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3章 联系
    “我说兄弟,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当云淡给风轻发来这样一条私人消息的时候,风轻却是摇头苦笑了一声,自己这兄弟聪明是聪明,但眼下的事毕竟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所以他无法直观的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风轻并不怪他。

    不过眼下这件事已经是由不得他风轻来做主了,这个歌长恨今天看到了他,必然就会将他风轻当做是醉倾城在争王中的男人,而那个醉卧穷途想必也是同样的一种看法,一旦有了这样的一种因果关系,那选择权就不在他的身上了。

    风轻此时也别提多郁闷了,他忽然间觉得自己被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就好像是遭遇到了大海的潮涨潮汐一样,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无疑是非常渺小的。

    草草的跟云淡聊了几句之后,风轻就看向了醉倾城,要说眼下的局面虽然对他很不利,如今看来,单单是一个歌长恨就不是他所能面对的,偏巧他还是一个没有所属城市的人,身后没有一个能够帮他撑腰的大势力,不过风轻的心中却并不如何的担心。

    “看到你这样,我也能放心许多了!”

    醉倾城突然开口说道,而她的话也让风轻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转瞬即逝,随后风轻看向了不远处,说道。

    “走吧,我们前往下一个刷新地点!”

    跟在风轻的身后,醉倾城一直在思考风轻此时能够有这份镇定的心中所持,但无论她如何的思索也得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该说是风轻的神经大条到完全看不清楚他此时所身处的危局当中吗?

    很快,醉倾城就否定了这样的结论,以她对风轻的了解,这是一个极具智慧的人,他能够在和灭世轮回短暂相处的时间里,帮助灭世轮回走到今天这一步,又在灭世轮回遭遇灭顶之灾的前一刻抽身而退,这样一个能够谋划天下大势,同时又能够明哲保身之人,其智慧也是不多见的。

    但要说风轻有什么样的能力能够在歌长恨和醉卧穷途这样的人身旁周旋的话,醉倾城却是完全无法相信的,因为那个人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远比他对风轻的信任更深百倍千倍。

    越是想不通,就越发的感觉风轻的不一般和那种隐而不显的神秘感,醉倾城当下也不再胡思乱想了,因为她也是一个耐心很好的人,能够经历那么多的网游,在游戏中和那么多的男人结婚,就为了寻找到醉卧穷途心中的破绽,这份忍耐力同样一点都不简单。

    不过当一行三人来到精英怪刷新地点的时候,却发现现场只剩下几具还没来得及刷新掉的野怪尸体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歌长恨已经先他们一步来过了这里。

    “别的我不知道,要说比效率,这个歌长恨绝对超过我们百倍。”

    云淡无奈的一摊手,而他此时看向风轻,心中更想说的是如果这歌长恨就在这江陵和襄阳的周边扎根下来,只怕精英怪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当云淡和醉倾城同时看向风轻,等待着他拿主意的时候,一条系统公告突然间出现在三人的视野当中。

    “系统公告:建邺势力攻陷了北海势力的琅邪城。”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风轻的眉头皱了一下,但立刻就舒展了开来,他知道北海那边的战况已经接近尾声,灭世轮回的结局也将会在这几天当中尘埃落定。

    当然,这个结束的时间可能是一天两天,但也可能会拖上一段时间,毕竟灭世轮回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虽说他无法彻底的改变如今这样濒危的处境,但是凭借他身后的大公司想要苟延残喘的拖上一阵子,想必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如今的联军也跟过去濮阳、小沛和冀北的一样,并不怎么牢靠,如果灭世轮回真想要顽抗一阵子的话,金钱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

    这条系统公告仅仅只是三人的心中稍微的停留了片刻,随后就消失了,而此时风轻看向了不远处那几个接连刷新掉的尸体后转身对醉倾城说道。

    “能否帮我联系一下那个歌长恨?”

    风轻的话顿时就让醉倾城和云淡愣住了,两人都是同一种表情看向风轻,就如同看到了火星人一般。

    “风轻,你要做什么?”

    云淡此时一脸的惊愕,他原本以为风轻是打算去地宫探险的,虽说地宫的难度远比野外的精英怪要低上许多,但对于他们眼下迫切的需求而言,也是聊胜于无了,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风轻竟然会主动跟敌人接触。

    醉倾城此时也是同样的匪夷所思,在他看来,风轻和歌长恨之间是完全不存在任何可能合作的立场的,不说因为她的缘故让这两人完全处在对立面上,单就说歌长恨,那就不是一个能够思考出太多利弊关系的人,毕竟他眼下的年龄还远远不到成年人的地步,在醉倾城的眼中,永远都是当初的那个小屁孩。

    然而,风轻此时看过来的目光中却充满了坚定的神色,醉倾城犹豫了一下,虽然闹不明白风轻想要做什么,但她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就给歌长恨发去了一条消息,恐怕这也是在这六年当中,自己第一次在游戏中给歌长恨发去好友消息吧。

    此时的歌长恨已经辗转前往下一个精英怪的刷新地点了,而当他在路上收到醉倾城发来的消息,并且在消息中看到醉倾城告知他,是风轻想要见他的时候,他的脸上顿时就显现出一丝错愕不解的神色,但随即又多出了几分凝重的表情。

    今年的歌长恨刚好17岁,虽然还没有成年,但也绝非是当年那个小屁孩了,加上这些年来做游戏直播也算是跟不少形形**的玩家和粉丝打交道,也让他过早的学会了人际交往。

    此时的他犹豫再三,并没有拒绝醉倾城的提议,片刻后回复了一句“知道了,我这就过来”的消息后,他这才迟疑着转过身,带着一脸心事重重的朝着刚才见面的地点走去,而在他的心中,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爽快,多半还是因为醉倾城的缘故,他想见到醉倾城,无论他表面上又多么的洒脱,或者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而放弃,他的心中都永远的铭记着当年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在网游中的第一次初恋。

    当歌长恨的身影出现在风轻等人的眼中时,醉倾城和云淡几乎同时朝着后面退开了一步,将空地让给了这两个人。

    短暂离别之后的重逢,歌长恨此时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醉倾城的脸上,只不过后者的眼神却并没有停留在他的视线之上,这让歌长恨心头有些黯然,随即他看向了风轻,要说歌长恨的心中其实对风轻并没有多大的敌意,要说敌意的话,这六年来每一个跟醉倾城在游戏中结婚的那些男人,他应该都有敌意才对,可是或许是厌倦了,或许是看淡了,反倒是在看到那些人也跟自己一样,成为了那个人的手下之后,他的心中得到了一种另外的认同感。

    “你找我有事?”

    歌长恨此时的态度应该算得上是非常不错了,抛开所有外在的因素,他跟风轻之间也是绝无可能存在任何来往关系的,所以歌长恨此时的心中打定了主意,这次来权当是再多看一眼倾城,而别的,他一概拒绝就好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么短的距离上,风轻突然微笑着伸出了手,递到了近在咫尺的歌长恨的面前,随后说道。

    “我叫风轻云淡,你好,不嫌弃的话,那就交个朋友吧!”

    此时风轻的三人队伍里多出了一个人,那就是歌长恨,对风轻而言,这个结果在他的预料当中,这许多年以来,风轻也算是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年的冲动也在悄然不觉当中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在风轻上中学的时候,他听说了杀马特这种生物的存在,那时的他就跟同龄人一样,恨不得手中有一把剪刀,能够将那些奇形怪状的头发不分男女通通剪掉,仿佛只有平头才是最美观的存在。

    当他到了大学之后,在拥有了宽松的上网时间后,风轻对杀马特的厌恶达到了一个巅峰,他经常和云淡去做一些那时的他自认为正义的事,去破解杀马特的qq空间,潜伏在qq群里只为了盗取一手能够上头条的花边新闻,发布到网上博取众人的喝彩声。

    然而当风轻毕业之后的几年中,当他再次从各种渠道得知杀马特的消息时,他唯一能够发出的表情就是一笑置之,或许那种笑容中还会带有一些鄙夷以及对年少时的回忆,但却不会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了。

    直到最近几年,在悄然不觉之间风轻竟然完全接受了杀马特这样的存在,在他的眼中,这群小屁孩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如果说当年在学校里他不是遇到了一群厌恶杀马特而是追捧杀马特的人,说不定今天的他也成为了一个杀马特。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潮流,当别着钢笔的中山装遭遇到象征着小资产阶级的西服时,当缝布胶鞋遭遇到帆布胶鞋,当运动装遭遇到喇叭裤,他们都属于每一个时期的杀马特,时代赋予了他们一个独特的符号,不管是否被承认,但他们都代表了两个字——青春。

    (本章完)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