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五章、不该出现的名字
    待那辆白色的越野车离开视线之后,弯弯忙让小王给赵队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

    因为她已经通过天眼确认了这几个人的确是从附近边境线过来的境外特工,可能是为了不引人注目,选的基本是华裔或和华裔十分接近的周边邻国人氏。

    而弯弯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地蒙混过关,除了她脸上的黑泥巴之外,这一口还算地道的当地口音也帮了不少忙。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她能操纵的了,得看赵队几个。

    再说赵队接到电话,见弯弯确认对方是国间谍且还带有大型武器,也果断组织了人员准备战斗,他亲自带了五个人分两组往下跑了五六十米,一组躲在山坡后边,另一组则躲在了山崖这边,此外还有两个狙击手在原地做好伏击准备,至于那个司机,则开着面包车退后了几十米,把车横在了马路中间,不让车辆路过了。

    半个小时后,这辆白色的越野车进入了两名狙击手的视线,两人互相比划了一个姿势,一人一枪先干掉了司机和副驾座上的人。

    可能是变故来得太快,后座有一个人根本来不及思考,第一反应就是端着枪把枪管架在了车窗上,可惜他打了半天也只是徒劳,对着空山或空地打。

    而坐在另一边的那个人倒是也把枪架起来瞄准前面,只是他坐在后座,视线总归不太方便,正当他考虑是不是该挪一下位置时,赵队带着人包抄过来了,两名特种兵拉开了两边的车门,直接近距离地打死了这两个人,同时也把中间那位拿着手枪的特工打伤了,算是留一个活口。

    这场战斗大约花了半个小时结束了。

    此时弯弯和小王也往回赶了,在离那辆黑色越野车大约五十来米时,弯弯看见赵队正带着人从车里往下搬东西,她知道,战斗结束了。

    还别说,这场战斗收获颇丰,不仅搜出了一挺重、机枪和一把狙击、枪,还搜出了五把小手枪和一箱子弹,这说明对方显然不是单冲弯弯和凌含章来的,而是知道这边还有一个特种兵小分队。

    这就有点麻烦了。

    如果单单是几个境外特工他们杀也就杀了,可若是牵扯到内鬼什么的,这件事就不是他们几个小人物说了算的。

    “首长,这件事您看怎么处理好?”赵队问急急忙赶来的凌含章。

    “该汇报的汇报,还有,从最近的驻地调两辆车子来,另外,派两人把这辆车子开回去,连东西和这个活口,回去研究一下这几个人的来路,至于这些尸首,也拉回去吧。”凌含章拿出了手机,他也得向上头汇报。

    因着这一耽误,弯弯一行不得不赶夜路下的山,到达山下的县城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弯弯挑了一家宾馆住下,几个人胡乱吃了点东西便进屋休息了,小骐和小骥早就困得抬不起头来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灭了那几个境外特工的缘故,这天晚上弯弯他们并没有碰到别的什么麻烦,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凌含章的手机响了,是军部吴中将打来的,问了些他们目前的状况,也问了些弯弯的情况,得知他们的人马安好无损,吴中将的意思是打发一辆直升机来接他们回春城,春城那边再换飞机回帝都。

    至于那几名特工,吴中将说交给云省的安全局,毕竟这是在云省发生的事情。

    凌含章答应了。

    不过起床后的凌含章并没有着急收拾行李,而是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电脑,根据弯弯提供的那名连长的身份,他查出了那位连长所在部队的番号以及当年的营级以上干部,可顺着这条线,他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名字,吴中将的堂哥,当年的团长,现在的吴上将。

    联想起前些日子弯弯提醒他那名出事的经济部副司级和吴中将堂姐的关系,再联系起吴中将的这次升迁,凌含章感觉他触摸到了什么。

    可问题是,吴家的势力不是一般的强大,而他又拿不出十分有利的证据来,因此,这件事着实有点难办了。

    可再难办,凌含章也没有妥协的意思,他把自己搜集到的所有资料一股脑打包给了程上将,他是想提醒对方一声,千万别掉进吴家的陷阱。

    当然了,若是程上将那边也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就更好了。

    把这件事办完,凌含章才想起来一件事,“弯弯,那你说,他安排直升机来接我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弯弯早在凌含章接电话时便用天眼扫过他,知道这直升机没问题才让凌含章点头的,因而听了这话,她沉吟了一下,“吴家有问题,可不是每个人都有问题吧?”

    “这话倒也是,若吴中将有问题,当年我在国可能就回不来了。可我想不明白的是,吴家已经根深叶茂位极人臣了,怎么还会做这种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凌含章委实想不通这个问题。

    “我想,一开始可能是被迫的,不小心走错了路或被人抓了把柄,再后来,就是身不由己了。”弯弯叹口气。

    她是想到了之前的崔文锦,如果不是自己有天眼,谁能想到那么一个热心、善良的老师会是间谍呢?

    还有更早的闫博唯,他是从农村来的,也是吃过苦的,也曾经不止一次热心地帮弯弯解决难题,可身边的朋友谁又会想到他会是一个间谍?

    只能说,那些想策反他们的间谍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因而,稍微意志薄弱稍微警惕心低一点就会不知不觉着了对方的道,等他明白过味来再想抽身只怕不易了。

    “什么身不由己,说白了,还是内心有贪念,若没有贪念,哪会是那么轻易好上当的?”凌含章对弯弯的话不是很认同。

    这话弯弯倒是深以为然。

    见凌含章还在为吴家耿耿于怀,便推了他一下,“算了,这件事还是回帝都再说吧,到时找个机会我和吴中将接触接触,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

    凌含章点点头,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一个小时后,凌含章一家四口带着两名特种兵登上了城外的直升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