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顺当
    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月入过万已然没有问题,面对着好的局势,我跟向诗源都心情好了很多,干劲儿也足了许多。

    情伤在忙碌中也慢慢地淡了,蔡建宇还坚持着每日一盒巧克力,连牌子都从来不变,只因为向诗源说过一次好吃。

    家里的巧克力太多了,以至于被孩子们拿来当积木了……

    自从冯林知道了我的住处,来的便比较多了,他总是载着向诗源一起回来,搞得公司又是一片流言蜚语。一日向诗源气冲冲的跟我说:“太气人了,今天被一女人警告了一番!”

    “啊?什么情况!”我擎着满手的洗衣粉泡沫讶异地望着她,以为杰弗瑞还有其他的女人。

    “哼!别说了,都是因为你那个故人冯林,他的桃花运多旺呀,我得遭多少女人嫉恨呀。”

    我笑了笑继续洗衣服,“由此推彼,不要让蔡建宇误会出手打冯林才好,所以,诗源,你还是跟冯林保持点距离吧。”

    “我……”向诗源气得哽住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我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为了我什么?”

    她挠了挠头,“也没什么,其实也是为了面子,觉得他是你朋友,所以不太好拒绝他的邀请。”

    “没事,你直接拒了他就好,他当了花园的老板,每天站在花丛里,桃花自然多谢,人心难测,你是应该适当离他远一点,这也是变相自卫,下次你跟他直说你的难处就行了。”

    向诗源淡淡看了我一眼,“洗你的衣服吧。”然后去客厅哄孩子了。

    时间在充实的时候总是过得很快,眨眼七七八八过生日了,眨眼间过年了。

    大年初三,闲出空来,突然想去看看冯奶奶,冯林很兴奋的来接我。

    见到了冯奶奶我才知道,冯林的嘴一直很紧,就连冯奶奶也不知道我在春城!

    冯奶奶的白发又多了一些,但好在精神比较好,看得出来,这几年冯林把她照顾的很好。冯奶奶拉着我坐在沙发上,絮叨着这几年的一大箩筐历史。

    冯林兴奋的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样子,忙着摘菜、做饭。菜还是我们一起摘的,只是再也不是坐在那个窄小的小客厅内了,而是坐在宽敞的开放式厨房前。

    简单的吃了顿饭,饭后冯林去洗碗,冯奶奶抓着我的手在我手背上按了按,我知道她这是要背着冯林跟我说几句话。

    找了个背声的地方,冯奶奶两眼婆娑的说:“莺子啊!当年那样让你走,奶奶对不住你!可是这两三年我眼看着林子越来好了,所以我还是想……”

    我想我大概明白冯奶奶的意思,我笑着说:“奶奶,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你们,不会缠着林子的。我是真的只把他当弟弟,当年离开你们也有我自己的原因,您不要多想!”

    冯奶奶低着头不知道是不相信还是不放心,我暗暗想我是不是来错了,不该搅乱她老人家平静的生活!

    拍了拍脑袋,暗恨自己做事真是越来越离谱了。果然,生个孩子傻三年,何况一口气生俩,这智商情商都跟着一起断层式滑坡!

    冯林开着车问我:“莺,好不容易不忙了,你最想做什么?”

    我不假思索的回道:“睡觉!”

    “睡觉?”

    “是的,我想睡三天三夜,如果可以,睡一年都可以!”

    冯林看着我蹙了蹙眉,“看来你真是太累了。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好。”

    我眯上了眼睛,突然间想到了我跟冯林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是这样载着我……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不行,不能睡。”

    “为什么?”

    “七七八八还在家里等我。”

    “到了我叫你。”

    我笑了笑说:“我不能相信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我睡了半下午!”

    冯林笑起来,“莺,你还记得这事!”

    我感慨地说:“是的,那段时间很灰暗,而你就像一缕光,让我看到生活其实还是很美好的!”

    冯林眨了眨眼睛,“原来我还起过这作用!”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嗯,总是带给别人很积极的力量!”

    “真的?”冯林一脚刹车踩下,我向前趴了一下,纳闷地看着他,只听他说道:“莺,那我永远带给你积极的力量好不好?”

    看着他莫名其妙地兴奋,我嗫嚅:“……呃……好!”

    “那你答应了?”他兴奋地抓住了我的手,我感觉脑子越来越不够用了,问:“答应什么?”

    “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看着他快乐地冒星星的眼睛,我摆了摆手,只当他在开玩笑,“林子,这都哪儿跟哪儿呀?快开你的车,后边的车要骂人了。”

    冯林启动车,“莺!我是认真的!”

    我淡淡地嗔了他一眼,“别说了林子,你再说我就给你弄一堆桃花过来,缠死你!”

    “桃花千千万,我只取你一朵!”

    此话一出,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雨后春笋般起了一身,我抚了抚胳膊,咧了咧嘴说:“林子,快闭嘴,这三年你都经历了什么呀,怎么酸成这样了?”

    “我只是取了电影上的一句话,不过这真的是我想说的。”

    我摆了摆手,“得了,这事儿等你长大了再说吧!”

    冯林蹙眉,“我还不够大吗?”

    “你永远比我小!”

    冯林气得哼了一声,“莺!难道年龄就这么重要吗?”

    “嗯,相当重要!”

    冯林黑了脸,不说话了,一脚油门窜了出去,这惯性大的我想用摇头来表达一下对他行为的无语都做不到。

    又过了几天,向诗源拿着本子算账,“莺子,我们还得努力多挣一些钱,差的太远。”

    “什么差的太远?”

    “买房子呀!”

    “买房子?为什么要买房子?”

    “不买房子,孩子的户口怎么办?你不会打算一直让他们是黑户吧,以后上学怎么办?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吧,两年后孩子上幼儿园,你必须让孩子见光!”

    “呃……”

    我脑子天天乱糟糟的,没想到向诗源全都替我打算了。没办法,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我怅然地说:“你说的对,是必须要买栋房子!”

    抱着两个孩子,再背一栋房子,真是压力山大啊!

    三月,我们以向诗源的小姨为法人注册了一家公司——花灼灼花业有限公司,并注册了“花灼灼”品牌,陆续寻找工厂贴牌加工了花饼、花茶、花等产品。

    盘子大了,自然是要雇人租仓库的,于是又是好一番忙碌。

    日日在一团乱麻中理头绪,一抬头,又是一年。春城的四季总是不那么明显,更让人觉得时间如流水。

    春天又来,花开花香!这一年过得艰难艰辛而又充实,我跟向诗源时常顶着两个黑眼圈儿看着对方笑,这是战友之间的互勉。

    其实一样坚持在前线的还有蔡建宇,一盒巧克力,他生生送了三百九十九天!

    七七八八两岁了,小蕊蕊就近上了一家幼儿园,生意也做得如火如荼,一切都越来越好,可正当这时候,向诗源要出国了!

    不过不是去找杰弗瑞,而是被蔡建宇打动了。

    这意味着那段童话似的梦幻般的爱情泡泡终于破碎了,呈现出一个现实的世界。

    蔡建宇的爷爷在国外治病,时日无多,希望看着他结婚,老人身体不好,所以只能蔡建宇和向诗源去国外一趟。

    这一去,向阿姨向叔叔和小蕊蕊必然是一起的。

    我的心和这个家一样,蓦地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