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9章 安胎药
    第289章安胎药

    张戎脸皮子一抽,神情相当古怪,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

    林桐因死了,而现在邱二公子也以诡异的姿势死在床上,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思来想去,好像林桐因没有害邱唯山的理由啊。

    邱唯居不知道张戎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他也没多想,他现在就希望张戎等人赶紧滚蛋。现在父亲还不知道张戎查案的事情,若是知道了,搞不好要把他老人家气晕过去。

    过了半刻钟,张戎总算带着几位美女晃晃悠悠的离开了邱府,在邱府下人眼中,此时的张二钱相当的嚣张。哼哼,要不是齐王府两位女将护在你身边,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打成猪头?

    张戎有一种感觉,事情不可能是巧合那么简单。林桐因之死,或许真跟邱唯山的死有关系。

    “听风啊,麻烦你帮忙做件事,能不能偷偷地去趟刘府,把刘府的药渣取来?”

    司听风抿着嘴,面色不善的瞥了张戎一眼。听风?你干嘛叫的这么亲昵,搞得我们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似的。

    “不去,我们只是听从女王吩咐,来替你撑门面的,不是替你跑腿干活的。”

    “额,听风啊,你这样不好,什么撑门面,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女王的心思你还不懂?只要我开心了,女王也就开心了,难道你不希望女王高兴点?”

    张戎大言不惭的拱了拱胸膛,司听风眉头皱的紧紧的,她现在真的想打人。这个张二钱,简直是没脸没皮,女王怎么就看上他了?

    君莫舞掩嘴轻笑,“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就替你走一趟吧。”

    说罢,君莫舞便拉着司听风往前走去,离开一段距离后,还能听到司听风的埋怨声,“莫舞,你干嘛答应张二钱,我们又不是他的下人。”

    “嘘,说什么呢?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啊,你不觉得看看张二钱如何破案,也是挺有趣的么?”

    “”有趣?神特么有趣,有这闲心思,不如去逛逛街。

    等着司听风二人离开后,唐嫣卿和柳薰儿并排跟上来,柳薰儿心急口直道:“这点事我们去做就好了,干嘛还要请司听风和君莫舞出手?”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那可是刘府哎,堂堂尚书府,肯定戒备森严,下人众多。你们去了刘府,要是被发现的话,会非常麻烦。司听风和君莫舞就不一样了,谁都知道她们是女王殿下的亲随,就算刘府发现了她们,又能拿她们怎么样?”

    唐嫣卿和柳薰儿听得面面相觑,张二钱可真的是太奸诈了。

    裹了裹披风,唐嫣卿蹙眉道:“邱老二的案子可有什么端倪?我们接下来去那里?”

    “悬壶医馆!”

    “悬壶医馆?”柳薰儿噘噘嘴,小声嘀咕道,“你不会真觉得邱老二的死跟悬壶医馆有关吧?”

    “我也没说就一定有关系啊,反正,我总觉得我们对悬壶医馆调查的还是不够仔细,查一查也无妨。”

    没多久,三人便来到了悬壶医馆,此时于寻正送一名客人离开医馆,看到张戎三人,随手行了一礼,“公子,两位夫人又来了?”

    “嗯,于兄挺忙的啊,看来医馆的生意果然不错!”

    “都是小事,不值得公子夸赞,三位里边请!”于寻神色坦然,带着三人去了后院。

    落座之后,张戎摊开纸包,将于寻唤了过来,“于兄,可否帮忙辨认下,这到底是何物!”

    “嗯?”于寻盯着纸包里灰白虫子,伸手挠了挠头,“这是什么虫子,于某还真没见过。”

    张戎一直暗中观察着于寻的神色,对方眼神中的诧异和不解不像是装出来的。呼,要么是于寻真不认识这种虫子,要么是于寻太会演戏。

    “于兄,听说此虫子可以药用,你熟悉医药之事,真的不认识?”

    于寻苦笑着摇了摇头,“让公子失望了,于某着实不知。不过,公子若真想知道这种虫子,可以去找一下鬼巫师,听说那老家伙就喜欢摆弄蛇虫之物,对天下蛇虫了如指掌。”

    “鬼巫师?”

    张戎请蹙眉头,仔细思考起来。鬼巫师的名字并不陌生,以前也曾听人提起过。鬼巫师的真名已经没人记得了,因为此人沉迷于养蛇虫,形象邋遢,有喜欢研习法术,所以才被叫做鬼巫师。

    离开悬壶医馆后,张戎就捏着下巴喃喃自语道:“难道这个于寻真是无辜的?”

    回到八方酒楼歇了没一会儿,司听风和君莫舞就走了进来,司听风随手将一个纸包扔在桌子上,不咸不淡的说道:“这是你要的药渣。”

    看着纸包里的药渣,张戎就有些头疼了,这里边的药渣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他们啊。好在唐嫣卿懂一些药草知识,趴在旁边观察着药渣,还拿起来闻了闻,随后说出一个个草药名。

    黄岑、砂仁、芍药、甘草、大枣

    听着这些草药名,张戎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黄岑汤的主药么,这可是安胎养身的良药,不仅安胎还能补血凝神。

    渐渐地,张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原来如此,看来林桐因的死,应该跟刘尚书没多少关系。”

    唐嫣卿等人诧异道:“何出此言?”

    “呵呵,你们看看这药渣,应该能猜得出来,这是安胎养身用的吧?”

    “嗯!”四女轻轻地点了点头。

    “据我所知,刘尚书的小女儿还待字闺中吧?从今年六月份开始,刘小姐就再也没出过门了,刘府说刘小姐得了一种怪病,没法见外人。从那时,林桐因便开始出入刘府,直到最近才停下来。你们仔细想想,这是不是太巧了?”

    唐嫣卿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她不可思议道:“你的意思是说,刘小姐未婚便与男子私通,还有了身孕?”

    “难道不是么?如果不是刘小姐未婚先孕,刘府又何必遮遮掩掩的,这也解释了刘尚书为何会将刑部的人赶出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

    不得不承认张戎说得很有道理,其实想验证下张戎说的对不对,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暗中去刘府打探下就行了。

    夜色降临,司听风又去了一躺刘府,没一会儿就带回了消息。

    刘小姐果然生了个孩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