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八七、公子!
    虞文辉没做犹豫,直接把手头所有的道藏辑要取了出来,一张一张的投入了正在幻化的太乙魔刀。

    每一张道藏辑要投入其中,三十六式太乙魔刀都会生出变化,十二式素级的太乙蜕变之后,独门级的招式也开始晋升,当二十四式独门级别的刀法晋升为传宗,虞文辉已经投入了七式道藏辑要。

    虞文辉见太乙蜕变的态势减缓,又复继续投入。

    这一次,他几乎每投入一张道藏辑要,都能让一式太乙魔刀晋升,但可以料见他手里剩下的道藏辑要,并不足以支撑三十六式太乙魔刀,全部晋升镇派。

    虞文辉心头微微思忖,就取了十八张太阳金经,投入了其中,但令他意外的是,两张太阳金经武功卡,才能让一式太乙魔刀晋升品质。

    好在八叶真人打劫了太阳神教的宝库,全套的太阳金经“屈指可数”,零散的单张武功卡,可就不要太多。虞文辉再次取出了一十八张太阳金经,配合他手中的道藏辑要,终于把三十六式太乙晋升到了镇派。

    最后一张太乙演化完成,金光顿时消失,三十六张武功卡一起跌落了下来,落在了虞文辉的手中。虞文辉瞧看这套武功卡,微微有些感慨,他当初也曾冀望过这套武功卡,但很快就因为得到的武功卡越来越多,渐渐就忘了这套《太乙》。

    若非这一次,拿到了补全武功卡的道具,他只怕真就把这套武功卡给忘记个精光了。

    虞文辉随手取了一张合璧武功卡,把这套《太乙》给合璧了,这套武功卡最为合适他的又原体,故而虞文辉才舍得浪费一张合璧武功卡,只是他也没得时间去练级,暂时还是不会使用《太乙》。

    虞文辉把太乙给原体装配上,就把意识退出了登陆室,重新回归到了完颜承麟身上。

    作为十大先锋之首,虞文辉其实每天都有许多军务,但是他根本不想打理,故而眼前的各种文书堆积甚高,他把所有文书都扫了下去,正想要出去散散心,忽然听得营中一阵大乱,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虞文辉急忙出了大帐,叫了身边的亲兵询问,得知了情由,不觉微微呲牙。哈赤力带了王伯阳和杨燕,也已经到了前线,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头上冒着黑气的叶家兄妹,并且立刻就发动了联手突袭。

    叶天龙和叶开心,哪里想到居然会遇到宗师级的偷袭?还是三人联手?叶天龙也就罢了,他使用的是绳祖拘妖牌转化的人物卡,也算是妖怪,当场分解成无数巨绳,还能趁势反击,但叶开心使用的不过是六星级九尾灵应妙香狐,被王伯阳盯上,出手就是一记雷霆玄论,当场就打的“魂飞魄散”,让叶开心在登陆室里,不知臭骂了这个少年道士多少代祖宗。

    叶天龙在自家的阳南域,也算是身经百战之辈,跟七星级交过手,自身所用的拘妖牌本身也就是七星中段,转化成人物卡和武功卡之后,实力仍旧远在三大少年宗师之上,故而他一个人恶斗三大少年宗师,也并不觉得吃力,见到叶开心被杀,就想要替自己的妹子报仇。

    叶天龙也是自忖,若能击杀三位七星级的少年宗师,也足够补偿给小妹了。

    四人如此恶战,就杀入了虞文辉的大营,虞文辉稍稍愣了一下,立刻就醒悟过来,他虽然不知道三大少年宗师为啥要杀了自己,但如此好机会,哪里还能错过?他切换了人物卡,仍旧换了森林妖精的阿洛萝女王出来。

    远远的就先给三大少年宗师一记草之箭术,无数杂草飞起,化为利箭,直射三人。

    哈赤力便恶斗,还不断的吐槽道:“这头邪魔,今日又换了相貌,居然变成了一堆大绳子,不知下一次还能变化什么。”

    王伯阳也是颇为怀疑,暗暗忖道:“这些妖魔为何会变来变去?莫非不是同一头?刚才这头邪魔身边,可还有一个女子,看起来也颇妖艳风骚,天外邪魔究竟有多少?为何每一头都如此厉害?”

    杨燕倒是没多想什么,他的大小诸天飞星手变化精妙,但是却不敢沾染叶天龙射出的巨绳,吃了那么多次亏,少年也学得聪明了,他不断的从军营中翻找木料,兵刃,乃至蒙人士兵,都投掷向敌人。

    三大少年宗师更叶天龙厮杀的正激烈,虞文辉的草之箭已经射到。

    三大少年宗师虽然各有防备,但却仍旧被射了一个手忙脚乱,然后就见到了一个美貌无双的女子,手持双剑出现。他们都吃过虞文辉的亏头,顿时猜测到了,自己突袭的这头天外邪魔,果然不是上次的那头。

    光是虞文辉一个,他们都头大了,何况叶天龙武功精强,所用的人物卡更是妖物,化为了一团绳索,极其难斗,三大少年宗师各自互相望了一眼,每个人都给其他两人施展了一个“眼色”,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撒腿就跑。

    叶天龙也没想到,自己正跟三个七星级的npc恶斗,忽然就冒出来一个美貌女子,开始他还以为是叶开心回来了,但随即就发现,肯定不是自家妹子。自己妹子没这么漂亮的人物卡,也没有这么高的武功卡,举手投足更没有这等撩人的风情。

    虞文辉当然没有什么撩人风情,只是他所有的武功卡,乃是妖精之舞,一招一式都轻盈灵动,姿势美妙,落在叶天龙眼里,会是风情撩了,也是始料未及。

    虞文辉当然不肯放过三大少年宗师,急忙喊了一声:“这位公子!务要拦住这三人。”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虞文辉可不想没事儿就被这三个少年刺杀一回,尤其是他平时都是以完颜承麟的模样出现,根本不是这三个家伙的对手,所以太情急之下,喊了一声。

    叶天龙组成身躯的剧毒绳索一震,顿时飞了十多条出去,为了这一声软绵绵,糯甜甜,酥至人心的公子,他也是豁出去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