别的,他根本不管自己攻击的是不是中心的人,狂暴无序的力量从他身上喷发出来, 好像要将面前的所有人全部焚烧殆尽一样。

    墙面碎裂迸发出来的烟尘塞满了走道, 因为那怪物无差别乱放异能, 墙面和地面上出现了大量的空洞,随时都要倒塌的样子。

    伏见猿比古赶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猿比古!”

    八田美咲一看到他的身影, 立刻朝他摆了摆手。伏见手指一弹, 火光顺着指尖一路滑下将匕首的刀锋淬出明晃晃的寒光。闪身帮八田挡住了迎面而来的攻击,伏见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地说, “再撑一会儿, 我已经通知草薙先生了。”

    “谢了, 猿比古。”

    “你要是当时直接去控制室找我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这时候,一直没有对对方造成减员,巨大的人形兵器似乎生气了,大声吼叫着举起双拳泄愤似的狠狠砸在地上。千疮百孔的地面终于受不住他们的摧残,连带着正在发疯的怪物一起,几个人踩着碎裂的楼板统统掉到了地下一层。

    怪物的异能彻底暴走了。

    没有颜色的能量团从他的身体各个方位胡乱射出来,似乎要将目之所及的一切湮灭。八田美咲一边躲避着无差别的攻击一边朝蓝衣服大声嚷嚷,“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说了我们什么都没做。”

    凑秋人一刀将迎面而来的爆裂能量劈开,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流被四处乱舞的能量淬出刀锋,他脸上“唰”地多出了一道带血的伤口。

    “美咲,别废话了。”

    比起注意力还集中在暴走的人形兵器身上的其他三人,伏见猿比古在掉下来的瞬间,几乎是立刻就确认了他们所处的位置。

    一把拽着八田美咲避过人形兵器大吼着砸过来的拳头,黑发少年在轰杂的背景音中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说起来,御槌的实验室就是在这一层吧。”

    正在大杀特杀的怪物动作登时一滞,小山一般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御槌……”

    “御槌!”

    “御槌啊啊啊啊啊啊……”

    似乎是被“御槌”这个名字唤起了某些可怕的记忆,体型庞大的怪物发泄似的大吼起来。

    “搞,搞什么?”

    八田美咲愕然地看着那个大家伙站在原地发泄似的朝地上大砸,微微的震颤从他的脚下传过来,动静之大几乎让人以为他要凭一己之力将这座楼拆了。

    这种状态只持续了短短几秒,还来不及让其他人判断出接下来该怎么做,怪物的动作突然停下了。他抬起头,好像清醒过来一样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他的眼睛覆了一层浅浅白翳,看起来狰狞又恐怖几乎让人怀疑它还有没有视觉功能。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即便是八田美咲也不由得呼吸微滞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就看到那怪物的脑袋定在了面朝自己这个方向。

    “御槌……”

    “什么?!”

    八田美咲震惊混杂着懵逼,一时之间“跳起来反驳‘老子才不是御槌!’”和“你居然把我认成了御槌那个人渣!”两个愤怒的念头从他心底涌出来,在喷薄而出的关口齐齐撞了车,将他的中央处理器撞出了半秒钟紊乱。还没等他处理好脑海中惨烈的车祸现场,旁边伸出一只手一把把呆若木鸡的八田桑拽开。然后那个仿佛是冲着他来的怪物半点没注意一般,一股脑砸在了他身后的墙面上。

    被撞出了蛛网状裂纹的白墙发出一声战损的哀鸣。这时候,被怪物的行为弄懵了的凑秋人凑速人双胞胎终于反应了过来,瞳孔猛地一缩,提着剑就冲了过去。

    “糟了,那后面是……”

    “住手啊混蛋!”

    “轰隆。”

    墙面倒塌的声音比两人方寸大乱的大吼先一步落地,纷飞的烟尘和倒地的建筑构成了一副灾难片的经典布景。烟尘后披着白大褂的研究员惊叫着四处逃窜,目瞪口呆的八田美咲一眼就看到了踉跄着被助手扶住的御槌高志。

    大概是研究所的隔音设施质量太过硬,中央控制室的监控人员又提前一步被伏见放倒没有人提醒,他们在外面打得几乎要拆房子,实验室里的人却仿佛是直到墙塌了才发现外面出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跑出来的?Scepter4的人呢?全都死了吗?!”

    被人形兵器像猎物一般盯住的御槌高志在那双不似人类的眼睛中感觉到了某种仇恨的力量,突然爆发的危机让他惊恐愤怒之下连风度都不要了,那张温文和煦的皮被他自己撕了个彻底。面色铁青的男人像是生化危机电影中阴险狡诈恶事做尽的反派,一时间将站在烟尘中身体壮硕的怪物反衬成了归来复仇的电影主角。

    “非常抱歉,御槌先生,我们这就解决他。”

    凑秋人和凑速人双胞胎持着剑冲了上去,然而怪物似乎理都不想理他们,直直地瞄准了御槌高志,拦路的所有人或东西全都被他毫不客气地掀翻。

    在濒临死亡的压力之下,踉踉跄跄躲避的御槌高志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扑到了一个实验装置前。

    “安娜!安娜你能听到吧。你快看,快看看!”

    “立刻成为青王阻止他,否则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八田美咲的目光顺着他的动作一路往右,透过浮动的烟尘和被能量扭曲的空气,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之前被研究员们挡住了的装置。他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那是一个巨大的原型玻璃水槽,水槽中填满了透明的无色液体。像是经常在科幻电影中可以看到的画面,一个银色长发的小女孩悬浮在液体中央,蛛网一样的电极连在她身上,在御槌说话的时候她痛苦地弓起了腰,已经溺水的样子,双手却没有正常人条件反射之下向人求救的动作,而是垂在身边崩得笔直。

    “没错,就是这样,痛苦能够逼迫你激发出你的力量。”

    “安娜,成为王吧。快点成为青王来拯救我们啊!”

    八田美咲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巨大的愤怒烧成了火沿着脊椎一路沸腾上来,他的眼珠被怒火烧得通红条件反射地就要冲上去。然而一道身影比他更快了一步,赤色的火焰狠狠斩在玻璃水槽上,伴着御槌愤怒惊恐的“你在干什么?”的尖叫,玻璃和水液四溅,伏见把水中的银发小女孩一把捞过来揽在了怀里。

    几乎是出水的瞬间,银发小女孩剧烈地咳嗽起来,幼小的身体因为痛苦和恐惧微微颤抖。伏见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还是慢慢地尽量轻柔地落在她背脊上,手背上被玻璃碎屑溅出的伤口蜿蜒下一道赤红色的血痕落在了小女孩被水沾湿的衣角。

    因为低垂着头,银色的长发覆盖了小女孩大半张脸,从伏见的角度只能看到她没有血色的唇和尖俏的下巴。过于宽大的白色病服露出了一小节锁骨,伏见的目光不小心划过那里时突然微微顿了一下。

    “你这家伙,居然把小弥……”

    见到银发小女孩已经被伏见救出来,八田美咲干脆掉转头一拳揍上了御槌高志的脸。被加注了十成愤怒的拳头揍倒在地的男人一手撑在地上往后退了几步,依然没有死心一般大吼道,“你到底在干什么?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捣乱,没看到我在想办法自救吗?!”

    “你给我去死吧!”

    “你,你……你们是想开战吗?黄金之王……”

    八田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直接提起拳头又揍了过去。伏见坐在原地冷眼看着,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他救出来的小女孩已经失去意识晕过去了,银色的长发贴在脸侧衬出一种惊心动魄的苍白。

    这个场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Scepter4的人终于赶到了。拼尽全力将那个怪物拦在了实验室外,蓝衣服们连忙分出了一部分人手跑过来营救御槌。冷眼看着这一幕,伏见猿比古终于漫不经心地开口,“好了美咲,停手吧,先留条命,这不是弥。”

    “什么?”

    这时候八田美咲已经一脚把御槌高志踹进了一堆实验试剂里,装着不知名溶液的玻璃试管被巨大的冲击打翻碎了满地。御槌高志的异能是治愈,说起来相当稀有,但是实际上没有半点战斗能力,被八田当成了一个可以回血的沙包。其他残存的研究员全都是战五渣,在橙发少年的怒火下瑟瑟发抖,根本不敢上来帮他。

    听到伏见的话八田美咲愣了一下,回过头。伏见猿比古冷静地坐在原地看着他,“弥不在这里,我们还需要他帮我们找人。”

    “御槌先生?”

    “御槌先生你没事吧?!”

    这时候,前来救人的Scepter4成员终于冲上前,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风伴着几个蓝衣服一起冲过来穿过御槌高志的身体,又灵巧地在空间里打了个转穿过墙面上的空洞飞了出去。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机,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点异常。来迟了的Scepter4手忙脚乱地围在御槌高志身边,然而他们紧张询问了半晌,倒在地上的御槌一点反应都没有。

    “御槌先生?”

    一名蓝衣服有些疑惑地伸出手,在触及到御槌高志颈侧时,他猛地一僵。以为自己感觉错了一般,他的手指飞快地按在那里上下移动,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在同僚震惊茫然的目光下,他僵硬地慢慢收回了手。

    “御,御槌先生……死了?”

    已经走到伏见身边的八田美咲猛地回过头,和坐在地上的伏见猿比古同一时间看向了御槌高志的方向。

    名为御槌的男人狼狈地躺在地上,那双时常带着虚伪的温和的眼睛紧闭着,混杂在地上的溶液和身体透出来的血迹浸染在他的白大褂上,将那件象征所长身份的衣服染出一种穷途末路的窘迫。

    满室寂静,只有被Scepter4引到外围走廊的人形兵器还在愤怒的嚎叫,全然不知自己的仇人已经被带下了三途川。

    实验室内外仿佛被分隔成了两片空间,在这种奇怪到诡异的“安静”中,外面怪物的大嚎突然停了下来。几个人影“唰唰唰”的从楼上的缺口跳下,怪物攻击的行为被当场制止。实验室里的人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穿着神官服侍带着奇怪的兔子面具的人走了进来。

    “那是……黄金之王麾下的……”

    黄金之王的直属部队,非时院。

    看到实验室内的画面,打头的兔子停了下来。略显诡异的场景让他似乎也有些意外,面具后的目光落在倒在地上没有动静的御槌高志身上。

    一室安静中,一个黄头发的研究员突然抬起手直直地向前指去,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

    “你杀了御槌先生?!”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所有人视线集中到了被指控的八田美咲身上来。橙红发色的少年睁大了眼睛看着几米之外的那具尸体,脸上显出一种奇怪的茫然。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