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回邑都2
    晚晴楼中。

    穆夷光朝嘴里塞了一颗果子,看着舞群中一个身着玲珑纱衣的女子,裙裾飞扬,那就是莫无为心心念念的素素。莫无为每日拉着夷光来这晚晴楼,自然是为了这个称为花魁的女子。

    礼仪周到,不冷不热,虽是漂亮透着些许灵气,穆夷光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在她看来,素素和别的晚晴楼里的姑娘没什么两样,以她实木的脑袋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素素到底有什么吸引着莫无为,却也只得陪着莫无为来看素素跳舞,百无聊奈的看两人谈情。

    沈冉回来后,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偶尔才有空陪夷光吃个饭。而几位叔叔伯伯,除开三叔在敬王府和花散里一起为沈冉调理身体,别的人都不知去向。虽然每日调养,沈冉每日喝下去的药又多了许多,身子却并没有太多起色,但幸而也没有更加不好。

    莫无为约穆夷光去晚晴楼的频率越来越低了,看着舞群中领舞的素素,穆夷光偏头看着眸中带着忧色的莫无为,知道这人此次是真的动了真心,叹了口气:“你最近被莫将军管的越来越严了。”

    莫无为愣了一下:“父亲知道我来晚晴楼的事情。”

    :“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去求父亲,我想娶素素。”

    穆夷光叹了口气,又看了眼那美丽的女子:“你觉得可能吗?”

    莫无为虽沉默无语,眼神里有着坚定。

    穆夷光看看舞池中的素素:“真的值得吗?她知道你是将军府的公子,自然对你另眼相待,但是在她眼中,你本质上和来来往往的恩客没什么不同。”

    莫无为打断穆夷光的话,对着她轻轻笑了笑,漏出白皙的牙齿:“我会给素素赎身的。”

    一连半月,莫无为都没来找夷光一起去晚晴楼,沈冉去将军府找莫笑天谈事情,穆夷光也缠着跟了去。

    莫府的气氛不是太好,见到莫笑天的时候,莫笑天也是阴沉着脸并没有以往那样豁达的笑容。

    莫笑天给沈冉行了一礼,又看了穆夷光一眼:“穆姑娘来了啊。”

    穆夷光大大咧咧的笑了笑:“将军好,我来找无为的。”

    莫笑天冷着脸:“我把他打了一顿,关在房间里,不准他出府。”

    穆夷光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笑嘻嘻的讨好到:“那我去训训他,竟然惹莫将军不高兴。”

    莫笑天看了穆夷光一眼,冷哼一声:“你们俩老往那晚晴楼跑,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后我是不会给银子,你也不许去,女孩子怎么老往那种地方跑。”

    穆夷光谄笑道:“是,是,莫将军说的对,我这就去看看无为。”

    她一溜烟跑走,进屋的时候,莫无为正躺在床上,光着上身,背上全是鞭痕。

    穆夷光从进屋开始就一直哈哈笑,莫无为虽是气愤,但奈何身上有伤,也起不来。

    穆夷光摇头晃脑,忍住笑意心中:“你这个样子,可真是难看。”

    莫无为没好气道:“说什么风凉话。”

    :“你父亲要断了你的零花钱,你日后可还要靠我去晚晴楼。”

    莫无为哀嚎道:“我的好姐姐,不要再戏耍我了。”

    穆夷光摇着头:“莫大将军可说了不让我们去晚晴楼,你没了钱,怎么去赎素素?”

    莫无为摇摇头,又沉默了起来。

    穆夷光听了使劲捏了莫无为一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家伙,怎么就那么死心眼。”

    莫无为惨叫着,穆夷光细看了莫无为的伤痕:“你爹怎么下手那么狠?”她从包里拿出药粉,一掌就给莫无为拍到了背上。这可是她专门求三叔给的药,专治皮外伤。

    :“穆夷光!你给我轻点!”莫无为疼得嗷嗷直叫唤。

    穆夷光顺手又给了莫无为一巴掌:“现在鬼吼鬼叫干嘛,有种对你爹横去。”

    看着莫无为鞭痕遍布的脊背,她能想象当日莫府恐怖的气氛,不然莫大将军将莫小将军打残的事情也不会在邑都传得沸沸扬扬,闹得满城风雨了。

    :“你爹下手本来就没什么轻重,你怎么就不能服一下软,干嘛要和他对着干。”

    莫无为笑了两声又有些牵动伤口:“你以为我是你?我可做不到说一套做一套。”  穆夷光又拍了莫无为一下:“我那叫迂回政策,你爹可是大将军,手下的人谁忤逆过他,你和茅房的石头一样又硬又臭,可不是讨打。”

    莫无为抿了下唇角,没有说话。

    穆夷光本来闪着光的眸子也暗淡了下来,莫无为的性子越来越沉静了,没有以前的少年心性,也没有莫笑天的洒脱豁达,倒越发阴郁安静了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