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5、血泪
    于欣知道知道徐家豪就愿意较真,此刻,带着那么多宝贝回来,还让她的灵力到了黄色,为此,徐家豪冷嘲热讽,也都是正常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徐家豪报了于欣一下,后来,拉着于欣一下子坐在地上,满脸惊喜的开口,“于欣,你好样的,去了一趟藏书阁,不但得到了这么多宝贝,还让你的灵力升到了黄段五级……”

    于欣满是惊喜,对徐家豪说的话,她是百分百的相信,而,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方术冲她挤眉弄眼。

    “于欣是黄色五段,那么你师父呢?还有刚才的几个长老,他们都在什么阶段?”

    徐家豪自豪的一笑,“我师父,那自然是红色的,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她再次升上一级,变成了红色二段,至于那三个老头子吗,大长老是黄色四段,二长老和三长老都是黄色三段,不过,霍家除了我的师父是个天才之外,也只有霍光喜了,没有想到他在逆境中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是黄色二段,我想,这就是他造人嫌弃的原因吧!”

    “不会吧,霍光喜还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黄色二段了,可,那几个老头子怎么都到了要进棺材的年纪了,怎么还是黄色,再不济,练了那么几十年,也该是红色的吧?”一直沉默的王亮却突然惊讶的开口,这话,似乎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徐家豪没有着急说什么,悄悄的来到窗边,往外看了一眼,冲着方术竖起大拇指,然后再悄悄的回到刚才的位置上,“按理说,有霍家这么强大的基因,不该有这事,可能是一致以来的独苗,突然变成了三个,以至于遭到反噬,或者是,做了太多的坏事,遭到报应了吧!”

    “不会吧?”王亮再次配合的开口。

    方术和于欣两人相视一眼都笑了。

    看着他们两个卖力的演出,他们也算是有喘口气的机会,只是,于欣没有想到,那几个老头子竟然不放心,不过,想到刚才方术的提醒,在时间上,也算是说的过去,此刻,知道那么多秘密,尤其,徐家豪一口一个师父,自然这声‘师父’很快会传到某些人的耳中,相信,听到后的他们会更精彩。

    霍家,不但有流落在外的家主,还有一个和他们的孙子大小相同的同辈的小师弟。

    不过,于欣觉得还不够,为此,她再次推动了一把。

    “唉,不对啊,那个霍光喜不是一直在外吗,他是怎么修炼的,再说了,我看他那个爷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都那样对待他们家的独苗了,怎么,那个老头子也不担心呢?”

    徐家豪和王亮同时一愣,看向于欣,没有想到她也好这一口,为此,徐家豪再次充当了其中的解说员,“还有更奇怪的,你没有发现,大长老他们兄弟三个,可,只有大长老结婚生子,那两个长老,看着同样都是长老,只不过比大长老低了那么一段,可,也应该不影响他们结婚生子才是,尤其,霍家总是独苗,你不觉得……”

    徐家豪说的八卦越多,在场的人一个一个都安静下来,这个时候不需要演戏,他们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后来,他们同时叹口气,看来,他们真的躺倒泥潭中来了。

    这时,沉重心情的他们没有发现紫狐出去了一趟,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几个长老派到这里的爪牙后的表情。

    此刻,严肃的气氛,就连西山的其他的几个角落都有不同的严肃,似乎这种严肃,是这个西山几百年来,都没有过的紧张气氛。

    “你说什么?”大长老看向自己的儿子霍子真,对他说的话是相信的,但刚才那话太过震惊,让他不能接受。

    霍子真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看向大长老,如同看待一个陌生人,“都是真的。”

    几个字,似乎在大长老的头上悬赏了一把利剑,似乎,随时都能把大长老的脑袋搬家。

    大长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看向眼前的儿子,原本以为他就是下一个家主,却没有想到突然跑出来一个丫头,愣是硬生生的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然后看向眼前冷冰冰的儿子,瞬间,他苍老了许多。

    这么多年来,为了家主的位置,他都做了什么,自己的心里清楚,此刻,他怎么能甘心。

    不过,大长老还是压制住他心底的怒气,看向眼前的儿子,“他们还说什么了?”事关重大,他必须从长计议,更是重新找一个对自己更有利的位置。

    “似乎,于欣打算见华老。”

    “确定?”大长老大惊。

    “他们打算明天。”霍子真的话刚落下,就被大长老扔出去的一个茶杯打中了脑袋,用力力度非常大,只看到那原本好好的脑门,竟然被豁出来一条口子,口子很深,却没有见血。

    随着那茶杯掉落在地上打碎的那一刻。

    霍子真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似乎被打的那个人不是他,而,大长老却一直看向霍子真,许久的沉默着。

    后来,似乎下定了决心,让霍子真在这里守着,而他则转动了一下办公椅的把手,在书架旁边竟然出现一道门,紧接着大长老进去了,那门缓缓再次关上,就连书架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霍子真还是看着,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他的眼神也还是看着刚才大战老站的位置。

    过了不久,外面传来敲门声,紧接着一个中年女人走进来,她看了一眼霍子真,说来也奇怪,刚才没有表情的霍子真,此刻竟然流泪了,他看了那女人一眼,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学着刚才大长老的举动,打开了密道,他钻了进去。

    那个中年女人却站在了刚才霍子真站的地方,就连他们的姿势、表情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那女人一直看着前方,她眼中流出了血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