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5章 半人半蛇
    西瑞尔这才反应过来貌似那个金杯曾有一段时间属于面前的这个女人。紧接着, 他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魔压,心中暗叫不好。

    这是要魔力暴动?

    西瑞尔一把松开了在地上的女巫,灵活地跳了起来,抄起地上蔫哒哒、昏迷不醒的小巴, 大迈了几步就要冲出去。

    他可不想留到这里被魔力和碎片戳成筛子。

    周围的小个物品和碎片已经被魔力刮得在空中乱飞,状若癫狂的贝拉若无所觉, 只是坚定地匍匐爬向了主人曾赐予自己的金杯, 几下抓在了血肉模糊的手里, 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啊————”

    西瑞尔能感到身后剧烈涌动的魔力,顾不得回头, 拼命向外冲。

    几个黑色的魔咒擦着自己的头皮而脸颊飞过, 似乎有一道还刮在自己的脸上,热啦啦啦的疼和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滴到了衬衫领口。

    但是白狐小伙子也顾不得疼痛,他跌跌撞撞地冲下楼梯。现在他需要赶快摆脱身后的□□, 然后快速地去有求必应是解决某个打算挣脱束缚的非人类。既然手里的魂器已经毁灭, 那么纳吉尼的问题就得趁早解决。

    至于疯婆子贝拉, 她这种状态早晚会把自己炸死。

    西瑞尔脚步不停歇穿过走廊,一个拐弯,向有求必应室的方向飞奔而去。

    ………

    与此同时, 禁林的一边, 来接快银的西弗勒斯同样遭遇了伏击。

    十几个食死徒将他们团团围住,魔咒四面八方地飞射而来, 五光十色地将这片黑暗的森林整个照亮。

    西弗勒斯一边旋转着身体, 回击魔咒, 一边照顾躲在自己身后的银发麻瓜。不算慌乱,但也并不容易,他表面冷静,心里有些着急。就在刚刚,他第一次通过灵魂伴侣之间的感应深刻地感受到了他的小伴侣,那是一种慌乱,急切,惊讶又无奈和恐惧混杂在一起的强烈情绪。一开始这个面无表情的男巫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这些从心底冒出的情绪来自于西瑞尔而非自己。

    西瑞尔怎么了?他是不是遭遇危险了?霍格沃兹情况怎么样?

    他为什么那么着急,是什么让他感到害怕?

    这一条又一条的疑问让西弗勒斯·斯内普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几乎都要压垮他名为理智的神经。

    “斯内普,你是不是可以走?你要是能走就不要管我了,我也许可以跑掉。”

    快银趁着一回合的对峙暂歇,小声地说。冷汗从他的额头向下流。

    其实就在刚才,他们的门钥匙第一时间被食死徒炸碎了。

    “没事,我能脱身。实在不行咱俩分开,你一会儿记得躲开我发的魔咒,其他交给我。一旦突破包围就立刻向城堡跑。城堡大门口有我们的人,就说是邓布利多叫你来的。让接应的人发信号。”

    “好。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西弗勒斯定了定神,一边警惕地盯着周围的食死徒,一边回忆很早之前在普林斯庄园一本书上看到的一个咒语理论。那是普林斯庄园为数不多一本讲魔咒的书,摆在一堆魔药书中格外显眼,所以他多看了几眼。

    ————“根据对魔力的控制,对音调的改变,对手势的微调,包括施咒者的心情等多方面因素,这是需要长期摸索的一个过程…简单的魔咒也能达到群体化和加强化的效果”

    这句话他印象颇深,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思考如何做到书中说的魔咒群体化和加强化。但是最多只是能让威力增强,但是群体的攻击是从来没有成功过的。

    大概是危急时刻肾上腺素飙升,也许是西瑞尔的焦虑太过强烈,又或许是他此刻因为耽误了太多时间而感到愤怒,一瞬间,西弗勒斯高举魔杖————没有对准任何一个黑袍戴面具的食死徒。

    “神锋无影————”

    就像是用符咒召唤了惊雷,霎时风云变色,狂风卷起地上的草屑和枯叶,一团银色的云飞速旋转地出现在众人头顶上方。

    食死徒们之前很早就听过这个曾经作为黑魔王最亲信的魔药大师在魔咒方面也天分惊人的传言,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现在看到对方施展了一个没有听说过的魔咒,都纷纷举着魔杖后退避让。

    头顶的银色的云忽而变形拉长,就像是一把最快的刀,或者一柄在空中疾驰的银箭,“嗖嗖——”地从半空中急速下落追逐,猝不及防地穿过一圈人的身体。

    几声闷哼之后,站了一圈的人陆续捂着胳膊倒地。

    飞溅的血液在空中聚成血珠,洒在了草丛上,月光照过,留下深深浅浅的光斑。

    食死徒没有被杀掉,但是也丧失了战斗力,他们各自捂着受伤的手臂————恰好正是要举魔杖的那只,有两个双手都可以施展魔咒的巫师连忙换了手,企图使用治愈咒,但是收效甚微。

    ————“没有作用!你是不是也不能止血。”

    ————“不能!怎么办啊啊!”

    地上的人变得惊慌失措,血液还在飞速地从伤口往外涌,根本止不住。照这样下去,早晚都会变成一个人干。

    “走。”西弗勒斯喘着气抓着一脸懵逼的快银向城堡方向跑去。

    “粉身碎骨————”

    “血液燃烧!”

    西弗勒斯悍然回身,黑色的魔杖直指那个在身后拼尽力气偷袭的人。

    粉碎咒没有击中魔药大师,但是“血液燃烧”却直直地打在了那个人身上。

    快银几乎是惊骇地看着不远处的人从他伤口中流出的血液慢慢起泡沸腾,整个人在斗篷下抽搐惨叫,在地上打滚。有想上去帮他解咒的人,因为不小心触碰到他的伤口而跟着一起血液沸腾起来……

    见到这样的场景,宛若人间地狱,周围的人就像是怕被沾染不能治愈的瘟疫一般打着滚抱着手臂四散奔逃。

    撕心裂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犹在耳畔。

    西弗勒斯没有多看,拽着维持回头姿势的银发小伙子穿过森林向城堡飞奔而去。

    “那是什么?”快银呐呐地问,慢慢地掌控回自己的节奏,变成了他拉着西弗勒斯飞奔。

    这个美国变种人灵活地躲避着周围的灌木和树丛,穿梭在森林之中如履平地,风拍在两人脸上,周围的景物在飞速倒退。

    西弗勒斯顶着风,艰难的撇撇嘴,低声道:“魔咒。”

    “你们这里的魔咒都这么可怕吗?”快银灌了满嘴的风依旧不能安静闭嘴,满脸惊悚地问。

    “这是黑魔法,一般不能使用。”西弗勒斯言简意赅。

    “这样啊……到了。”

    快银没有在意那句“一般不能使用”到底什么情况才算“一般”,停下了脚步,两人出现在了黑湖边的草坪,前面就是霍格沃兹城堡的大门。

    草坪上已经聚集了一批人,包括醒目的白胡子邓布利多校长。

    “怎么回事?”西弗勒斯问。

    “霍格沃兹防护罩,防护罩被破坏了!”金斯莱站在邓布利多身边,黝黑正直的脸上满是忧虑。

    就像是在附和他说的话,头顶突然炸开一声烟花礼炮一般的声响,藏蓝色的天空中肉眼可见地出现了一个弧形的透明穹顶,穹顶现在上面布满了蛛纹,尤其是靠近西边的地方,那里已经密集到要破碎的地步。

    “他们用了数百计的摄魂怪和巨人正在破坏霍格沃兹天空和地面的保护罩,被打破是早晚的问题。肮脏的杂种!”

    穆迪转动着自己的魔眼,粗声粗气地咒骂。

    “大家不要慌,我们先一起尝试着修复一下,至少能多拖延一点时间。我刚才已经给西瑞尔发了信号,他一个人一定也可以解决。”很明显邓布利多的后半句是说给西弗勒斯听的。

    “阿不思,我————”西弗勒斯紧紧皱起眉头。

    “轰!————”巨大的一声响,似乎地面都跟着一起颤动,打断了西弗勒斯没有说完的话。

    “举起魔杖!念————!”

    跟着邓布利多的指示,大家纷纷举起手里的魔杖,一个又一个保护咒接二连三地被投射到空中,贴在了脆弱不堪的穹顶上,慢慢地、穹顶上几条看起来岌岌可危的裂缝被一点一点填充固定。

    蓝色的保护魔咒就像是一颗又一颗小明亮的星星,拖着长长的光尾飞速地窜到半空中。

    在城堡抓逃犯的傲罗和教工透过窗户看到这壮观一幕,也纷纷驻足加入,举起魔杖。

    一颗又一颗小星星积少成多,在天空中汇聚成星河、星海,一点一点包裹住了这座千年古堡。

    地窖里,和学生呆在一起的教授透过空间转移过来的窗户正好也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之前外面(八楼等)巨大的响动不可能瞒过这一个个似人精儿一样的学生,不少年纪大一些的已经大概明白了危险的降临。

    教授干脆将所有四个院的学生都聚在了最安全的那个屋子。

    ————“梅林!那是什么?”

    ————“这是魔法吗?”

    ————”学校是怎么了?我看到了天空上有破碎的痕迹……”

    学生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了公共休息室的窗前,一起窃窃私语着观望。

    麦格教授和费立维教授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霍格沃兹的防护罩在尝试被修护,那意味着,已经坏到要失效的地步了。

    “同学们,我想也许你们还记得开学时唱过的校歌?”麦格教授哆嗦着声音举起自己的魔杖。

    “记得————”

    “这首歌有魔力,校长说过。这是真的。谁记得第一句?”

    ————“霍格沃兹,霍格沃兹,霍格沃兹,霍格沃兹?”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男孩不确定地回答。

    “是这样没错,拉文克劳加5分,辛迪先生。现在跟我一起在心里默念这句,举起你们的魔杖。”

    “我们是在保护自己的学校吗?麦格院长?”一个扎着双马尾脸上缀着小雀斑的小姑娘睁着大眼睛天真地问。

    “可以这么说,亲爱的。”麦格绷着的脸努力挤出一个还算和善的笑容。

    学生陆陆续续举起魔杖,一道又一道星光穿过千年古堡,飞向空中。

    几分钟后,举起魔杖的每一个人耳边都响起了震撼人心的龙啸————眠龙勿扰。

    但是这些西瑞尔看不到,他所奔跑的的地方恰好是一个近路的密道,可以直接通往有求必应室的入口,周围没有窗户。但是在龙啸响起的一瞬间,他似乎感觉自己肚子暖暖的,获得了一些力量。

    有求必应室的门半开着,里面的场景一览无余。

    西瑞尔扶着门框感觉到了深刻的难以置信。

    他看到了一个不稳定形态的半蛇半人,而这个半蛇半人正在激烈地挣扎着,在地上打着滚,企图挣脱身上的光锁。

    从尾巴看,那应该是伏地魔的宠物纳吉尼没有错。他曾经在小汉格顿和这位“蛇女士”有过一面之缘。但是,谁能告诉他,现在这个蛇上半身是一个亚洲女性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萨拉查不是说只设计了束缚和恢复原形的魔纹吗……难道说其实纳吉尼是个人???

    阿尼玛格斯?

    蛇精??

    被做成魂器以后觉醒意识进化了???————可是进化也该是进化成伏地魔啊…

    西瑞尔觉得信息量有点大…

    “纳吉尼?”西瑞尔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

    正和光锁打架的女人骤然转过头,乌黑凌乱的头发下是一个冷若冰霜,目光渗人的脸。

    猜测被证实,西瑞尔觉得事情有些难办。

    啊……他想要处理掉魂器,是不是要杀蛇、不对杀人……了。

    然而纳吉尼并不给西瑞尔犹豫的时间,她像是放弃了身上的光锁,飞速地向西瑞尔游来,张大了嘴,露出尖尖的牙。

    “……”

    这一瞬间,西瑞尔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被咬了是应该注射蛇毒血清还是狂犬疫苗?

    一道魔咒直接击了出去,貌似没有什么效果,除了激怒了那条半人半蛇。

    纳吉尼身上还缠着光锁,不管不顾地就要用尾巴甩,上嘴咬。

    不论是人是蛇,伏地魔手底下都是一群悍将啊……西瑞尔扶着腰机敏地闪到了架子后面。

    魔咒没有效果,意味着普通的伤害魔咒伤不到纳吉尼。不知道不可饶恕咒是不是可以…但是西瑞尔觉得自己揣着小狐狸施展这种咒语好像不太稳妥…要不试试用符咒吧,哪怕稍稍让它停一停也行啊。

    “定!”

    一张黄色的符咒飘了出去,直接贴在了纳吉尼的头上。

    那条发疯的的大蛇似乎不动了。

    西瑞尔从架子里走出,相隔一米,和那个凶巴巴的大蛇对视。

    “你是什么东西?”西瑞尔问。

    “我是人。”半人半蛇恶狠狠地瞪着他,嘶嘶地说。大概因为太久不说话,听起来语调非常奇怪,有点韩国还是日本人说英语的味道,一个词顿三次。【注】

    “你看看你的尾巴。人可不长这样。”西瑞尔故作放松地说,慢慢地仔细观察面前的生物,想办法消灭它。

    纳吉尼冷眼瞪着面前多嘴的人,虽然身子动不了,但还是呲了呲牙:“一个咒语。你不是巫师吗?”

    “我可能学习不好吧……没听说过这么厉害的变形咒”

    “放开我,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然咬死你!”

    “你能全变回人吗?”

    大蛇的挣扎弱了一些,她嘶嘶地说:“不知道,我都快不记得自己是人了……”

    “没事,我也许可以帮帮你。”西瑞尔一面警惕地看着对面的蛇,一面试探的伸出手。

    “哦?那你离近一点……”纳吉尼明显也不是省油的灯,挽着自己的头发,嘶声回答。

    正在两人(一人一蛇)互相试探对峙没有行动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破。

    “该死的小鬼!你竟然还敢躲在这里!!”

    贝拉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面容狰狞犹如恶鬼一般出现在门口。

    纳吉尼不知何时挣脱束缚,一跃而起用自己的尾巴缠住了西瑞尔的一条腿,差点把西瑞尔一把掼到地上。贝拉嘴里接二连三地吐出恶咒,场面一时变得非常紧急。

    “你还敢出现在有求必应室!你找死————你又是什么东西、!”贝拉像是才发现了纳吉尼的存在,本着女人对于其同类的敌意,敏感地质问半人半蛇。

    “你个不听指挥的叛徒!”大蛇纳吉尼一字一顿地指责。

    “你是纳吉尼?!”贝拉看起来同样惊讶。

    “你不配念我的名字!”纳吉尼用古怪的口音反唇相讥。

    “该死的,你是人?!你个竟然伪装成蛇!我要告诉主人!”贝拉从校长室爬出来撑到现在全凭一股滔天的怒气,她一手抓着金杯一手捏着魔杖,理智尽失。

    西瑞尔被死死地缠住腿,拼尽全力拖着这条和对方尾巴相连的腿,躲在了一个箱子后面,趁机想对策,巴不得这两个女人再吵久一点。

    小巴不知道醒了没有……他试探着从乾坤袋摸出小蛇怪,依旧软塌塌一条,看起来不太靠谱。怎么办?这种时刻……无论这两个女人是不是会团结,现在合伙重伤自己都易如反掌。

    ————“你为什么能变成人!”

    ————“我怎么知道!这个柜子有问题!”

    ————“主人知不知道?!”

    ————“你没有权利问我问题!叛徒!”

    ————“该死的,你才是叛徒!”

    是啊,这个柜子当然有问题,这可是斯莱特林阁下亲自布置的魔纹,全霍格沃兹又有多少地方值得斯莱特林阁下亲手布置魔纹呢……西瑞尔一边观察那两人的状态,一边大脑向各处发散,拼命想着对策。

    等等

    斯莱特林阁下的魔纹……

    魔纹??!

    有求必应室当年的保护魔纹!

    之后被修复好四大院长和校长一起安排的保护魔纹!

    那个法阵!

    西瑞尔灰绿色的双眼大睁。【78】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