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章 运会众生相
    最后, 孙静言实在是受不了了,干脆直接跑开了,好在她的比赛也快开始了,她赶着去检录。

    徐述之看着她仓皇逃走的样子, 得意的笑了,这丫头被逗的时候还真是可爱极了, 自己真是越来越放不下她了。

    学校方面也考虑到, 让文化生们跟体育特长生们同场竞技, 确实是有些为难了,所以对文化班的要求是每个人只能够报五个项目, 而体育特长班的人, 一个人最多只能够报两个项目。

    对于体育特长生们来说,拿到奖还不够,还要拿到一二等奖才可以, 文化生们是业余的, 他们可是专业的, 如果不能够得到很好的成绩,那是给自己丢脸的。

    孙静言的赛场上,左边是一个长得瘦瘦高高的女生, 身上专业的跑步运动装显示出她应该是体育班的, 右边是一个看上去比较魁梧的女生,不过人家气势十足, 感觉是冲着第一名去的似得。

    孙静言顿时感觉到了压力, 市一中果然是人才济济, 比集贤中学的能力要多多了。

    在起跑点做好准备,发令枪响,孙静言就拼着全力开始跑。

    以前别人都说,刚起跑的时候,千万不要太拼,不然后面就没力气了,可是孙静言觉得,这个跑步也是拼耐力和体力的事情,如果能够努力跑下去,只要耐力和体力跟得上,保持一个高速到最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问题。

    等到从起跑点开跑以后,孙静言就没有那么在意自己身边的对手是谁了,她一门心思朝着终点冲去。

    像这样的比赛,因为一次比赛道上容不下那么多人,而且时间又不允许,所以这比赛的成绩就是记为最后的跑步成绩的。’

    孙静言憋着一口气冲到了终点,最后她感觉自己是跟左边那个女生一起冲到终点的,所以不到最后计算成绩的时候,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冲过去的。

    跑完这样一场比赛,孙静言一边喘着气,一边甩着腿溜达着,刚做完那种高强度的动作,不能直接停下来的。

    刚刚左边的女生主动跟孙静言打招呼说:“你跑的真快啊!”

    孙静言回应说:“还好吧,感觉没跑赢你呢!”

    “不好说,等会要看裁判们出成绩才算的。我是820班的傅丽,你是孙静言对吧?”

    孙静言被人认出来的事情,已经十分习惯了,所以她大方地承认说:“是我。”

    “以前看你的人,只觉得是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没想到你跑步那么厉害!”

    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能那么厉害的人,傅丽也是十分佩服的。

    孙静言说:“我虽然瘦,但是我不弱哦!”

    傅丽说:“现在看出来了,你确实很不弱。”

    得到对手的夸奖,孙静言也是很满足了。

    等到下一场比赛也遇到傅丽的时候,孙静言心里就没有那种压迫感了,不仅仅是因为上一场比赛体现出的差距并没有想象的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傅丽显得十分友好,让孙静言比赛的气氛没有那么紧张了。

    上一场比赛,孙静言以001秒的微弱差别,输给了傅丽,成为了高一女子四百米短跑的第二名。

    这次,孙静言深吸一口气,发令枪一响,更是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到了最后,红色和黑色的身影一直死死纠缠着,两个人似乎在并驾齐驱似得,惹得观众席上的同学们都紧张起来,也不知道是谁会得到第一名!

    在最后冲过终点的时候,孙静言露出一个微笑,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比傅丽领先一点,是自己先撞开了终点线。

    冲过了终点线,傅丽笑着说:“以前一直觉得胸挺累赘的,在跑步的时候很影响我。没想到胸大也有这样的好处。”

    孙静言刚跟是胸前撞开了终点线的。

    孙静言有些害羞的笑着说:“我是以实力取胜的好不好!”

    傅丽也笑着说:“可不是?胸大也是实力!”

    这话也是玩笑话,孙静言没有放在心上,两个人两场比赛下来,各赢了一局,也算是扯平了。

    “哎呀,终于完成任务了,我要休息去了。”傅丽擦了擦身上的汗说。

    孙静言叉着腰走着路,放松自己的腿说:“我还没呢,我还要比好几项,不过今天是没有了。”

    “嘿,下次有机会咱们再比比啊!”

    自己的特长竟然被一个非特长的小姑娘比过去了,傅丽显得有些不服气。

    孙静言说:“好啊,反正我每天早上都会来操场上锻炼的,有机会就比比啊!”

    比完两场比赛,孙静言分别获得了第一名和第二名,虽然不像在初中的时候,几乎会收割所有参赛项目的第一名,但是在人才济济的市一中,在跟那些专业队员比赛的情况下,还能够拿到这样的成绩,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

    傅丽跟孙静言说了再见,就回自己班上的看台去了。

    孙静言刚走了没两步,后面就有人喊:“静言!”

    孙静言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正是罗迈。

    “静言,你刚刚真棒啊!竟然比过了体育班的特长生!不愧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我真是太佩服你啦!”罗迈对孙静言表达了自己滔滔不绝如江水一般的敬仰之情。

    孙静言说:“还好还好。”

    孙静言知道。此时肯定又有不少眼睛盯着他们的,如果孙静言对罗迈的态度不好,肯定会被喜欢他的女生骂死,如果对他的态度好了,人家又要说她是故意勾引罗迈,真是左右不是人。

    所以孙静言也只能够小心翼翼的掌握着平衡。她可不想背上那些无辜的骂名。

    “刚刚看你跑到那么累,我平时训练也挺辛苦的,知道一些放松肌肉的办法,要不我帮你捶捶腿?”

    孙静言看了看周围如狼似虎的眼光,忙笑着说:“还是别了,我可承受不起,回头今晚我被暗杀了,谁来负责啊?”

    罗迈笑着说:“静言你可真会说笑话,如果你怕不安全,我今晚去给你守门啊!”

    你守门才是最不安全的!孙静言心里默默地想,嘴上说:“可别,哪能让你给我守门啊?我可受不起啊!”

    罗迈自顾自的说:“我知道,静言,你一定是因为心疼我给你守门,晚上不能睡觉是不是?我知道的。”

    孙静言:……

    对于这种人,她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好在因为班上其他的同学找孙静言还有别的事情,把两个人隔开了,也顺便将孙静言从他身边隔开了。孙静言悄悄松了一口气。

    回到看台上的时候,就看到徐述之满脸笑意。

    孙静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气,瞪了笑意盈盈的徐述之一眼,说:“你倒是在这儿优哉游哉的。”

    徐述之说:”好了,我的仙女,不要气了。刚刚我也不好去给你解围啊!所以只好让人去找你了。“

    原来那些用一些杂事来找孙静言的同学,是徐述之派来的。

    想想也是,如果徐述之亲自下场,就是两个校草同时争一个女生了,可是让全校同学一起看了一场好戏,回头她就会被挂在学校贴吧的首页,顺便接受全校一半的女生的扎小人诅咒了。

    ”看在你考虑周到的份上,那就算了吧。“孙静言懒懒的坐下来说。

    徐述之说:“谢谢仙女大人有大量,不计小人之过。”

    孙静言终于被他这故作小人之态的样子逗笑了。

    有时候,徐述之还真是能够舍得下身段,只为都孙静言一笑呢。

    下午三个年级轮流进行了几十场比赛,孙静言和程颖慧等人在后面没什么比赛,孙静言晚上还要上课,所以跟体育委员说了一声以后,就准备回去吃饭。

    来到小房间,找到自己的书包,孙静言检查了一下,说:“东西好好的。”

    程颖慧皱眉问:“难道是那个人传错了消息。”

    夏言说:“你笨啊!今天孙静言又不需要穿这个衣服了,明天才要穿,越是事到临头才越不好补救,所以今天才没下手呢!”

    孙静言想着也是这个原因,不过这个小房间是礼仪队专用的,随时都可能会有人回来,于是她说:“我们回去再说这个事情吧。”

    两个人应了一声,就朝着外面走去。

    三个人刚走出去没多久,就有两个人钻了出来,其中一个人说:“幸亏今天没下手,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了?”

    “是谁泄的密?”

    “反正不是我。”“我相信不是你,肯定也不是我,不然咱们两个不会在这儿了。”

    “回去再讨论是谁,现在先走吧!”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门突然就被“嘭”地打开了,两个做贼心虚的人都被吓一跳。

    看到进来的正是去而又返的孙静言,两个人都吓一跳:“你……你们不是刚走了吗?”

    孙静言也不理会她们,直接扭头跟夏言说:“把门锁好,你们两个帮我看好门,如果有人要进来,就说里面在换衣服。”

    夏言和程颖慧毫不犹豫地说:“好!”

    然后两个人就像是两尊门神一样守在门口,任何人都暂时不能进出了。

    屋内两个女生看到这样的架势,早已经被吓住了。

    别看平时都是耀武扬威的女生,真的遇上了比她们要凶的人以后,顿时就都成了纸老虎了。

    孙静言转过头来,倒是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直接把她们打一顿,反而语气十分友好地说:“你们打算做的事情,我们确实是知道了。”

    两个女生立马被吓住了,其中一个鼓起勇气反驳说:“可……可我们什么都没做!”

    “那就是有犯罪意图,却没有实行犯罪,也是有错的。”

    “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都是听了别人唆使,我们错了,孙静言,请你原谅我们!”

    两个女生倒是不怎么经得起吓唬,孙静言还没说什么威胁的话呢,就已经被吓得不行了。

    孙静言说:”当然可以原谅你们啊,毕竟你们也不是很想伤害我对不对?其实你们也是团结同学、和睦友好的女生,一定是有人故意撺掇你们做的,对不对?如果有的话,就如实地说出来,你们也算是将功折过了。“

    两个女生想了想,反正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自己能够从这个事情中脱身出来,管其他的人会怎么样?而且这个事情自己本身不是主谋,自己先说出来,还能够推卸一些责任呢!回头孙静言要算账,自己也能够置身事外了。

    于是两个人竹筒倒豆子的,把事情都说了一遍。

    孙静言听完以后,心里有了谱,说:”你们两个很好,我知道了,事情跟你们关系并不大,你们也是被人一蛊惑一鼓动,就跑来做这个事情了,其实你们并不是主谋。“

    两个人忙点头,这个事情能够脱开关系就好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走吧!”

    两个人还有些犹疑:“真的让我们走?”

    孙静言点头:“当然了,我骗你们干什么?夏言,颖慧,把门打开吧,我们也要走了。”

    两个人愣在原地,互相看了对方好几眼,似乎在确定这是不是真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孙静言见两个人一副傻愣的样子,也不管她们了,直接带头先朝着外面走去,夏言和程颖慧都跟了上去。

    走了没多远,刚刚还看上去威风十足的三人姐妹团,顿时就不成正行了。

    “静言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那房间里面还藏着人的鹅?”

    孙静言说:“还能怎么知道?看到的呗!屋子那么小,两个人又不好藏,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到的。”

    “那你眼力可真好,我没发现里面还有别人。”程颖慧佩服的说。

    要是不知道里面有人,程颖慧说了有人通风报信以后,估计那两个女生回去以后,就要告诉其他的人了,估计她们会重新制定计划,到时候孙静言就更加难以防备了。

    孙静言在程颖慧说完那句话以后,就发现了房间里有人了。那个时候,让程颖慧把话收回去也是不可能了,所以孙静言就决定将计就计,将两个人抓出来问问清楚,最好是将两个人从那个小团体中剥离出来。只要这一晚保守了这个秘密,后面的事情就没问题了。

    这是一个临时组成的松散小团体,轻轻一动,就会散掉的。

    孙静言一定要抓紧此次机会,摧毁她们,不然以后在礼仪组中,这个团体一直合在一起,跟孙静言作对,孙静言怕是要吃些亏了。

    孙静言不怕吃苦,但是不喜欢吃亏,吃苦还可能有回报,但是吃亏绝对是没什么回报的事情,这不是孙静言的风格。

    三个人处理完这件事,就回去吃饭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阿姨已经将饭菜都做好了,而徐述之都已经坐在桌子旁边,就等着吃饭了。

    “你怎么那么快啊!”程颖慧惊讶地说。

    “我还想说,你们怎么那么慢呢!”

    在看到孙静言的时候,徐述之的脸上,就露出了轻松愉悦的微笑,好像看到她就心情很好一样。

    夏言说:“我们去处理了一些事情,所以回来的晚了一些。你们两个晚上还要去上课吧?赶紧吃吧,不然时间赶不及了。”

    孙静言笑着去洗手,说:“夏言你越来越啰嗦了,也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

    程颖慧追上去,笑嘻嘻地说:“我也觉得!夏言你是去了辩论队啊!不是去了保姆培训中心吧?”

    气的夏言追过去要拧她的脸,程颖慧忙喊孙静言救命,孙静言就过去帮着程颖慧,夏言气得不行:“静言你也帮她!”

    孙静言嘿嘿笑:“我谁也不帮,我就想喜欢看热闹,这不颖慧打不过你,所以我帮一下,免得没得热闹看了。”

    夏言和程颖慧都气结,徐述之在餐桌边上听到三个人的对话,顿时就笑出了声,这三个小仙女凑一块儿,真是热闹极了。

    三个人闹了好一会儿,才洗完手坐下来吃饭。

    程颖慧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住校的同学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呢!真惨!”

    孙静言问:“那你呢?人家还在学习,你就打算偷懒啊?你也没参加几个项目吧?”

    程颖慧说:“我是没怎么参加比赛,可是我做了好多次礼仪啊!穿着高跟鞋满场跑,累死我了!”

    孙静言哼了一声,跟夏言说:“夏言,你帮我看着她做拉伸,要是没做满一百五十个,回来我修理她!”

    “不要啊!”程颖慧哀嚎。

    夏言则是高兴地说:“好!我一定好好盯着她!”

    自从跟孙静言约好,要按照孙静言的计划来运动减肥以后,程颖慧感觉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天天做拉伸,隔三差五要做瑜伽和普拉提,有时候 还要跟着去操场小跑,这些日子以来的运动量,可能是出生以来最大的运动量了。

    见程颖慧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孙静言眼睛一转,说:“颖慧,我觉得你现在身形已经好看了一点,夏言,你说是不是?”

    夏言见孙静言一本正经地忽悠程颖慧,也十分乐意掺一脚,说:“是啊是啊!”

    程颖慧表示自己没那么容易上当:“你们别骗我了,我自己的体重又没减轻,哪里会变好了。”

    孙静言说:“不是你体重变了,才变好看,是因为你平时的形体,你知道吗?你的坐姿,你的站姿,你的走姿,都是体现你气质的部分,所以如果能够改掉一些姿态习惯,就会变好看,不一定要减重才可以的。徐述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徐述之无奈地点头:“你说得对。”

    没想到被她拉着一起骗小女生,还真是有绅士风度的徐述之做不来的事情,绅士哪里会故意欺骗一个纯真无辜的少女呢?

    不过徐述之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只同意你对姿态的说法,没同意你对程颖慧变好看的说法。

    程颖慧见一直都不爱撒谎的徐述之都这么说了,顿时就相信了几分,说:“好吧,那我今晚继续做拉伸。”

    “这就对了,颖慧,你会越来越好看的。”

    “就是,下次别说是夏峥,就是春峥、秋峥、冬峥来了,一样被你迷倒。”

    程颖慧果然脸一红:“你们讨厌!又说他干什么啦!”

    虽然已经开学两个月了,可是程颖慧依旧没忘了人家好不好!

    大家都嘻嘻哈哈笑作一团,逗程颖慧真的很有意思啊!

    吃完饭,简单的清洁了一下,换了衣服,孙静言和徐述之就结伴去学校上课了。

    夏言留下来监督程颖慧做拉伸,还有努力学习,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夏言,当然是让刚刚还故意笑话自己的程颖慧差点哭着喊妈妈了。

    第二天还是运动会,这一天的运动会,依旧是人不少。

    因为项目多,所以比赛一大早就开始了,没有比赛项目,也没有其他的比赛活动的人,倒是可以睡个懒觉了。

    不过809班的同学倒是到的挺早挺齐的,因为大家都是集体的一份子,哪怕不是上场比赛,只是在旁边加油,也是为班级争得荣誉做出了贡献的。

    除了专业的啦啦队,还有后勤照顾赛后选手的,有专门给广播站投稿的,大家经过了第一天的合作,第二天就显得熟稔多了。

    这样的集体活动,果然是促进班级团结,让同学们更加熟悉彼此的良好时机。

    第二天孙静言上场比赛的时候,又看到了傅丽,她的比赛倒是都完成了,但是她是在旁边给自己班上的同学加油。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809班的孙静言,昨天跑赢了我的那个。”

    好几个明显比一般的女生要显得英武霸气的女生一起看了过来。

    孙静言只好打了招呼说:“你们好。”

    “没想到啊,傅丽,你竟然没跑赢她!”有些女生看到瘦瘦的孙静言,还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在跑步的过程中,肌肉的作用是很强大的,所以她们看上去比一般的女生要粗壮一些,是因为她们的肌肉比一般人更有力。

    傅丽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说:“她马上又要比赛咯,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孙静言不好意思地说:“你这样说,让我觉得压力山大。”

    压力山大还是个没流行过的词,所以几个人听着都觉得新鲜,也觉得孙静言是个有意思的人了。

    “没事,老妹儿,你就尽全力,让我们看看,要是你不拿出全力来,我们以为傅丽真输给了实力一般的你,回头我们可要笑死她的。”这姑娘说话还带点东北腔呢,B市明明是在南方来着。

    孙静言说:“傅丽一直觉得我是幸运才赢了她呢!说我赢在胸大。”

    其实孙静言的胸前并不是十分壮观,袁菲儿都能够秒杀她了,不过因为她身型显瘦苗条,这样的大小也是刚刚好,如果再大一些,也就显得不和谐了。

    几个女生又把傅丽嘲笑了一番,输了就输了嘛,没什么了不起的,干嘛还说自己是因为不如人家胸大?

    傅丽在旁边哀叹不已,这群姐们嘲笑起人来,还真是丝毫不留情面的。

    很快比赛就要开始了,孙静言和几个报名了的上场,其他的人都退了下去,很快就进入了比赛的程序。

    这场比赛是女子八百米,考的是耐力和速度,真正体力好的人,完全可以维持高速跑完全程,毫无压力的。

    孙静言咬牙跑到了最后,自然还是输了一筹,人家毕竟是专业练的。

    不过等到比赛完以后,获得了第一名的专业选手还主动走过来,跟孙静言说:“你追我追的可真紧。我本来想,这比赛还不如我们自己班上测试的时候,随便比比就算了,可是你追得太紧了,要是我敢放松一点,肯定要输给你,所以我只好一口气跑完了。”

    孙静言被她这独特的谦虚方式给逗笑了,说:“你说的真有趣,不过我觉得,你赢了就是你赢了,我本来就不如你们专业的。”

    另外几个体育生也拥过来,对孙静言很是赞赏。

    她们可是训练了好几年的,有了一点成绩,才被招进市一中的,没想到孙静言没经过训练,也能够跑那么快。

    孙静言虽然只得了第二名,却又获得了这些专业运动员的赞赏,孙静言觉得自己努力也是值得的。

    女子八百米刚比完,许多人都看到了孙静言跟那些体育特长生相谈甚欢。

    一个人问自己隔壁809班的:“你们班长是不是故意放水啊?我看她差点就赶上第一名了,结果到最后都没赶上。”

    809班的人立马反驳说:“才不是,我们班长已经很尽力了,她才不是那种会给人放水的人!你这样胡乱猜测,是不是太坏了?”

    对方一噎,还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其实她也是有点嫉妒孙静言的,长得好看,那么多男生喜欢她,连在体育上都快赶上人家专业的了,为什么她那么厉害!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

    孙静雅不知道别人对自己的说法,跟几个人聊得差不多之后,就准备领了奖,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傅丽走之前还说:“有时间去我们班玩玩啊!”

    孙静言哭笑不得,自己有时间去她们班上玩什么?别说她时间不多,就算是时间多了,去了能做什么呢?

    不过人家也是表达友好,所以孙静言答应说:“好啊!有时间一定去!”

    关键是时间抽不出来,孙静言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孙静言的比赛项目,大部分都是径赛,田赛只有一个三级跳远。

    这个项目,还是因为体育委员看孙静言身姿轻盈,才让她报的呢,孙静言也是在运动会前的两三个星期,才训练了一下,掌握了一些跳远的技巧。

    跑步的话,孙静言自己也跑了三四年了,有了一些心得,所以她比赛的时候,比出来的成绩还可以,也不意外,三级跳远对她来说太新鲜了,本以为能够拿个四五名就不错了,没想到直接斩杀了其他的专业运动员,直接拿了个第一。

    孙静言自己从沙里爬起来的时候,看到老师量的距离,也是一脸懵逼。

    “你是怎么跳的?”体育老师忍不住问。

    孙静言回答:“我就那么跳的啊!反正努力把自己往前送,然后能飞多远飞多远。”

    反正坑那么大,肯定不会飞出去掉地上就是了。

    体育老师也无语了,没想到这小姑娘就是一顿瞎跳,结果拿走了第一,让一众体育生们情何以堪。

    孙静言才没管那么多,这次运动会,她拿了三个第一,两个第二,虽然没有能继续她的全连冠的神话,可是对于一个来自普通文化班的学生来说,已经是十分厉害了。

    比完赛,孙静言拿着奖状和奖品回到看台,难得徐述之不在,人家比赛去了。

    孙静言坐下以后,旁边就有人递过来一瓶饮料:“这是徐述之留给你的。”

    孙静言看了看是电解质饮料的包装,而且没有开封,就收下了。

    不过她还不渴,所以就放在了一边。

    没多久以后,徐述之也回来了。

    “我的项目也比完了。”徐述之坐下以后说。

    孙静言说:“我的也比完了,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徐述之看了看时间,说:“这都下午四点多了,能休息的时间也不多了。”

    “刚拿了第几名?”孙静言随口问。

    徐述之受到了伤害:“感情你没注意看我比赛?”

    “拜托,看台在这儿,你比赛跳高的地方在那边,看过去就是一个人影动来动去的,哪里看得清是你不是你啊?”

    徐述之说:“刚刚广播里面说了,你总听到了啊?”

    这家伙还犟上了。

    孙静言说:“我本没注意听啊,等到听到广播的时候,就听到说:高一男子组跳高比赛成绩通报结束。”

    见孙静言理直气壮的样子,徐述之无奈地说:“好吧,反正奖状在这儿,你看吧。”

    孙静言说:“别,别打开,让我猜猜看!唔……你是不是得了第一名?”

    “咦,一下子就猜中了?”徐述之说。

    孙静言得意地说:“怎么样?我厉害吧?”

    徐述之看到熟悉的调皮的小表情,顿时反应过来了:“好你个静言,你骗我说没有关注我的比赛,其实你早就知道比赛结果了吧?”

    孙静言见他看穿了,却不打算承认:“哪有?我说了没有啦!全是猜的。”

    孙静言才不会承认,让他得意呢!这家伙撩自己撩的那么顺手,总要杀杀他的气焰才好。

    可是这事儿一弄,反而适得其反了,徐述之经历了差点被骗过去的失望,然后又发现孙静言其实是关注他的,比之前直接知道孙静言在关注他,要令人开心多了。

    不过他知道孙静言的小脾气,最不喜欢别人拆穿她内心的小秘密,所以他笑呵呵地说:“好,我知道了,你可真聪明,一下子猜中了!”

    “那是,神算子就是我。”

    两个人在初秋的阳光下,说笑着,时间就过得飞快的。

    等到时间到了五点半的时候,孙静言站起身来说:“我的去换衣服了,等会六点多就要闭幕式了。”

    许多项目已经比完了,就剩下最后几项比较激烈的比赛了。

    运动会中,最扣人心弦的,自然是接力赛这个比赛了,特别是男子接力赛。

    除了各年级的比赛,体育生们还会为大家奉上一场真正风驰电掣一般的比赛,让大家感受一下专业运动员的风采。

    孙静言已经没时间去给激烈的比赛加油了,她来到了小房间,此时已经有许多人到了。

    孙静言假装没有注意到那些等着看好戏的表情和眼神,心想着,这些人还真是什么都写在脸上,就怕自己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情一样,这种人在电视剧里活不过第一集啊!

    孙静言找到自己的包,打开以后,准备换上礼仪服,结果打开以后,掏出来一堆碎布!!

    “啊——怎么会这样!”孙静言惊叫起来。

    大家都聚拢过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你的衣服怎么回事!”

    “天啊,那你岂不是不能上场了?”

    大家的表情和语气不一,有的人幸灾乐祸,有些人真心担心孙静言,有些人则是明明开心的要死,却还要装作关心的样子,孙静言借着小屋不甚明亮的灯光,将大家的表情一一收入眼底。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突然,孙静言咦了一声,将里面的碎布头拿出来:“不对啊!衣服好像不是这个花色吧?”

    大家定睛一看,果然如此,虽然都是白底蓝花的,可是这个明显不是礼仪服啊!

    孙静言拍拍脑袋:“天哪,我拿错了吗?”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起了,她接了起来:“喂?夏言?”

    ……

    “什么?我的衣服在你那里?天哪,吓死我了。”

    ……

    “嗯,我的包里是一堆碎布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自己的衣服被谁剪坏了呢!”

    孙静言满脸开心的表情,开心的当然不是自己的衣服没坏,而是大家脸上精彩的表情,除了真心担心孙静言的,脸上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其他的人是明显很是失望,却很想努力掩饰住失望,不露出马脚的样子,实在是滑稽。

    孙静言欣赏够了,才说:“好了,夏言,麻烦你把我的衣服送过来吧,可能是咱们出门的时候慌慌张张的,拿错了包包了。”

    挂了电话,孙静言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说:“幸亏我的衣服没坏,不然就不能完成最后的任务了呢!”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是啊 ,你真幸运!”

    “幸亏拿错了,不然就只能找别人顶上了。”

    “就是,静言你的运气真好。”

    ……

    正好此时夏言来了,孙静言也不想跟她们多啰嗦了,说:“这件事虽然没有造成我不能够上台,但是还是要告诉苏老师,竟然有人做得出这种事。今天针对我,明天就可能针对你们任何一个人啊!这件事必须告老师!”

    孙静言这么一说,其他的人也七嘴八舌的附和,那些本来不希望孙静言告诉老师的人,此时却有话说不出来了,因为没有理由去劝啊!

    夏言背着同样的包包来了,里面果然拿出了孙静言的礼仪服,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夏言走过去,看了看破布条,说:“咦?这是家里的餐桌布吗?”

    程颖慧说:“就是啊,也不知道你这家伙,塞个餐桌布在包里干什么,把我和静言吓一跳。”

    在这个时候,程颖慧就可以尽情地怼夏言了,因为夏言不能反驳,反驳就可能露馅儿啦!

    夏言果然十分配合的说:“是啊,我最近都糊涂了,可能是因为走得急,以为静言的衣服往桌上了,所以就拿来了吧,唉……幸好幸好,这餐桌布倒是不值几个钱。”

    “干妈花了上千块买的桌布,你还说不值钱,干妈知道了要气死了。”

    “哎呀,你别告诉她不就得了。”

    两个人说得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只是听到餐桌布的价格的时候,都暗暗抽了一口气,一块餐桌布上千块,那是多有钱啊!

    孙静言以极高换了衣服出来,说:“你们也快去准备吧,闭幕式快开始了。”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七手八脚地准备着。

    孙静言,夏言和程颖慧三个人偷偷交换了几个得意的眼神,三年多的密友不是白做的,三个人的默契不是一般的足,如果不是程颖慧在后面掐着时间给夏言打电话,夏言也不会那么及时地给孙静言打电话了,这场戏可不好演啊!

    只是现在还不是得意的时候,换好衣服,化妆,为了闭幕式忙的一塌糊涂,终于在闭幕式开始之前,都准备好了。

    苏老师也及时出现,带着大家去等待着,大家都有些紧张地看着孙静言和苏老师,也不知道孙静言什么时候会告状,苏老师知道事情的经过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