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挑战
    第二十一章挑战

    第一批比赛完毕,程连理从中挑选出了一个天资卓绝的少年,直接收为门下弟子。

    其他少年看着眼红,却又无可奈何。

    第二批比赛继续进行,仍然是同往年一样,相互之间虽然竞争激烈却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又刷下了一半的人。

    不过这被刷下来的人并不是没有了机会。为了避免天才被埋没,等到三轮比赛后还会在被淘汰的人中选出三名顶尖的。

    第三轮比赛如常进行。

    “——啊啊啊!”

    段复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霍然抬眸,只见一道身影自半空中的小岛屿般的比武场上横飞出去,伴着鲜血飞舞,而后重重地砸落在地上,生死未卜。

    一个蜀山弟子上去,一探刚刚横飞出去的少年的鼻息,踉跄了一下。

    段复盏远远看着那个蜀山弟子的表情,也猜到了八分。

    在比武之前,蜀山是张贴过明确规定的布告的,任何人在比武过程中都不得有意或无意将对手致死或重伤,否则将受到蜀山掌教的镇压和惩罚。如果死者背后的势力足够大,也会受到那一股势力的追杀。

    谁料那一小方比武场上的少年如此嚣张,触犯了这一条死规矩。

    空中的三大掌教也发现了不对劲,风羽楼派凌至荼下来,打探那人的情况。

    凌至荼找到了蜀山弟子,得到了准确的消息——确实是死人了。

    霎时间,整片比武场一片寂静,显然都是被那一声惊叫吸引过来的。

    大家将注意力又转移到半空中,那个刚刚杀了人的少年正傲然站立,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色。

    少年手中一把戟,发散着金芒,在烈日骄阳的照射下愈发刺眼。是一支蕴含有太阳之力的戟。他一身白衣,面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毫无惧色。

    “这不是权家的少爷吗?!”这时,一位女弟子惊呼道。

    “权家?!”

    “这么一说,这少年眉眼生得似乎真的有点权默澜的样子!”

    “嘘——你还敢直呼他爹的名字,要是被他听到,你看见了么,下一个从上边飞出去的人就会是你。”

    “难道他真的是权家人?”

    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这位少年。前来蜀山报名的少年们,几乎都是各大家族或仙家的孩子,所以见多识广,对于权家一点儿都不陌生。

    而那些原本没有听说过的,此时也在众人的私语中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

    “是权默澜家的小子,这下难办了。”空中虚浮的三大主座中,程连理听到下界的议论,叹道。

    权致唐觉得聒噪,深吸一口气,浑身散发出一种威势,将四周的声音压了下去。

    “原来是权致唐小朋友。”紫衣翻舞,风声轻柔,风羽楼微笑着从缭绕不定的迷雾中飞下来,道,“小唐,出了这事儿,怎么着你也得给一个说法吧。”

    风羽楼出场,引起一片哗然。没想到这件棘手的事情,是由这个平时素来低调温柔的蜀山二掌教出面解决。而那些从未见过风羽楼的,皆是震惊——蜀山二掌教居然如此年轻美貌。刚刚从雾霭般的彩云雾中看去,只能看出个模糊的轮廓。而如今四周没有了云雾,美人就绽放着自己本来的色彩,如清水芙蓉,翩若惊鸿。

    “原来是风姐姐。”权致唐将傲气收敛了一些,道,“这件事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那家伙太弱了。就他那个样子,蜀山最后一关肯定过不了,还不如让我帮他早早了结。”

    “小唐,你要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风羽楼唇边的笑意渐渐冷下去,眼中如一潭碧波荡漾,“只是你要记住,这里是蜀山,不是蓬莱仙阁。”

    “我当然知道。”权致唐道,“这里当然不是。风姐姐,你要让我怎么负责?以命偿命不成?”

    风羽楼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问道:“权致唐,你为什么不乖乖待在蓬莱仙阁修炼,反而跑到蜀山来了?”

    “为什么?”权致唐嗤笑一声,右手狠狠捏紧长戟,咬牙道,“还能是为什么,风姐姐,你这是明知故问。”

    风羽楼闻言蹙了蹙眉:“权默澜不知道?”

    “他才不会知道。”少年冷哼一声,“我也不会告诉他。风姐姐,以后我就来蜀山了,不回去了。只于刚刚那个人——只能怪他自己太弱了,不经打。刚刚我连六成力还没有用,他就倒下了,真没意思。他的事情我会解决的,绝不牵连到蜀山。还有,风姐姐,你千万不要将我的行踪告诉他。”

    风羽楼知道他口中的“他”是谁,道:“小唐,你真是让我难做。如果就这样原谅你,我蜀山还有何威严?告示上的内容又有何用?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至于你的行踪,你以为,我不告诉你父亲,他就没有别的门径得知吗?”

    “这个我自有办法。风姐姐,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空着手回去。你要想将我镇压就镇压吧。只要在此之前,我要找个你们蜀山的弟子切磋一下,看看较之我们蓬莱仙阁如何,这才不虚此行。”权致唐将战戟一横,戟身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神圣,气息更加霸道。

    “猖狂!”

    雾气弥漫的三大主座中又飘下来一人,是祝书策。

    “权致唐,你别在这里无事生非。这里是蜀山,不是蓬莱仙阁。你父亲虽然是蓬莱仙阁的掌教,但是无论如何也是管不到这里来的。”祝书策本来就因为权致唐在蜀山杀了人而急得焦头烂额,如今这小子不但不知悔改,而且还向蜀山弟子挑战,简直是不把人放在眼里,“所以我还是劝你早早回去,否则休怪我们无情。”

    “如果我非要战呢?你又能怎样?”权致唐握紧了手中的长戟,眼中迸发出傲然天地的光芒。

    “你……”祝书策指着他,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啊。”这时,风羽楼突然开口,“小封,你来。”

    封归如是非常不愿意的,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蹚这一趟浑水。但是身为蜀山的大师兄,蜀山核心弟子,他不能违背。

    谁知,权致唐的下一句话帮了他大忙:“我的破天感应到了一种气息——已经迫不及待了。风姐姐,我想和他切磋一下。”

    封归如闻言松了一口气,可是,当他看到权致唐所指的方向时,心又再次提了起来。

    权致唐所指的目标,正是期待着看封归如将权致唐打得落花流水,好好挫挫这小子锐气的段复盏!

    段复盏显然也暗暗吃了一惊,面色依旧如常,含着三分风流和不羁。他冲权致唐道:“你在叫我?”

    “是,就是你!我的长戟——破天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神秘的力量。你,敢不敢与我一战?”

    风羽楼面上依旧是如常的温柔笑意,心中却一沉——刚刚叫封归如,是因为她知道权致唐虽然天赋异禀且修为高出同辈人一大截,但是绝不是封归如的对手。他既然要挑战,就让封归如来压制他,顺而将这位难缠的权家少爷请走。谁料他居然提出要和段复盏切磋!

    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吗?段复盏的修为,在蜀山已经不是个秘密了。而权致唐,父亲是蓬莱仙阁掌教,自身从小到大又修炼刻苦,不甘心居于人后,又天赋异禀,修为自然没得说。权致唐应该是感受到了与段复盏的身体融入到一起的负战,才会如此决定吧。

    她开始为段复盏担心起来——这可如何是好?如果输了,小段这孩子……

    她叹了口气,拦住了要上去镇压权致唐的祝书策。

    这只能是小段自己了……其实这样,也不一定是坏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